“大都市”酒店珠寶失竊案

                    作者:阿加莎·克里斯蒂

    “波洛,”我說道,“換一換空气對你會有好處。”
    “你這么認為嗎,我親愛的朋友?”
    “當然我是這樣想的。”
    “噢──嗯?”我的朋友笑著說,“那么一切都安排好了?”
    “你打算去嗎?”
    “你想把我帶到哪儿去?”
    “布萊頓。事實上,我的一位朋友答應我一件非常好的事,也就是我可以拿
錢隨便揮霍,就像人們通常說的那樣。我認為在‘大都市’酒店度一個周末,會
使我們倆享受到這個世界的美妙。”
    “謝謝您,我非常感激地接受這一邀請。你有一顆善良的心,能夠想到一個
老年人,那顆善良的心抵得上這顆腦袋的全部聰明智慧。是的,是的,我此時此
刻這樣對你說,有的時候卻容易忘記這一點。”
    我并不奢望這种夸獎,有時候,我認為波洛總是有點低估我的才智。但是,
他那么興高采烈,我那微不足道的不愉快也就無所謂了。
    “那么我們走吧。”我催促道。
    星期六晚上,我們在“大都市”酒店共進晚餐,周圍都是快樂的人群。整個
世界的富麗豪華好像都集中体現在了布萊頓。到處都是考察的服飾和閃耀著的珠
寶的光芒──有些人佩帶珠寶,与其說是出于嗜好,不如說是出于炫耀。
    “啊,這排場是多么豪華啊!”波洛說道,“這里是那些暴發戶的樂園,是
嗎,黑斯廷斯?”
    “就算是吧,”我答道,“但我們還是希望這里的人們并不都和暴發戶是一
丘之貉。”
    波洛平靜地掃視著周圍。
    “看到這么多的珠寶披戴在身上,使我有了犯罪的沖動而不是要去調查犯罪。
對那些盜竊高手來說,這是多么難得的机會啊!比如說,黑斯廷斯,你看,靠柱
子站著的那個胖女人,你可以說她渾身上下全都透著珠光寶气。”
    我隨著他的目光望去。
    “啊,”我叫道,“那是奧帕森夫人。”
    “你認識她?”
    “有點認識。她丈夫是一個暴發的股票經紀人。在最近的石油价格暴漲中,
他發了一筆大財。”
    晚餐之后,在酒店的休息室,我們遇到了奧帕森夫婦,我向他們介紹了波洛。
我們一起聊了几分鐘后,便一起喝起了咖啡。
    波洛對佩戴在那個女人寬闊胸部上的几件价值昂貴的珠寶稱贊了几句,那女
人立刻興奮起來。
    “這是我的一個特殊愛好,波洛先生,我就是喜歡珠寶。愛德知道我的這個
弱點,每次他賺了錢都會給我買些新的珠寶;您對這些珍貴的寶石也感興趣嗎?”
    “我對它們多有接触,夫人。我的職業使我見識過一些世界上最著名的寶石。”
    波洛接著講了一個王室收藏的、具有歷史意義的寶石的故事。當然,他隱去
真名實姓,奧帕森夫人屏气凝神,听得入了迷。
    “啊!”當他將故事講完的時候,她惊呼道,“我自己也有一條珍珠項鏈;
關于這些珍珠還有一個故事。我相信它應該成為世界上最好的項鏈之一……上面
的那些珍珠形狀大小非常匹配,色澤也完美無瑕。我應該上樓去把它拿下來給您
看看!”
    “噢,夫人,”波洛急忙說道,“您太熱情了。千万當心,別把您累著!”
    “啊,可是我想把它拿給您看看。”
    那個胖女人步履蹣跚地朝電梯快步走去,他的丈夫剛才一直在和我談話,現
在卻朝波洛投去詢問的目光。
    “尊夫人太熱心了,她堅持要給我看她的珍珠項鏈。”
    “啊,那些珍珠,”奧帕森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笑容,“如果那不是個虛构的
故事就好了!您知道,那些珍珠值得一看,它可花了我一大筆錢呀,不過,那錢
等于還在我手里,我什么時候想賣就能賣出去,而且總能把花費的錢賺回來──
也許能多賺些。將來有一天可能真得這么做,如果情況就像現在這樣的話。眼下
再要掙錢就不容易了。”他一直喋喋不休地說著。后來說到股票行情和一些術語,
我就听不懂了。
    一個小領班向他走來,打斷了他的話,在他耳邊低語了几句。
    “嗯──什么?我馬上就來。她不會是病倒了吧?對不起,先生們。”
    他迅速离開我們。波洛朝椅背上一倚,點上了一支他喜歡抽的俄國煙。然后,
他又非常仔細地把喝空的咖啡杯子擺成整齊的一排;注視著自己的勞動成果,他
的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
    時間慢慢地過去了,奧帕森夫婦還沒有回來。
    “奇怪呀!”我終于沉不住气了,說道,“我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才能回來。”
    波洛看著裊裊上升的煙圈,然后若有所思地說:“他們不會回來了。”
    “為什么?”
    “因為,我的朋友。因為出了點事儿。”
    “什么事?你怎么會知道?”我好奇地問。
    波洛微笑著。
    “几分鐘以前,酒店經理匆匆忙忙走出他的辦公室上了樓,他神色憂郁,十
分不安。開電梯的服務員和那些領班交頭接耳,電梯的鈴聲前后響了三次,但是
他好像沒听見。另外,即使是服務員都變得手忙腳亂了,如果想讓一個經理手忙
腳亂的話──“波洛做出了結論似地搖了搖頭,“事情一定是非常嚴重,啊,和
我想的一模一樣!現在,警察來了。”
    兩個人正走進酒店大門──一個穿著制服,另一個穿著便服,他們對一個領
班說了句話,然后立刻被領著上樓去了。几分鐘后,領他們上去的領班下樓來,
朝我們坐的地方走過來。
    “奧帕森先生有請,不知您二位是否愿意上樓?”
    波洛立刻站了起來,看他的動作,可以說他在時刻等待著這聲召喚。“我當
然樂于奉陪!”奧帕森夫婦的房間位于二樓。敲門之后,那個領班退了下來。听
到里面傳來一聲‘進來’,我們推門進去,眼前出現一幅令人惊奇的景象。我們
進來的這間是奧帕森夫人的臥室,在臥室正中,一把搖椅近向后翻在地上,搖椅
上正躺著那位夫人,她那副樣子可真夠好瞧的,大把大把的眼淚在她涂滿厚厚的
脂粉的臉上橫七豎八地流出了道道小河。奧帕森先生憤怒地來回踱著步,兩個警
官站在屋子中間,其中一個手里拿著記事本。一個負責收拾房間的酒店女服務員
看上去嚇得要死,在壁爐旁一動不動地站著。在屋子的另一面,站著一個法國女
人,很顯然,她是奧帕森夫人的女仆,也在不停地用手抹眼淚,她所表現出來的
巨大悲痛,一點也不亞于她的女主人。
    波洛衣著整洁,面帶微笑,信步跨入了這間哭鬧聲、嘈雜聲亂作一團的屋子。
身軀龐大的奧帕森夫人立刻從她的椅子上跳了起來,沖到波洛面前。
    “您看看現在這個樣子,愛德可以想說什么就說什么,不過,我相信運气,
我确實相信。我今天晚上遇到您,這真是命運的安排。我還有一种感覺,如果您
不能把我的珍珠項鏈找回來的話,那誰也不可能找到它,這件事除了您,誰也辦
不到。““請安靜下來,我請求您。”波洛安撫似地拍拍她的手,“一定要振作
起來,相信自己,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赫爾克里·波洛會幫助您的!”
    奧帕森先生轉向警官說:
    “我把這位先生叫上來,沒有什么不妥吧?”
    “沒什么,先生。”那位警官彬彬有禮地答道,可是語調顯得很冷淡,“現
在,如果您的夫人能讓我們听一听事情發生的經過,可能她會感覺好些。”
    奧帕森夫人茫然無助地看著波洛。波洛把她領到了椅子旁。
    “請您先坐下,夫人。然后給我們講一下事情的整個經過,您千万不要過于
悲痛。”
    奧帕森夫人竭力克制住自己,小心翼翼地擦干了好的眼淚,開始說道:“晚
飯后我上樓來取我的珍珠項鏈,我想把它拿給波洛先生看一看。像平時一樣,這
個女服務員和我的女仆都在房間──”“請原諒,夫人,您說‘像平時一樣’是
什么意思?”
    奧帕森先生解釋道:
    “我規定除了我們的女仆以外,誰也不許走進這個房間。早上,那個女服務
員來收拾房間的時候,我們的女仆一定要在這里;晚飯后,她來整理床鋪的時候,
女仆也要在這里,否則的話,她就不能進這個房間。”
    “好了,就像我剛才說的那樣,”奧帕森夫人接著往下說,“我上樓來了,
我來到這抽屜前”──她指的是梳妝台右邊最下面的那個抽屜──“拿出我的首
飾盒并打開了它,看起來首飾盒和往常一樣──但是,里面的珍珠項鏈不見了!”
    那個警官一直忙于在記事本上作記錄,他抬頭問道:“您最后一次看到那些
珍珠是在什么時候?”
    “我下樓吃晚飯時,它還在這儿。”
    “您肯定嗎?”
    “當然了。當時我拿不准是否該戴著它,但是,最后我決心戴我的那條嵌著
祖母綠寶石的項鏈。然后,就把那條珍珠項鏈放到首飾盒里了。”
    “誰鎖的首飾盒?”
    “是我鎖的,我把鑰匙穿在我脖子上的一條細鏈上。”她說著,將那條細鏈
抬起來給我們看。
    警官仔細檢查了一下,聳聳肩膀。
    “竊賊肯定是用了一把复制的鑰匙,毫無問題,這把鎖很普通,您將鎖鎖上
后又做了什么?”
    “我把它放到最下面的這只抽屜里,我總是這么做的。”
    “你沒有鎖上抽屜嗎?”
    “沒有,我從來不鎖抽屜。我的女仆在我上樓之前一直呆在房間里,所以根
本沒有上鎖的必要。”
    警官的臉變得嚴肅起來。
    “當您到樓下用晚餐時,首飾還在那里,而且從那時直到現在,您的女仆一
直沒有离開房間,我是否可以這樣理解呢?”
    突然,好像她自己所面臨的這一可怕處境第一次展現在她面前,那個女仆大
聲尖叫起來,扑倒在波洛身上,像飛流爭瀑般地說了一大串不連貫的法語,那意
思是──那警官的暗示太卑鄙下流了!竟然會怀疑我偷了女主人的東西!眾所周
知,警察都是這么愚蠢透頂,荒謬透頂!然而,像先生這樣一個法國人──“不,
是比利時人。”波洛糾正道,但是那個女仆對波洛的糾正毫不在意,她繼續說著。
歸納起來大約內容如下──先生絕不會站在一旁袖手旁觀,眼睜睜看著我受到不
明不白的指控,而那位卑鄙下流的酒店女服務員,卻可以逍遙法外,不受任何怀
疑。我從來也不喜歡服務員──一個粗野的愛紅臉的東西,一個天生的小偷,從
一開始我就說過此人不誠實,而且一直對她存有戒心,每次在她整理房間的時候,
我都嚴密地監視著她!讓那些白痴笨蛋警察搜查她吧,如果在此人身上找不到女
主人的珍珠項鏈,那才真的叫人奇怪呢!
    雖然這通長篇大論說得又快又急,用的又是法語,但是那個女仆刻毒的、充
滿仇恨的言詞以及自始至終大量丰富的手勢,使那個酒店女服務員至少部分地明
白了女個的意思。她的臉因憤怒而漲得通紅:“如果那個外國女人說我偷了那條
珍珠項鏈,那完全是徹頭徹尾的謊言,”她激烈地反駁道,“我從來也沒有見過
那條項鏈。”
    “搜她!”另一個女人尖叫道,“你們會發現結果會像我說的那樣。”
    “你專會撒謊,你是個騙子──你听見了嗎?”那個女服務員反唇相譏,
“你自己偷了那條項鏈,你還想把它栽贓到我頭上!啊,在夫人上樓之前,我在
屋里只呆了三分鐘,可是你自始至終都坐在這里,就像平時那樣,像只貓瞪著眼
睛盯著一只老鼠。”
    警官把詢問的目光又投向了那位女仆:“這是真的嗎?你從未离開過房間?”
    “事實上,我從來也沒有讓她單獨在這里,”女仆不情愿地承認道,“但是,
我兩次穿過這個門回到我的房間──一次是取一卷棉布,一次是去取剪刀。她肯
定是在那個時候偷的東西。”
    “你一分鐘也沒有走開過,”女服務員憤怒地反駁,“只是跑出去立刻又返
回來。如果警察真的搜查我的話,我會很高興,我沒什么好怕的。”
    正在這時,響起了敲門聲。警官走過去開門,當他見到來人時,他的臉立時
亮了起來。
    “啊!”他說道,“确實很幸運,我派人去叫來了我們的一位女警員。也許
您還會介意跟我們這位剛剛到的女搜查員到隔壁去一趟吧。”
    他看著女服務員昂著頭穿過屋子到隔壁去了,女搜查員緊隨其后。
    那個法國姑娘坐在椅子上嗚咽起來。波洛仔細地查看著這個房間。我將這間
屋子的主要擺設情況大致地勾勒在了一幅草圖上。
    “那扇門是通到哪里的?”他抬起下巴用目光示意靠窗戶的那扇門問道。
    “我想它是通到下一套房的。”那個警官說,“不管怎么說,它是從這邊被
鎖住的。”
    波洛走過去,推門試了試,然后打開了鎖又試了下。
    “另一面也上了鎖。”他說道,“好吧,看來可以排除掉這一可能性。”
    他又走到窗戶前,逐一檢查了每一扇窗子。
    “啊,又是──什么也沒有。外面邊一個陽台也沒有。”
    “即便是有的話,”那位警官不耐煩地說,“如果這位女仆從未离開過房間,
我不明白這扇窗戶會對我們有什么幫助。”
    “顯而易見,”波洛并沒有感到窘迫,“正像這位小姐所肯定的那樣,她确
實沒有离開過房間──”他的話停了下來,那位酒店女服務員和那位負責搜身的
女警員重新回到了房間。
    “什么也沒發現。”那位女警員极為簡練地說道。
    “事實上,根本就沒有發現的希望。”女服務員一派清白無辜的神情說,
“那個法國賊女人應該為自己感到羞恥,她竟然想玷污一個誠實女孩的清白。”
    “好了,好了,姑娘,這樣就行了,”警官司打開了房門,“沒有怀疑你了,
你現在可以回去干你的工作了。”
    酒店女服務員不情愿地走開,邊走邊指著女仆問道:“要搜查她嗎?”
    “當然,當然。”警官答應著把她送出門,并把門關上。
    女仆隨女警員到了另外一個房間,几分鐘后,她們就出來了,在她身上同樣
一無所獲。
    警官的臉變得更加嚴肅了。
    “恐怕我不得不請您跟我們走一趟了,小姐。”他又轉身對奧帕森夫人說,
“很抱歉,夫人。但是,所有的証据都說明了一點,如果她沒有把項鏈藏到自己
身上,那么肯定是把它藏在這個屋子里的什么地方。”
    女仆尖叫一聲,抓住了波洛的胳膊。波洛彎下腰,在那姑娘的耳邊低語了几
句,她滿臉疑惑地抬頭望著他。
    “我的孩子──我想你最好還是不要拒絕。”然后他對警官說,“先生,您
是否允許我做一個小小的實驗呢?這純粹是為了滿足我自己的個人興趣。”
    “那要看這是個什么樣的試驗了。”警官莫衷一是,語意含糊地說。
    波洛又對女仆說道:
    “你說你到你房間里去拿過一卷棉布;棉布放在哪里?”
    “就放在那個五斗柜的上面,先生。”
    “那剪刀呢?”
    “也在那上面放著。”
    “小姐,如果請你再重复這兩個過程,不知是否可以?你說你是坐在這儿干
活的?”
    女仆坐下來,然后在看到波洛的手勢后,站起來穿過房間到了隔壁,從五斗
柜上拿起一件東西又轉身返了回來。
    波洛一邊仔細地看著她來回跑,一邊注視著自己的端在掌心的那只大怀表。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請再來一次,小姐。”
    隨著第二趟跑動的結束,他在他的記事本上寫了些什么,然后把表放回了口
袋里。
    “謝謝您,小姐。還有您,先生,”──他朝那位警官司點點頭──“謝謝
您的特別准許。”
    警官好像對他的极度禮貌感到非常高興。在那位女警員和穿便衣的警官司的
陪同下,女仆哭哭啼啼地被帶离了房間。
    然后,那位警官朝奧帕森夫人簡單地道了一聲歉,就開始搜索房間。他把所
有的抽屜都拉開,也找一節壁櫥,徹底地將床上的被褥翻了一遍,然后,又敲了
敲地板;奧帕森先生站在一邊,怀疑地看著。
    “您确實認為您能找到?”
    “是的,先生,有理由相信。她沒有時間將項鏈帶出房間。夫人這么快就發
現了項鏈失竊,從而阻止了她的原定計划。是的,它肯定是在房間里,這兩個人
中肯定有一個將它藏了起來──那位酒店女服務員不太可能做到這一點。”
    “不僅是不太可能,簡直是不可能。”波洛平靜地說。
    “嗯?”警官瞪著眼睛。
    波洛溫和地微笑著。
    “我來演示一下。黑斯廷斯,我的好朋友,請拿著我的表──千万當心,這
可是個傳家寶!剛才,我給那位小姐兩次的來回過程講過時了。她第一次离開屋
子用了十二秒鐘,第二次用了十五秒。現在,請仔細看我的動作。夫人,請將首
飾盒的鑰匙給我,謝謝您。我的朋友黑斯廷斯來發口令。”
    “開始!”我說。
    隨著我的話聲,波洛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打開梳妝台的抽屜,從里面拿出
首飾盒,將鑰匙手插進鎖孔,打開盒子,挑出一件首飾,然后又將首飾盒關上鎖
好,重新放回到抽屜里,并用力將抽屜鎖上。他的動作快如閃電。
    “怎么樣,我的朋友?”他气喘吁吁地問我。
    “四十六秒鐘?”我回答。
    “你們明白了嗎?”他看著大家問。
    “那位酒店女服務員根本就還會有時間把項鏈拿出去,更不要說是把它藏起
來了。”
    “那么說,這件事一定是女仆干的了。”警官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神情,重新
開始搜索,他走進了隔壁女仆的房間。
    波洛皺著眉頭沉思著,突然,他向奧帕森先生問一個問題。
    “這個項鏈──毫無疑問是被保險了吧?”
    奧帕森先生覺得很奇怪,認為這不算什么。
    “是的,”他猶豫著說,“是這樣。”
    “但那又有什么用呢?”奧帕森夫人眼淚汪汪地插話說,“我想要的是我的
項鏈,它是獨一無二的,不可能再買到一條和它一模一樣的了。”
    “我明白,夫人,”波洛安撫地說,“我非常明白怀念舊物是正常的──是
這樣嗎?不過,先生,如果不是那么多愁善感的話,毫無疑問,總會在這件事情
上稍稍感到一絲安慰。”
    “當然,當然。”奧帕森先生相當不肯定地說,“可是──”他下面的話被
警官胜利般的歡呼聲打斷了。他手里搖晃著一件什么東西,從隔壁走了進來。
    奧帕森夫人尖叫一聲,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她整個像是換了個人。
    “噢,噢,我的項鏈!”
    她一把抓住項鏈,用雙手抱在胸前。
    “在哪儿找到的?”
    “在女仆的床和床墊之間。她肯定是偷了之后,赶在酒店女服務員進來之前
將它藏了起來。”
    “您能讓我看看嗎,夫人?”波洛輕聲問道。他從她手里拿過那條項鏈,仔
細檢查了一遍,然后略一鞠躬,又把它還給了奧帕森夫人。
    “夫人,恐怕您得把它交給我們一段時間,”那位警官說,“我們要用它作
提起訴訟的証据,不過,它將會盡可能早地歸還給您。”
    奧帕森先生皺了皺眉。
    “有那個必要嗎?”
    “恐怕是的,先生。這是例行公事。”
    “噢,讓他拿去吧,愛德!”他的妻子喊道,“如果他拿著,我會感到安全
些。如果想到有人可能還會將它偷走,我連覺都睡不安穩。那個可惡的女孩!我
再也不會相信她什么了。”
    “好了,好了,親愛的,別再這么大惊小怪的了。”
    我感到有人輕輕拍了我的胳膊一下,回頭一看,是波洛。
    “我們該走了,我的朋友,我想這儿已經不再需要我們了。”
    可是到了門外,他就猶豫起來,然后非常出乎我的意料,他竟對我說:“我
很想看看隔壁的那間屋子。”
    門沒有鎖,我們便走了進去。那個房間比奧帕森夫人的臥室大一倍,沒有人
住,灰塵落得到處都是。當我的這位敏感的朋友用手指在靠近窗戶的桌子上畫了
一個四方形的時候,他做了一個很怪的鬼臉。
    “我們仍然有必要呆在這里。”他冷靜地觀察著說。
    他若有所思地望著窗戶外面,皺著眉頭像是陷入了沉思。
    “唉,”我不耐煩地問道,“我們到這儿來干什么?”
    他開口說道:“請原諒,我親愛的朋友,我原來是想來看看這扇門是否在這
邊也被鎖上了。”
    “噢。“我應了一聲,抬眼看了看和我們剛剛离開的那個屋子連在一起的這
扇門,它是鎖著的。
    波洛點點頭,好像還在沉思。
    “不管怎么說,”我繼續道,“這有什么關系呢?這個案子已經結束了,我
希望你有更多的別的机會來展示你的才華。但是,像眼前的這樁案子,是像那位
呆板傲慢的警官那類的白痴也不會搞錯的。”
    波洛搖了搖頭。
    “案子沒有結束,我的朋友。在我們确定究竟是誰偷了那條項鏈之前,案子
還不能說是結束了。”
    “可是,是那個女仆干的!”
    “你憑什么這么說呢?”
    “憑什么?”我支吾了起來,“項鏈被找到──真真切切是在她的床上找到
的。”
    “好了,好了!”波洛不耐煩地說,“找到的并不是那條真的珍珠項鏈。”
    “什么?”
    “那是件仿制品,我親愛的朋友。”
    他的話惊得我透不過气來,波洛依然平靜地微笑著。
    “那個好心的警官顯然是對珠寶方面的知識一無所知。但是,眼下就要有一
揚熱鬧好看了!”
    “跟我來!”我抓住他的胳膊叫了一聲。
    “去哪儿?”
    “我們應該立刻告訴奧帕森夫婦。”
    “我不這么認為。”
    “可是那個可怜的女人──”
    “天啊,正如你所說,那個可怜的女人如果相信那條珍珠項鏈安然無恙的話,
今天晚上她會過得非常愉快。”
    “可是那個偷項鏈的人也可能攜它逃跑!”
    “像平常一樣,我的朋友,你說話總是不假思索,你怎么會知道奧帕森夫人
今天晚上鎖在首飾盒里的那條珍珠項鏈不會是一條假的呢;你又怎么能知道真正
的盜竊案不是在更早的時候發生的呢?”
    “啊!”我迷惑不解了。
    “事實一定是這樣。”波洛興奮地說,“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他領我走出那屋子,停下腳步好像在考慮什么,然后大步朝走廊盡頭走去。
來到服務員休息室門外停下來,里面各個房間的男女服務員正聚在一起,很明顯,
那個女服務員正在和大家講著什么,好像是在重复她剛才的經歷,其他人都帶贊
賞的表情側耳傾听。說到一半,她停了下來,因為波洛像往常一樣,禮貌地向她
鞠了一躬。
    “請原諒我打斷了你的話,不過可否請你幫我打開通向奧帕森先生臥室的那
扇門。”
    那個女人很愿意地站起來,我們隨她又向走廊這邊走來。奧帕森先生的房間
在走廊的另一側,房門与他妻子的臥室相對著。那個女服務員用她的備用鑰匙打
開房門,我們走了進去。
    當她正想离開的時候,波洛叫住了她。
    “請稍等一會儿,你是否見過奧帕森先生的一張這樣的名片?”
    他伸出一張白色的名片,外觀看起來很刺眼,好像不同尋常,那個女服務員
接過來,仔細地看了看。
    “不,先生,我沒有見過。不過,是位男服務員最常來奧帕森先生的房間。”
    “我知道了,謝謝您。“
    波洛收回名片,那個女人离開了。波洛思考了一會儿,然后,滿意地略微點
了點頭。
    “請你幫我搖搖那鈴,黑斯廷斯。搖三下,叫那個男服務員上來。”
    我遵命照辦,心里卻充滿了好奇和疑惑。与此同時,波洛迅速地將廢紙簍倒
在了地上,而且很快地將廢紙簍里面的東西看了一遍。
    過了一會儿,男服務員進來了,波洛向他提出了同樣的問題,又將同樣的名
片遞給他看,他的回答和那位女服務員一樣,男服務員從來沒有見過奧帕森先生
所帶的物品中有這樣一張特殊的名片。波洛謝過了他,當他正要离開時,看到了
地上打翻著的廢紙簍和散落在地上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他很不高興地將那些
垃圾裝進廢紙簍,這期間,他不難听到波洛邊沉思邊隨口講出來的話:“那條項
鏈的保險費很高……”“波洛,”我喊道,“我明白了──”“你什么也沒明白,
我的朋友,”他很快地說,“像往常一樣,什么也沒看到!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但事實正是如此。讓我們回到我們自己的房間里去吧。”
    我們沉默不語地走了回去,一到房間,波洛便出人意料地換了套衣服。
    “今天晚上我要到倫敦去。”他解釋道,“這件事刻不容緩。”
    “什么?”
    “絕對如此,真是膽大妄為。啊,這只小腦袋瓜可真夠聰明的。事實就是這
么回事,我要去查找証据,証實我的想法,我會找到的!想要欺騙赫爾克里·波
洛是不可能的。”
    “總有一天你會變成一個自命不凡的庄稼漢的。”我對他的自負相當反感。
    “別生气,我求求你,我親愛的朋友。我指望你能出于我們的友誼而為我做
件事。““當然可以。”我急切地說道,對剛才自己的坏脾气感到難為情,“什
么事?”
    “你能幫我刷一刷我剛才脫下的那件衣服的袖子嗎?你看,有些白粉末沾了
上去,你肯定是看到我用手指在那個梳妝台的抽屜上畫了一遍。”
    “不,我沒有注意到。”
    “你應該注意我的一舉一動,我的朋友。因此,我的手指上沾了一點儿粉末,
出于一時的激動,我將粉末蹭到了衣袖上,對于我做事沒有條理的習慣,我深感
遺憾──這是和我一貫謹慎行事的原則是相違背的。”
    “可是那粉末是什么?”我對波洛所謂的一貫原則并不特別感興趣。
    “不是毒藥,”波洛眨了眨眼睛,“我看得出你的想象力又被調動起來了。
我該告訴你它是滑石粉。”
    “滑石粉?”
    “是的,做家具的人用滑石粉來使抽屜變得光滑順手。”
    我笑了起來。
    “你這個家伙!我還以為你想到了什么至關緊要的東西了呢。”
    “再見,我的朋友。我在保護我自己,我要走了!”
    他帶上門走了。我一半是出于嘲笑,一半是出于朋友情誼,撿起了波洛留下
的那件衣服,伸手拿起了衣服刷子。
    第二天早上,沒有任何波洛的消息,我就自己出動散步了,遇到了几個老朋
友,并在他們的住處一起用了午餐。下午,我們一起坐車兜風,由于車胎被划破,
耽擱了一些時間。當我回到“大都市”酒店的時候,已經是八點多了。
    回到房間,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波洛,他看上去比以往更加机敏但也更加矮校
他滿面紅光,心滿意足地坐在奧帕森夫婦中間吃三明治。
    “我親愛的朋友,黑斯廷斯!”他大聲叫道,站起身來迎接我,“擁抱我吧,
我的朋友,調查進行得如此精彩絕倫!”
    幸運的是,所謂擁抱只是象征性的。
    “你的意思是說──”我開口問道。
    “精彩极了,我是這樣認為的!”奧帕森夫人肥胖的臉上堆滿了笑,“我沒
對你說過嗎,愛德?如果他不能幫我找回珍珠項鏈,那么誰也不會找到。”
    “你說過,我親愛的,你是說過,而且現在証明你是對的。”
    我茫然地看著波洛,他解釋道:
    “我的朋友黑斯廷斯,像你們英國人常說的那樣,‘對一切仍然一無所知’,
請先坐下,我要給你講一下整個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及它如此美妙的結局。“
“結局?”
    “啊,是的,他們被捕了。”
    “誰被捕了?”
    “那個酒店女服務員和男服務員。當然啦!你沒怀疑到他們嗎?難道看了我
用滑石粉做的實驗后你還沒得到任何提示和啟發嗎?”
    “你說的是做家具的人用了滑石粉。”
    “他們當然用了──為了讓顧客在買家具時抽屜滑動方便,開關起來容易一
些。而現在有人想讓抽屜打開關上時不帶任何聲音,誰能做到這點呢?很顯然,
只有那個酒店女服務員。這個計划如此地聰明絕頂,它不是一眼就能看得穿的─
─即使是赫爾克里·波洛的眼睛也沒能一眼看穿它。”
    “听著,下面就是事情的經過。那個男服務員一直守在与這個門相隔的那個
空房間里,他在等待。等到法國女仆离開了這個房間,那個女服務員閃電秀地迅
速拉開抽屜,取出首飾盒,打開門鎖,將首飾盒從門逢遞過去,那個男服務員用
一把复制的鑰匙──這是他早已備好的──時間充裕地打開首飾盒,取出這條珍
珠項鏈,然后等待時机。等到女仆又一次离開房間,唰!@n褚坏郎戀繅謊`
資魏杏直恢匭碌 嘶乩矗u嘔氐匠樘肜鎩!?
    “等夫人來到的時候,發現項鏈失竊。那個女服務員就要求搜身,做出清白
無辜、堂堂正正的樣子,然后不受絲毫怀疑地被准許离開了房間。他們自己提前
准備好的這條仿制的項鏈,在早上就被那個女服務員藏到了法國女仆的床下──
天衣無縫,精彩絕倫,哈!”
    “那你去倫敦干什么?”
    “你還記得那張名片嗎?”
    “當然記得,它使我迷惑不解──現在仍然搞不清楚。我還認為──”我遲
疑不決,看了奧帕森先生一眼。
    波洛開心地笑了起來。
    “開個玩笑!這都是為了調查那個男服務員。那張名處理精心設計的,它的
表面經過特殊處理──為的是取指紋。我一直赶到倫敦警察廳,請我們的老朋友
賈普警督幫忙。我將事情的經過講給他听。正像我怀疑的那樣,結果這些指紋正
是兩個早已受到通緝的珠寶盜賊的指紋。賈普和我一起到這里,兩個竊賊同時被
捕了。那條項鏈在那個男服務員的衣服中找到了。很聰明的一對儿,但是他們因
在具体實施的細節上疏忽而失敗。我告訴過你沒有,至少是在三十六個地方出了
漏洞,不講究細節操作──”“至少是三万六千個細節上出現了漏洞也行!”我
打斷他說,“可是他們在哪些細節上出了漏洞?”
    “我親愛的朋友,作一個酒店女服務員或是男服務員都是一個很好的計划─
─但是不可以逃避自己的工作責任,他們留了一間空房沒有打掃,因此,當那男
服務員把首飾盒放在靠近那扇門的那張小桌子上的時候,首飾盒就在桌面上留下
了一個方方正正的痕跡──”“我想起來了!”我叫道。
    “在此之前,我還拿不准,然后──我恍然大悟了!”
    接下來的是一段沉默。
    “我找回了我的珍珠項鏈。”奧帕森夫人唱歌一樣地說。
    “好,”我說,“我最好去吃點晚飯。”
    波洛陪著我。
    “這對你來說應該得到榮譽和獎賞。”我說。
    “一點也不,”波洛回答說,“賈普和那位警官分享了這項榮譽。不過──”
他拍了拍他的口袋──“我從奧帕森先生那里得到了這張支票。你怎么說,我的
朋友?這個周末我們沒有好好度假,下個周末我們再來一次怎么樣──下次由我
來付賬。”
    
-----
琵吉小屋--http://websrv.tpsha.gov.cn/~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