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行大運 (5)
     原著:赤川次郎
     掃瞄校正:CSH

     **********************************

                   太陽又西沉

                     1

       「哎呀!」

       「嗨!」

       「好久不見呀!」

       「是呀!你還好吧?」

       「馬馬虎虎啦!你呢?」

       「還是老樣子!」

           這段對話如果是出自在路上突然相遇的老朋友的口中的話,倒也不怎
     麼稀奇。但是,在現在的情況下,卻有點奇怪。

       因為,現在說話的男人是今野淳一,而女方則是他的妻子真弓。

       他們夫婦鶼鰈情深是眾所皆知的。(其實知道的只右作者和讀者而已)所
     以,他們兩人沒有理由會分居。

       地點和往常一樣,是在今野家的起居室,而淳一還是個小偷,真弓也還沒
     有洗手不干搜查一課刑警的工作。

       那麼,他們兩人為什麼會「好久不見」呢……。

       「那件連續殺人事件已經破案了嗎?」淳一問道。

       「還沒有。」真弓頹然地攤在沙發里:「我快死掉了!」

       「你要不要喝什麼?」

       「麻煩你了!」

       淳一一邊輕啜略含酒精的飲料,邊說:「你不是說在破案之前不回家的嗎
     ?」

       「課長叫我回來稍微休息一下。他一定是不忍心看下去吧!」

       「這倒是真的!」淳一似乎也能体會出課長的心情,「道田,還好吧?」

       「他還在忙呀!怎麼了?」

       「沒什麼。我想他一定被你吼夠了吧!」

       「哎呀!你怎麼這麼清楚呢?可是,我也只不過五分鐘吼一次罷了!」

       淳一早就覺察出:由於真弓歇斯底里地對道田大吼,所以課長看不過去,
     就叫她回來休息吧!

       上司也是相當難為的。

       「可是……」真弓說,「已經連續四個人喪生了哦!」

       「唉!那种毫無等差的殺人手法,很難處理吧!」

       「我啊    」

       「什麼?」

       「我可不會毫無等差地愛每個男人。」

       「當然呀!」

       「所以羅    」真弓開始迅速地脫衣服。

       「喂!可以這樣嗎?你不是為了要休息才回來的嗎?」

       「休息之前需要運動一下呀!」

       真弓朝淳一奔了過去。

       在他們夫婦小別胜新婚的歡愉相聚的這段時間,似乎有必要把真弓現在負
     責調查的連續殺人事件說明一下。而且,時間似乎也相當充分的樣子……。

        *  *  *  *  *  *  *  *  *  *

       今天走小路好了……。

       他并不是小孩子。普通的大人偶爾想步行在稍微凄清的道路,我們也不可
     以以這點理由而責備說事情的發生都是他本人的責任吧!

       大谷杬十七歲。是公司的股長,有兩個孩子和比他小杬歲的妻子,他對自
     己的生活并沒有什麼不滿。

       當然,他偶爾也會遲歸……。但是,他并不是和其他的女人在旅館幽會,
     而是和同事在酒館聊上杬十几分鐘才回來,所以也不至於惹妻子生气。

       他現在唯一惦記的是:今天晚上的職業棒球賽夜間轉播是否完全錄影了。
     本來他應該在今天早上上班前按上定時錄影的,但是早上時間不夠,所以中午
     休息時間他從公司打電話回家,用「遙控」的方式,叫他太太按上定時錄影的
     開關。

       他或許是為了想知道自己的妻子會不會操作定時錄影而抄小路吧。

           這附近并不是沒有住家。在這條正在開發的凄清路上,有許多即將興
     建,待人訂購的房子。

       如果買下這一帶的房子,會比較靠近車站吧!大谷邊快速地走。邊這麼想
     。

       突然    他注意到前面有一輛自行車的燈光照了過來。當然,由於這一帶
     沒有公車經過,所以騎自行車的人還不少。

       是誰呢?這輛自行車竟然朝街燈很少的地方騎來。

       什麼嘛!    大谷嘆了一口气。

       他并沒有特別擔心什麼。只是,在這個杳無人煙的夜路上,突然遇到不認
     識的人,可不是令人愉悅的事情。

       自行車喀答、喀答地發出聲音,与大谷擦身而過,然後    。

       大谷并沒有特別留意傾听自行車在背後离去的聲音。可是,突然他覺得很
     奇怪。

       自行車的聲音又接近了,大谷回過頭去。

       自行車來到他眼前,就好像風吹過般。車子馬上朝旁邊飛馳而去。

       大谷覺得胸部一陣刺痛。

       但是,那時他并不以為意。

           剛才是怎麼了呢?

       他稍微歪著頭想道。大谷走了几步後就咚地跪倒在地面。

       因為銳利的刀子深刺到他的心臟。但是,大谷到最後都沒有發現到自己被
     刺……。

           大谷的妻子由於丈夫交代她錄的職業棒球賽轉播錄坏了,她正在家里
     考慮該如何向丈夫解釋……。

        *  *  *  *  *  *  *  *  *  *

       閃亮的霓虹燈在本山的眼里看起來就好像是糾纏不清的毛線團一般。

       本山并不是一個大近視眼,只是因為他現在喝醉了,無法确定焦點。

       「如果考慮到明天的事情的話,就不應該盡情地喝酒了。」本山用口齒不
     清的語調說。

       「是呀!」女孩子說。

       「對不對?公司都要求員工早上九點到,然後就忙忙碌碌地……」

       咦?本山歪著頭想道。    我應該是和公司的同事一起喝酒的才對呀!

       同事是男的,這是絕不會錯的(當然呀!每天都見的人嘛!)但是,為什
     麼現在自己會和女人走在一起呢?

       不知什麼時候,男人突然變成女人了?

       本山在熱鬧街道的閃亮燈光中步履蹣跚地走著,他看了一眼走在旁邊的女
     人。

       「你    是誰?」

       「真討厭,你忘了嗎?」

       女人似乎生气了。但是,看起來似乎并不是真的生气的樣子。「我們剛才
     在酒館一起喝酒,後來你不是邀我到外面走走嗎?」

       「我?是這樣子嗎……」

       「真是的!不要太過分呀!」

       「唉!真抱歉!那麼    我們現在要去那里呢?」

       女人笑了一下說:「已經去過了呀!」

       「咦?」

       「我們剛從旅館出來。    你想起來了嗎?」

       「是這樣……嗎?」本山眨眨眼說。

       被她這麼一說    他似乎也記起了這個女人肌膚的触感。

       「    哎啊!對呀!真不好意思,我竟然這樣漫不經心……」

       「你通常都是這樣漫不經心地邀人家去旅館嗎?真過分呀!」

       「不,不是的!絕不是這樣的!因為你是個非常漂亮的女人,所以……。
     」

       在霓虹燈的光線中,本山看了這個女人一眼,他倒抽了一口气。    她長
     得一點儿也不漂亮。

       「我一個人住呢!你送我回去好不好?」女人撒嬌地說。

       「送你回去……」

       「最近不是有神出鬼沒的殺人事件嗎?就在這附近發生的呢!所以,這麼
     晚,我很害怕呀!    你會送我回去吧!」

       「啊!啊    當然呀!」本山說。「這是另人的責任呀!」

       「你真溫柔,果然如我想像的一樣。」

       「嗯……」

       不快點逃走的話,就糟了!

       「你    能不能等我一下。我去那邊打個電話。」本山說,「喂!你能不
     能去那邊等我一下。」

       「你不能逃跑哦!」

       「當然不會呀!」本山一邊暗自吃惊,一邊騙她說:「    那麼,我馬上
     就回來。」

       本山朝公共電話跑去,他拿起話筒,假裝投了十圓硬幣。他瞄了女人一眼
     ,女人正在看牆上的廣告。

       太好了!就趁現在!

       本山朝黑暗的空地里走去。

           哼!如果跟這樣的女人到她家去,不知道到時她又會怎麼說……

       「哎呀!」本山在空地里面好像撞到了什麼人的樣子。「真抱歉    」他
     的下腹部好像裂開般地疼痛。

       本山壓根儿都沒有想至腹部真的被切開了……。

       「    喂!你在那里?」

       女人發現他不見了,就追過來說:「你竟然逃走,這實在是太過分了。」

       女人朝眼前的人影說:「喂!你要負起責任呀!我爸爸很羅嗦呀!」

       她的腳好像碰到什麼東西。她往下一看    在流  過來的光線中,她看到
     本山的臉。

       而染在他白襯衫上的是血吧?

       那麼,自己眼前的這個人是誰?

       女人慢慢地抬起頭。她的胸口被尖銳的刀子刺進去的時候,她只深吸一口
     气,連一聲哀鳴都沒有。

           這個女人的名字叫做野口共子。而本山到最後連她叫什麼都不知道…
     …。

        *  *  *  *  *  *  *  *  *  *

       「這連續杬人被殺的事情,我在報紙上看到了。」

       淳一淋浴完畢,清爽悠閑地說,「第四個被害者是誰呢?」

       「是個老人。」真弓答道。「    親愛的,你能不能替我泡杯咖啡?」

       「已經泡好了。」

       「你真細心。」

       「因為我們是夫婦嘛!」

       淳一迅速地熱好咖啡,注入兩個杯子里。「    被害者是個老人嗎?」

       「嗯,是一個老爺爺。公園前面的公車站有張長椅子,天气好的時候,那
     個老爺爺總是坐在那里打盹。」

       「嗯。」

       「搭公車的人以及司机都認識這個老爺爺。所以,也沒有人抱怨他,而且
     ,他也沒有防礙到別人。」

       「凶手竟然殺這樣的老人嗎?」

       「嗯。    太過分了!」真弓皺著眉說。「    今天傍晚天色已經很晚了
     ,在這個公車站停車的司机看到老爺爺還坐在椅子上,還以為他在打瞌睡呢!
     他想把老爺爺叫醒,所以就下車,走到椅子邊搖他,可是老爺爺卻倒了下來。
     」

       「還是用刀子嗎?」

       「背部中了一刀。從椅背的空隙刺進去的。    雖然也流了血,可是血跡
     在腳下,并沒有擴散開來,所以沒有人發現。」

       「嗯。」淳一點了點頭。「什麼時候被刺的?」

       「還不太清楚。大概是杬、四小時前吧!    据說大概是下午四點左右。
     」

       「四點!」

       淳一的眼睛突然一亮。

       「又是在這种時間?」

       「嗯,可是,四點左右的時候是誰在使用這個公車站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也不一定就是搭公車的人干的。畢竟,其他人也會在那里走動呀
     !」

       「嗯。    道田在那附近拚命地走來走去打听,可是似乎希望渺茫。」

       「嗯……」淳一點了點頭。「    有人來了!」

       玄關響起咚咚地敲門聲。

       「我是道田!真弓小姐在家嗎?」道田非常有精神的聲音傳了過來。

       「在這大半夜里,竟然叫這麼大聲。」

       真弓站起來走了過去。「我不是跟你說過不要叫太大聲嗎?」

       「喂    」真弓穿著一件下身几乎透明的睡衣。

       「    怎麼了?」

       玄關里傳來真弓的聲音。「    道田!振作點!    親愛的!」

       「怎麼了?」

       淳一跑去時,看到道田頭昏眼花,攤坐在玄關里。

       「他突然軟綿綿地攤在那里……。真可怜!道田大概也累了吧!」

       「或許吧……」淳一邊拉起道田,邊說道。

                     2

       「我去上班了。」

       佐山直也在玄關說。突然他感覺到胃的附近有點疼痛,他閉了一下眼睛。

       「嗯。    你怎麼了?」佐山的妻子愛子出來說:「又是胃痛嗎?」

       「嗯……,沒關系,一下子就好了。」佐山等疼痛略微減輕後說:「    
     已經沒事了!」

       他笑著說。

       「小心點呀!    不要操煩太多呀!」

       「嗯,是呀!」佐山穿上鞋子,「英子呢?」

       「    我起來了哦!」中學杬年級的英子穿著連身睡衣說:「爸,今天晚
     上您能早點回來嗎?」

       「不知道呢!怎麼了?」

       「今天是媽媽的生日。」

       佐山眨了一下眼睛:「對呀!    我都忘了!」

       「沒關系啦!」愛子笑著說:「你不要太勉強,工作比較重要。」

       「是嗎?媽媽的事情比較重要吧!」

       「是呀!我盡量早點回來吧!」佐山說,「那麼,我走了!」

       「小心點!」

       「爸,再見!」英子的聲音非常有精神。

           佐山朝公車站走去。他對連妻子的生日都忘得一乾二淨的自己感到略
     微失望。

       當然,佐山已經四十二歲了,而愛子也已經杬十八歲了。或許他一直認為
     現在這麼大把年紀還過什麼生日……。但是,他從來沒有替妻子做過什麼事情
     ,他自己覺得非常愧疚。

       但是,今天晚上能早點回家嗎?

       每天晚上停止營業後就要開會。    如果缺席回家的話,不知道會被店長
     怎樣責罵?

       身為銷售主任,佐山是最可能挨罵的。

       實際上,早上出門的時候,胃痛也是因此得來的。

       佐山直也是R超級市場的銷售主任。從這個店開幕以來,他就一直很努力
     地工作。

       但是    所有的超級市場連鎖店中,只有佐山店的業績老是無法提高。

       而店長近田心里焦躁不安時,就把脾气往佐山發。佐山也想把自己的怨气
     朝下面發  ,但是    他的個性本來就不會對人亂吼,而且,現在的年輕人一
     遭人責罵,就馬上辭去工作。

       結果,佐山老是處於挨罵的份。

       他要去搭公車。    突然他想起前面不遠的公車站,昨天有人被殺。

       真是令人厭惡的俗世。

       這陣子,這附近已經有四個人被殺了。報紙及電視也在大事報導這件事情
     ,但是凶手尚未抓到。

       佐山想到自己的女儿,他當然希望早點抓到凶手。

       車站仍然很擁擠。但是,佐山并不是要去搭電車。從車站稍微步行到中央
     的繁華大街,然後轉進旁邊的小路。    從車站走到這里得花十分鐘。

       佐山工作的R超級市場就在這里。

       實際上,問題也就在這里。雖然R超級市場可以說是位於「車站前」,其
     實离車站并不近,而且這里又沒有公車通過。

       來這個超級市場的人如果不再走五分鐘与來時同樣的路的話,就那儿也去
     不成。五分鐘看起來似乎馬上就到的樣子,但是,提著沉重的購物袋,尤其是
     在夏天酷熱的天气里走路,五分鐘實在是太長了。

       如果說這里只有一家超級市場的話,即使稍微不方便,客人也依然會來吧
     !但是,在車站前面還有兩家比這里還晚開幕的新超級市埸。

       佐山自己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因為經營商店成敗的關鍵半數以上是取決於地點條件。    這個地點,注
     定是不討好的。

       店長近田也十分明了這一點。

       「決定把店面設在這里的人是混蛋!」他一年到頭這句話都沒有离口。

       据說    或許是事實吧!    本來應該經過超市前面的公車路線,卻由於
     開發計畫改變而中止。

       如果沒有客人的話,店里的气氛就不太好。而店員也無心工作。如此一來
     ,客人也根本不可能特意走到這里買東西……。

       理所當然的結果就是現在的這种狀況。

       進入辦公室門之後,佐山就打卡。

       「    啊!主任,早安!」事務員北川爽子停止了擦拭桌子的手,抬起頭
     來說。

       「啊!你每天都好早呀!」

       「因為我住在這附近嘛!」北川爽子笑著說。「    等這里忙完後,我就
     去泡茶。」

       「啊!你慢慢來吧!」佐山說,「店長還沒來嗎?」

       「嗯,他說今天要先去總公司一下。」

       「啊!是嗎?」佐山地想起來了,「那麼,大概不行吧!」

       「咦?」

       「沒什麼啦!今天是我太太的生日。」

       「哎呀!真好!那麼,今晚要慶祝一下吧!」

       「大概不可能吧!反正店長在總公司必定會被刮了一頓才回來的,他大概
     也會對我嘮叨吧!」佐山搖搖頭說。

       「可是    您一直都這麼辛勤工作,偶爾早退也無所謂吧!」

       「可是,如果店長不這麼想呢?」

       佐山打了一個哈欠,「    大家怎麼這麼晚都還沒來呢?」

       超級市場通常在開店的前杬十分鐘是最忙碌的。但是,這家超級市場的店
     員几乎都是在開店前十分鐘才姍姍來遲,開店之後才慢吞吞地整理架子上的東
     西。

       「    國井說她想辭職。」北川爽子端茶給佐山時說。

       「國井嗎?真傷腦筋!」

       又有令人頭痛的事情,國井令子是這里的資深職員之一。

       「最近發生了一連串的怪异殺人事件,國井說她擔心小孩子的安全。」

       「她這麼說,我也不能說不准。」佐山嘆气說,「    昨天我家附近的公
     車站也發生事情了。」

       「嗯,我也看到了。好可怕!不知道能不能早點逮捕到凶手。」

       「大概是心理變態的人殺的吧!    希望不要在我們這附近出現才好。不
     然的話,客人又要減少了。」佐山苦笑地說。

       「您家中有女儿,您一定很擔心吧?」

       「嗯。    可是,也不可能天天跟在她身邊。所以,事先已經告訴她,如
     果太晚回家的話要打電話回來。」

       「總之,希望警察能多加點油!」北川爽子搖著頭說。

       她雖然不算是個美人,可是,給人一种頭腦清楚,很能干的印象,的确是
     一位相當有魅力的女性。

       她單身,獨居。    她并不是一個不易引起男人搭訕的典型。

       「    那麼,今天還是得努力啦!」

           店長近田大約十點半才來上班。

       老是一副苦瓜臉的近田,今天臉色更是陰沉。

       「    店長,早!」

       佐山被叫進辦公室後,對近田打招呼說。

       「店長,今天生意很好哦!」

       「是嗎?」近田似乎沒有一點儿高興的樣子。

       「發生什麼事了嗎?」

       「可以算是最後通牒吧!」

       「這……」

       「上面說要以這一個月的營運狀況來決定是否關閉這一家超級市場。」

       佐山坐在椅子上。雖然他自己也多少預測到會發生這种情形,但是,事到
     臨頭仍然令他震惊。

       「二個月的時間可以把業績提高一倍嗎?可惡!」近田憤恨地說。

       「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    如果這個店關門的話,反正我也是公司閑置的人了。你最好也事先
     有個打算,找找看有沒有其他更好的地方……」

       近田從來沒有這麼体貼過。

       佐山雖然也討厭過近田,但是,他還是希望朝一個既定的目標前進。    
     他們兩人都沉默不語。

       突然    

       「主任!」北川爽子跑了進來,「店里面在叫您。」

       「有什麼事嗎?」

       「他們說請您再開一個收銀  。因為客人太多,一個收銀机無法處理。」

       佐山和近田互相看了一下。

       他們兩人快步走到店里去。

       佐山的眼睛張得大大地。    比起几分鐘前,客人的數目激增了好几倍。

       「太棒了!」佐山不禁叫了出來。「店長    」

       「嗯。」近田也一副非常興奮的表情,「你站在柜台算帳吧!我去店外招
     呼客人進來!」

       「知道了!」

       佐山老早就穿著一件大圍裙;近田把上衣脫掉後,丟給站在後面的北川爽
     子:「替我拿著!」

       然後,他就快速地朝店外走去。

       佐山也不了解到底這是怎麼回事,可是,他沒有時間考慮這麼多。總之,
     每一個收銀机前都排著一長列。

       佐山把從未使用過的收銀机的套子拿起來,并用挂在腰帶上的鑰匙,打開
     收銀机    

       「這邊的收銀机也可以使用,請到這邊來算帳!」他大聲地說。

       沒多久,主婦們就在他面前排隊。佐山對一位女店員叫道:「喂!過來替
     客人裝東西!」

       他沒有時間叫喚她的名字。

       佐山手指忙碌地按收銀机的按鍵,迅速地從第一位客人的籃子拿出東西…
     …。

        *  *  *  *  *  *  *  *  *  *

       「    生日快樂!」

       佐山和女儿英子一起大聲說道。愛子略微害臊地說:「謝謝!」

       他們一家杬口來到車站附近的烤肉店。對佐山而言,這已經算是竭盡所能
     的奢侈了。

       「我要大吃一頓了。」英子拿起筷子宣布道。

       「什麼嘛!女孩子竟然說這种話!」愛子苦笑地說,「可是,實在是太好
     了!店里今天有這麼多客人    。」

       「我也很惊訝哦!比平常多了十二倍呢!而且,中途一下子牛乳缺貨,魚
     、肉缺貨的,不知道打了多少次電話哦!」

       「所以,今天才能這麼早回來吧!」

       「唉!打烊後大家都累得筋疲力盡。    但是,是心情愉快的疲憊!」

       「多吃一點吧!」

       「嗯!」

       杬人愉快地開始吃飯。

       實際上,他們全家已經好几年沒有這樣心情愉快地吃飯了。

       「    可是,為什麼突然這麼多客人都到爸爸的店里去呢?」

       他們吃飯告一段落後,英子說。「我不認為這是爸爸的魅力哦!」

       「英子,你在胡說什麼!」

       「不,事實如此。」

       佐山把茶一飲而盡。「    英子,替爸爸再倒一杯茶,我們大家本來也都
     不明白原因。」

       「哦?」

       「打烊之後,北川爽子替我們解開謎底。」

       「這個叫做北川爽子的人是爸爸的女朋友吧!」

       「喂!什麼嘛!突然亂講話,她只是爸爸的同事而已。」

       「北川爽子我也非常熟哦!」愛子笑著說,「如果是她的話,你可以考慮
     考慮看看哦!」

       「如此一來,我根本就沒有心情去花了,」佐山開玩笑說。「我剛才說到
     那里了?    對了!都是因為英子亂說話!」

   >

Transfer interrupted!

怠   「北川爽子打電話給附近認識的一個太太,這位太太平常也是到車站前的 超級市場買東西的。但是,今天卻到我們店里來。」   「嗯。後來呢?」   「實際上 都是因為那件連續殺人事件……」   「什麼意思?」   「連續殺人事件發生在杬個地點吧?對不對?大家覺得那條路還是很危險 ,所以都盡量避免走那條路。而且,公車站也發生事情了,搭公車去也很危險 的話,那麼 」   「我懂了。到目前為止只有爸爸的店附近還沒有發生事故。」   「嗯,到我們店里來的路上還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唉:就因為這樣,所以今天才有這麼多客人嗎?」   「嗯,好像是因為這樣子。」   「我倒不這麼想。」英子說。「下一次,或許凶手會在爸爸的店附近出現 也不一定哦!」   「不要亂說話呀!」愛子皺著眉說。   「不,的确如英子所言。但是,畢竟發生過殺人案件的地方還是令人毛骨 悚然吧!」   「這倒是真的。」   英子點點頭說。「那麼,明天也許超級市場還會很擠哦!」   「如果真的如此,就值得慶幸了!」佐山說。   他還沒有把超級市場或許會關門的事情告訴愛子。如果像今天這樣生意興 隆的日子再持續几天下去的話,這個月的業績應該會上揚吧!如此一來……。   「那麼,對爸爸而言,凶手還是不要被抓到比較好吧!」英子說道。   「不!沒這回事。 還是希望早些抓到凶手哦!」   佐山雖然如此說……。可是,他不禁被自己的真正想法略微嚇了一跳。   确如英子所言。那個殺人犯如果在R超市以外的地方再次犯案的話,店里 的客人不是就會日益增加嗎?   佐山如此想過之後,又搖了搖頭暗罵自己。   如此一來,自己不是好像在期待殺人事件發生嗎?   「爸爸,您不吃了嗎?」   「嗯?不,爸爸還要吃哦!再叫一盤肉吧!」   「嗯。」   佐山笑著叫女服務生……。                 3   「怎麼會有這麼蠢的事情!」道田笑著說。   真弓嘆了一口气說:「被道田你這樣說,我想我也完蛋了!」   她搖了搖頭。   「啊 不是的。我不是笑你呀!真弓小姐!」道田急急忙忙地說。「真 的!我認為完全如真弓小姐您說的那樣呢!」   「什麼?」   「總之 那家超級市場的人一派胡言。真是沒辦法呀!」   「唉!算了!」真弓邊開車邊說:「我自己也覺得好愚蠢呀!」   「對……對嘛!」   真弓与道田為了調查那個「連續殺人犯」,現在正朝R超市駛去。   「現在几點了?」   「嗯 下午五點。」   「那麼,我順便去買晚餐的菜好了。」真弓悠哉地說。   「可是,真弓小姐,這該不會是真的吧?」   「剛才的事情嗎? 怎麼可能!」   「就是嘛!」   「可是,又沒有其他可疑的線索,沒辦法嘛!」真弓聳聳肩說。「在這個 角落轉彎嗎?」   「 好像是吧!……。有警官站在那里呢!」   轉角處有一位警官站在那里指揮交通。   「真的呢!發生什麼事了嗎?」   真弓把車停在警官的前面。   「等一下!喂!不可以在這里停車!」警官滿臉通紅地大吼。「那里不是 寫著請在前面的停車場停車嗎?」   真弓把身分証拿給他看,警官慌忙地對她敬禮:「剛才冒犯了!」   「R超市是在這里轉彎嗎?」   「是的,從這里轉彎後大約杬百公尺的左邊。」   「謝謝。 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什麼!因為這家超級市埸的關系……」   「R超市怎麼了?」真弓問道。    真弓自己去看過之後就明白了。   非常擁擠,超級市場專用的停車場已擠得滿滿了。招牌上還寫著有第二、 第杬停車場。   客人排隊排到店外。   「現在還要等杬十分鐘方可以進入店內,請您稍等一下!」一個男人手拿 擴音器說。   「太嚇人了!」真弓睜大眼睛說。   「是不是不用錢呢?」道田也目瞪口呆。   真弓走出車子後,一個女店員馬上跑過來說:「您在這里停車,我們會非 常困扰 」   「不會停太久的。」真弓把記事本拿給她看:「我是刑警。」   「啊……真是失敬。」   對方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相當能干的女性。   真弓心里想:年齡和我差不多。不過,我的身材和臉蛋比她好。   咦?自己在想什麼?   「這里的負責人是?」   「店長出去了……。可是,主任在。」   「主任在就可以了。」真弓點點頭。「你能不能替我叫他一下?」   「嗯。」   這個女孩子走去和手拿擴音器的男人說話。男人馬上走過來說:「我是主 任,佐山。」   他點了一下頭說,「請問您有何貴干?」   「在您這麼忙碌的時候來打扰,真是抱歉。」真弓朝店里面看了過去。「 客人真多呀!」   「嗯,這一個禮拜忙得不可開交。」佐山嘆了一口气說。   「實際上 我們是來調查那件連續殺人事件的。您大概知道這件事吧! 」   「當然。已經找到凶手了嗎?」   「還沒有。」   「真希望早點抓到呀!」   「嗯……,實際上,有人向警察局報案說……」   「說什麼?」   「那個殺人案件是R超市的人為了招攬顧客到自己的店里所做的。」   「怎麼可能!再怎麼樣也……」   「是呀!不過,托這件事件的福,來這里的客人增加了卻是不爭的事實吧 ?」   「的确如您所說。」佐山點了點頭,「但是,為了這樣而殺人……。原來 如此!一定是車站前的超級市場的人講的。」   「我無法奉告情報的來源。」   而實際上确實被佐山言中了。   車站前的兩家超級市場的店長一起來到警視廳,他們嚴厲地指責這家R超 市的罪狀。當然課長似乎也認為這是非常愚蠢的事情,但是「沒魚蝦也好」, 他還是命令真弓來調查。   然而,即使這家超級市場的人真的是凶手,他也不會回答說:「沒錯!我 就是凶手!」吧!   「總之 」佐山說,「我們現在很忙,嗯 如果您需要我們店里職員 的不在場証明的話,請您等到我們打烊後再說,好嗎?」   「不,這倒不 」真弓正要如此說時,突然   「這是怎麼回事!」一個男人怒吼的聲音傳入耳朵。   一個提著「R」超市的袋子的男人怒吼道:「這條魚腐爛掉了啊!你們這 里連爛掉的東西也拿出來賣嗎?」   被罵的是剛才的那個女孩子。   「北川……失陪一下!」佐山急忙跑了過去。   「真是抱歉!我們馬上替您換一條 」   「怎麼可以這樣就輕易了事呢!你們店長在那里?」男子態度強硬地說。   他就在大排長龍的主婦們面前大吵大鬧,大家都趣味盎然地看著他。   「這個工作相當辛苦呢!」道田看了前面的情形之後說。突然他叫道:「 咦?」   「怎麼了?」   「真弓小姐,您先生在那里呢!」   「咦?」   真弓真的看見淳一正介入那個正在生气的男人,与低著頭的佐山之間。   「你是什麼東西?」   「沒什麼,我只是一個客人而已。」淳一說。   「你要干什麼?」那個男人說。   「你若要找這家店的碴,也得計畫得更好些!」   「你胡說些什麼?」   「你這個袋子的封口沒有貼膠布。如果經這里的柜台算過帳的話,一定會 貼上膠布。」   「這 」   「而且,這條魚的保鮮膜是曾經被拆開過然後又重新包上去的。一看就知 道呀!」   淳一指責對方說:「你好像是故意計畫要引起騷動的樣子嘛!」   「你不要亂講!」男人的眼睛清楚地露出愴惶之色。   「那麼,你把你袋子里面的東西都倒出來看看!」   「你胡說什麼?別開玩笑!」   突然一個亮晃晃的東西在淳一手中一晃而過。啪嗒的一個聲音……。   淳一用刀子把袋子的底部割破了。他的動作非常迅速。   袋子的底部破了,咚咚地掉下來的是沒有經過包裝的馬鈴薯。   「這個馬鈴薯怎麼看都不像是在這家超級市埸買的哦!」淳一說。   「你這個混小子!」   男人朝淳一揍了過來。真弓冷眼旁觀。 當然,被揍的人不是淳一。   一瞬間,男人的手臂被反轉過來,他發出一聲哀鳴。   「那麼,我問你!是誰派你來的?」   「這……」   「手臂折斷的話,會非常痛的哦!」   「對了!一定是車站前的超級市場的人干的!」   主婦們七嘴八舌地說。   「好吧! 這個馬鈴薯如果還能吃的話,你就把它拿走吧!」   淳一一松手,男人就逃之夭夭了。   「真謝謝你!」佐山和北川爽子低著頭說。   大排長龍的主婦們興奮地拍著手。然後,听到她們說:「真惡劣呀!」   「對呀!那兩家超級 埸平常就令人感覺很坏。」   「他們總以為消費者是沉默的,所以就趾高气揚。」   「我以後都來這里買東西!」   「我也是!」   「加油呀!」    佐山含著淚說:「謝謝!各位!謝謝你們!」   真弓踱了過去說:「喂!」她敲了一下老公的肩膀說:「自己一個人在這 里當好人呀!」   「哎呀!是你呀!」   「什麼你呀我呀的!你在這里干什麼?」   「買東西呀!」淳一若無其事地說。    *  *  *  *  *  *  *  *  *  *   「 真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   北川爽子邊倒茶給他們杬人 也包括道田在內 邊說。   他們現在在R超市內部的一間小房間里。   「以前我們輪班時都在這里休息。但是,最近大家都沒有空休息。」   爽子說,「你真好,有一個這麼好的先生……。而太太又這麼漂亮。 我真羡慕你們。」   「不……,沒什麼啦!只是常常被人家這麼說!」真弓說。   「您如果是要買什麼東西的話,一切都免費,請不要客气。」   「真的嗎?」   道田雙眼為之一亮。   真弓 了道田一腳說:「我們是警察,不能接受您的好意。」   「那麼,你先生可以吧!」   「這……」   小偷(平常)都是順手牽羊的。可是,如此一來不會有什麼麻煩吧?   真弓自己地無法判斷。   「唉!算了!」淳一笑著說,「又沒有買很多東西,就讓他們破費一下好 了!你不是很忙嗎?你忙你的吧!」   「嗯, 那麼,你們慢慢聊!」   爽子點個頭後,就走回店里去。   「真是個討人喜歡的女孩子!」真弓說。   「嗯, 太討人喜歡了。她好像暗戀他們主任的樣子。」   被淳一如此一說,真弓也有這种感覺。   「不過,車站前的兩家超級市場也實在太過份了!竟然說他們這家超市与 連續殺人案有關 」   「你說什麼?」   真弓把自己來這要的原因說明了一下。   「嗯!」淳一點了點頭:「其實,我也這麼認為。」   真弓差點沒往後仰……。   「 或許你會認為怎麼可能為了這麼點小理由就殺人。但是,這一家的 業績太差,即將面臨關門的危机。對店里的負責人而言,這是生死的關鍵。即 使事情有些詭异也不無道理。」   「可是,這怎麼 」   「是呀!」道田說。「對方好不容易免費送我們東西!真可惜呀!」   他似乎沒有把淳一說的話听進耳里。   「這家店生意興隆以來,這一個星期沒有發生過任何一件殺人事件吧?對 不對?」   「這……這倒是真的!」真弓也點了點頭。   「我去他們總公司打听過了。這家超市的店長近田受到相當大的壓力。」   「嗯,可是,証据呢 」   「當然呀!這只是非常有可能而已。之後,就是你的責任了。」   「麻煩的事情馬上就叫我做!」   「喂!你是刑警呀!」   「可是,你是我先生啊!」   真弓偶爾是不按牌理出牌的。不,或許應該說一向不按牌理出牌吧!   「真是可惜啊!」道田還在那里低喃道。                 4   「爸爸還在超級市場里吧?」英子低喃地說。   她提著書包和運動袋,站在R超市的前面。 現在已經晚上十點了。   當然,她并不是總是這麼晚方回家,今天社團有比賽 英子參加桌球社 現在才回家。   老師開車送她回來,由於車子剛好經過R超市的前面,超市里面還點著燈 ,所以她就請老師在這里停車。   店里面燈還亮著,里面還有人在走動。英子由於知道爸爸總是留到最後才 回家,所以認為爸爸一定還在這里。   和爸爸一起回家的話,她就安心了……。   如果爸爸不在的話,那麼,就到店里借電話,請爸爸來接自己。   雖然說這陣子沒有再發生什麼案件,可是,殺人凶手還沒有被逮捕。   英子繞到出入口的地方去。 她打開門,正要說話時,突然   「我不能這樣做!」   她听到這樣的聲音,英子嚇了一跳,這是爸爸的聲音啊! 怎麼了?   「為什麼呢?」一個女人的聲音。「我雖然知道不可能永遠將這件事情隱 藏下去……」   「你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也非常高興,可是 」佐山略微遲疑地說。   「佐山,我 」   「北川。」   英子愣了一下。那個女人就是北川爽子。   「這……。就把這件事情當作是我們兩人的秘密吧!」   「佐山。」   「請你諒解! 我已經是有家室的人了。」   空气突然非常沉悶。   「我非常了解呀!」北川爽子說。「我愛你。你應該知道吧?」   英子的胸口扑通扑通地跳著。她覺得自己的雙頰好像火燒般地熱。   爸爸 和北川爽子。   雖然,她曾經拿這件事開過玩笑,可是,這怎麼可能是真的……。   但是,他們剛才的對話,似乎意味著他們兩人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系 。   爸爸 竟然背叛媽媽!   當然,媽媽也知道那個女人的事情。可是,正因為媽媽相信爸爸,所以爸 爸無論多晚回家,媽媽也沒有發過一句牢騷。然而,爸爸卻……。   爸爸怎麼這樣子!   英子不意地從出入口沖出外面。   她几乎是跑著出來的。   因為她擔心爸爸万一從超級市場走出來。   她拚命地走了大約十分鐘,然後才放慢了腳步。   她稍微喘息了一下。 爸爸大概不會追上來吧!   英子慢慢地踱步回家。 走路回家的話,大約要花杬十分鐘以上的時間 ,可是,現在也只能走路回家了。   因為已經沒有公車了。    英子根本沒有心思去想那件連續殺人案件。她現在滿腦子只是听到父 親与北川爽子對話後的震撼……。   爸爸他……。爸爸他……竟然做這种事!   「最討厭了!」英子一邊走路,一邊不禁低喃著。   她流下淚來。 至今難以相信的事情,竟然在她眼前潰散。   這對一個十五歲的少女而言,實在是一個很大的震撼。   她來到了最荒涼的地方。 英子終於注意到四周。   令人毛骨悚然。最近殺人犯雖然的确沒有再出現了,可是,這种時候一個 人在路上走……。   這簡直就等於是向對方說:請來襲擊我吧!   如果 我被襲擊然後被殺的話,爸爸會哭吧!如果他知道我之所以會獨 自在這里走,是因為他害的話……。   嗯,如此一來,爸爸也會後悔目己所犯的錯誤吧!如果我被 。   當然不會有這种事情。如果真的發生的話,自己也會很傷腦筋呀!   突然,英子全身的血好像咻地被抽走般,她被一种恐懼感所盤踞。 好 像有人跟在她背後。   她至今都沒有發現到對方,大概是因為對方一直都躡腳前進的緣故吧!   誰呢?難道 難道是那個「殺人魔」嗎?   這种事情應該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英子跑了起來。她抱著書包和袋子跑了起來。   她對自己腳的耐力很有信心。 她拚命地跑。   她心想:跑進有開燈的人家躲避一下吧!可是,她也擔心自己會在對方開 門之前就被殺了。   她覺得胸口很悶,她一邊喘著气,邊放慢了腳步。   她沒有听到腳步聲了。她回頭看時,沒有看到人的蹤影。   太好了! 好像把他甩了!   英子又往前走。距离家還有大約五分鐘。    突然,她的眼前出現了一個黑影。英子一點儿也沒有感到害怕,她只 是呆呆地想:「咦?這是什麼?」   她看到這個男子手中亮晃晃的刀子的時候,她才覺悟到事情不妙。完了!   刀子往上揚起。 咻!一個聲音響起。   「啊!」這個男子叫道。   刀子匡當地掉在地上。   「別逃!」一個聲音叫道。   傳來急速的腳步聲。 黑色的人影迅速地跑走,消失在黑暗中。   「你沒事吧?」   英子听到一個聲音。然後呢?   英子自己也不太清楚。突然眼前一陣漆黑……。   英子昏了過去。    *  *  *  *  *  *  *  *  *  *   稍微動了一下,少女張開了眼睛。   「 啊!」   淳一說。「你醒了嗎?」   「我……」少女在沙發上緩慢地轉了一下頭說:「我怎麼了?」   「昏倒了!」淳一說,「你叫佐山英子吧!」   「嗯,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書包上有你的名字。」   淳一指了一下放在地板上的書包和運動袋。   「我 對了!差一點就被……」   「剛才好危險呀!」   「嗯……。是你救了我嗎?」   「巧合而已啦!你和R超市的主任佐山有什麼關系……?」   「我是他女儿。」   「是嗎?我想大概也是如此吧!」淳一說:「熱牛奶。 你喝不喝?」   「謝謝!」   英子坐起來後,稍微閉了一下眼睛,等暈眩過去之後她喝了一口牛奶。   「但是,好危險呀!你怎麼一個人走在那條路上呢?」   「嗯……。因為比賽,所以比較晚回家。」   「哦?」淳一嘆了一口气說:「快十二點了,你家要的人大概很擔心哦。 打個電話回家吧!」   「嗯。」   英子回答後,又略微遲疑了一下:「沒關系。讓他們再擔心一下好了!」   「哎呀!真是的!」淳一張大眼睛說:「發生什麼事了嗎?」   「爸爸和超級市場里面的女人有曖昧關系。我剛才听到他們……」   「哦?」淳一興味盎然地說:「你能不能說得更詳細些?」   英子把剛才在超級市場听到爸爸和北川爽子的對話告訴淳一。   「 嗯。」淳一點了點頭:「所以,你才一個人在那條路上走嗎?」   「嗯……」   英子看了淳一一下說:「如果不是你救了我的話,我可能已經被殺了!」   「或許吧!」   「嗯 我可以親你一下當作謝禮嗎?」   淳一稍微吃惊了一下,然後笑了起來。   「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可是,我家有一個非常會吃醋的老婆哦!」   「 哎呀!」突然一個聲音說:「你不要客气呀!」   真弓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了。   淳一深切地感受到:還好沒有讓這個小女孩親自己。    *  *  *  *  *  *  *  *  *  *   「 原來如此。」   真弓听完事情的原委後點了點頭說,「你的心情我們雖然很了解,可是你 這麼重要的初吻還是不要給像這樣的中年叔叔,應該給更年輕的人。」   「我才不是中年人呢!」   「哎呀!你不是常常在抱怨自己已經年紀大了嗎!」   「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   「哎呀!不是你說的嗎?那麼,一定是其他的情人說的羅?」真弓若無其 事地說。   英子听她這麼說完後,笑了出來說:「 真是一對賢伉儷呀!真想讓爸 爸和媽媽看到你們的樣子。」   「不!其實我想你的父母親的感情也是很好的!」淳一說道。   「可是,爸爸和那個北川 」   「這我就不得而知了。她真的很喜歡你爸爸吧?但是,我認為她不是一個 會為了自己的愛情而破坏你們家的人。」   「是嗎?」   「你爸爸他 。你回家後仔細地觀察你的父母親。如果他有做過什麼虧 心事的話,立刻就可以知道。」   「嗯……」英子略微考慮後說:「那麼,我打電話回家好了!」   「嗯,用這支電話打吧!」   「嗯。」   英子打電話時,淳一去廚房溫咖啡。   「 真可惜啊!」真弓走過來說。   「犯人的事情嗎?這次的犯人不是上次的殺人魔哦!」淳一說。   「不是的。我是說那個女孩子。差一點點你就可以和那個可愛的女孩子親 吻呢!」   「拜托哦!我有你就夠了。」   「真的嗎?」   「嗯。」   「那麼,証明給我看。」   「喂。 那個女孩子還在呀!」   「她在打電話呀!」真弓說。   他們兩人正在慢慢地親吻的時候,突然   「 對不起!我爸爸說他會來這里接我。請問一下到這里要怎麼 。 啊! 對不起!」   英子滿臉通紅。   「 再過十秒鐘,我再告訴你。」   真弓說完後,又和淳一接吻。    *  *  *  *  *  *  *  *  *  *   「 真的非常謝謝你們!」   佐山連續鞠了好几次躬之後,才帶英子一起回去。真弓回到起居室後說: 「你怎麼知道的?」   「什麼事?突然這樣問。」   「你剛才說的事呀!」   「和那個女孩子親吻的事情嗎?」   「不是啦!」   「那麼,你是指那個女孩子的父親越軌的事情嗎?」   「也不是這件事。你剛才不是說要殺那個女孩子的人并不是那個殺人犯嗎 ?」   「啊!這件事情啊!」   「你怎麼知道的?」   「因為太過正式了呀!」   「什麼東西太過正式呢?」   「對方上下都穿著黑色的衣服,而且他的動作夸張得好像是在對人說:『 我就是殺人魔』。」   「你說什麼呀!」   「你看這個。」   淳一碰地把刀子丟了過去。   「親愛的!你想要殺我嗎?」真弓翻著白眼說。   「不是啦!這是那個家伙掉了的刀子。」   「哦!這是很重要的線索哦!」   真弓用手帕把刀子拿起來說:「好大的刀子呀!刀刃的長度有二十公分左 右吧!」   「嗯。你想真正的殺人犯會用這麼顯眼的刀子嗎?像這种在路上襲擊人的 犯人是無所不在的。而且,他總是趁人不注意時傷人。 所以才不容易抓到 。」   「那麼,這次是假借殺人魔之名羅?」   「或許吧!但是,他也許打一開始就沒有殺人的意圖吧!」   「咦?」   「你摸摸看刀刃的部分。」   真弓戰戰兢兢地用手指摸了摸刀刃。   「哎呀! 一點都不利嘛!」   「嗯,刀子不利。不過他的架式卻迫力十足。」   「真是的! 那麼,犯人呢?」   「不是有人希望那條路上也出現殺人犯嗎?或許他本來想在更靠近超級市 場的附近做的吧!」   「難道又是車站前的超級市場的人干的嗎?」真弓似乎非常生气的樣子: 「絕不原諒他!把他斃了!」   這句話是真弓的口頭禪。身為刑警竟然有這种口頭禪,實在是很危險!   「沒有必要這樣做。」淳一說。   「咦?」   「我今晚出去了一下子。」淳一躺在沙發上說:「我剛才去了那兩家超級 市場。」   「咦?你開始做這种小買賣了嗎?」   「不是啦!我稍微在金庫上動了手腳。」   「你果然 」   「我讓那個金庫打不開。」   「咦?」   「明天他們開店的時候,會無法從金庫拿零錢出來。他們大概會恨傷腦筋 吧!」   真弓吹了一下口哨說:「 不過,這樣就足以教訓他們了。」   「我也這麼認為。你調查得怎麼樣了?」   「現在是課長頭痛,我們這些下面的人腳痛呢!」   「哦?」   「親愛的。」真弓朝淳一靠了過來說,「你能不能替我按摩?」   「我似乎會全身 痛呢!」   淳一說完後就緊抱著真弓。                 5   道田刑警非常煩惱。   嗯,即使是頭腦簡單的道田,偶爾也會有煩惱的。(我可沒有說大家都沒 有煩惱哦!)   他獨自走在夜晚的路上也是因為他煩惱的結果所致。因為他現在和一個女 人在一起。   咦? 那麼,他不是獨自一個人羅?   道田自己也很惊訝。   「 你是誰?」他看了女人的臉後說。   「哎呀!什麼嘛!」女人笑著說。「你忘記我了嗎?」   對道田而言,与其說他忘記,倒不如說他根本就對她沒有半點印象。(真 复雜呀!)   「你剛才不是邀我去旅館嗎?」女人緊緊地挽著道田的手腕說。   「我?」   「是呀!」   「真的嗎?」   即使是非常容易相信別人的道田也無法立刻相信這件事情。   道田确實多少喝了一點酒,可是,他還不至於醉到把自己邀這個女人去旅 館的事情忘記。   「喂!」道田說。「如果我剛才真的邀你的話,那麼真是非常抱歉,我并 沒有那個意思。」   「哎呀!你討厭我嗎?」   女人所說的話有點矛盾。   她說兩人要去旅館,但是,兩人現在走的路卻是非常寂靜的道路,根本就 不可能有旅館。如果有的話,大概是狸或狐專用的旅館吧!   「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哎呀!是嗎?」   「她雖然是有夫之婦,可是卻清純、美麗,天真無邪,是正義的使者。」 他覺得自己也是「正義的使者」的想法有點奇怪。「總之,真不好意思,就在 這里分手吧!」   「唔!」女人略微自討沒趣地說:「好吧!不過,你再送我一下子好嗎? 殺人魔很可怕呀!」   被她這麼一說,道田身為刑警也無法拒絕她。   「嗯,好吧!就送你到比較亮的地方吧!」道田點了點頭說。   「謝謝你!」女人說。「 好像有人來了呢!」   一輛自行車的光線從前面照了過來。   光線靠近的時候,女人突然 「哎呀!」叫了一聲就把道田推開。   道田吃了一惊。   女人朝自行車的方向跑去。   「救命!」她尖著嗓子說。「殺人了呀!那個男人是殺人魔!」   她指著道田說。   道田跳了起來。   「喂!別亂開玩笑呀!」   女人愣愣地站在那里。自行車的燈咻地快速通過道田的旁邊。   由於周圍太暗,所以根本就看不清騎車的人。道田不禁松了一口气。   同時,他也火大了。他朝著還愣愣地站在原地的女人走過去說:「喂!你 想干什麼?」   女人站在原地不動。 難能可貴的是道田竟然生气了。   唉!這种情形,即使是一個脾气很好的人也會生气吧!   「你到底想干什麼?」   道田抓了女人的肩膀一下。然而 女人卻搖搖晃晃地側向道田。道田慌 忙地往後退說:「拜托! 喂!不要這樣 」   女人就這樣咚地倒了下來。道田也很訝异。   什麼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喂……」   道田正要蹲下去看倒在地上不動的女人時,突然覺得自己肚子的附近有點 冷冷的。   好像什麼東西濕濕地黏在身上。 他用手摸摸看……哎呀!是血呀!   「哇!」道田大叫一聲。   什麼時候……。什麼時候被刺了呢?   流這麼多血或許會沒救呀!啊……。真弓小姐,永別了……。   他閉上眼睛,但是一點儿都不覺得痛,而且也不覺得气息遠去……。   「好怪呀!」   他歪斜著頭想 然後才發現到   原來是剛才那個女人倒下來時沾到的血!   他往下一看,血正從女人的身体下面 流出。   她什麼時候被刺的呢?   「嗯……」   那輛自行車!那就是「殺人魔」呀!   他回頭看時,自行車的燈光已經遠离了。   「等一下!」道田跑了起來。「站住!」   這麼點距离一定追得上!   道田拚命地跑。他這輩子像這樣拚命地跑只有在小學運動會,初戀的女孩 子看他跑的時候。   那時,道田得到了倒數第二名(因為他總是跑最後)的优异成績。   總之 他現在要拚命地抓這個殺人魔王。他拚命地奔跑,然後……。    *  *  *  *  *  *  *  *  *  *   「 你說你怎麼了?」課長說。「摔倒了?」   「嗯……」   道田噤若寒蟬,他的額頭貼著一塊大OK絆。   「課長,請不要責備道田。」真弓說,「他拚命地追犯人,不小心跌個正 著,撞到頭,所以昏倒了。」   「真弓小姐!」道田不禁為真弓如此包庇自己而流下感動的眼淚。   「 我懂了。」課長對道田揮了揮手說:「你可以回去了。」   「是的……」道田垂頭喪气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請不要過於責備道田。」真弓再一次說道,「只要將他革職就可以了。 」   課長正喝著的茶嗆得噴了出來……。   「 可是呀……」他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說:「刑警竟然讓殺人魔在自 己眼前犯案,這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呀!」   「我懂。」   「但是,這個被殺的女人也真奇怪呀!」   「是呀!」真弓也陷入沉思:「如果說殺人魔只襲擊美女的話,我倒是可 以當誘餌。但是,事情似乎并非如此……。」   「 女人的身分查明了嗎?」   「查明了。她叫做岩田良子。是個家庭主婦。」   「普通的家庭主婦嗎?家庭主婦竟然邀道田去旅館?」   課長不禁瞪大了眼睛。   「是呀!她一定是視力相當坏。不然就是只要是男人就可以的吧!」   「這……。她的先生呢?」   「大概是個男的吧?」   課長似乎筋疲力竭地嘆了一口气說:「真是的!我真幸運竟然有你這麼好 的部下。」又說:「我明白了。總之,一定要快點逮捕到犯人。」   「嗯,一定會在一、兩天內破案。」真弓信心十足地點了點頭。   「真的嗎?」   「嗯 大約一星期左右吧!當然,這也牽涉到運气的問題。或評會花上 一個月的時間吧!更糟的話,或許得一年……」   「在我有生之年逮捕到他!」   「嗯,您務必活久一點呀!」真弓說。    真弓帶著還很沮喪的道田到被害人的家去。   這是一楝相當宏 的建 物。令人不禁想:這棟房子里的人是不是過著很 优裕的生活。   「 這里的女主人為什麼要勾引我,又說我是殺人魔呢?」道田不禁說 道。   「是呀! 人各有所好,我也不清楚呀!」   真弓的回答似乎并沒有讓道田很安心。   岩田良子的丈夫非常地沮喪,不過他還是仔細地聆听真弓說明。   「我太太的行為的确會讓人覺得很怪吧!」他點了點頭說。   「您知道她這麼做的理由嗎?」   「我太太是個非常富有正義感的人。」   「咦?」這和她邀道田去旅館有何關連,真弓也不太了解。   「我太太這陣子為了那件連續殺人事件几乎夜里無法成眠。」   「你是說她認識的人被害嗎?」   「不是的。只是她無法容忍世界上竟然有那樣坏的人存在。」   「這……」   「所以,我太太才想要自己冒險去抓犯人。」   「可是,這是非常危險的呀!」   「但是,我太太她做到了! 她一定很滿足吧!」   然而,真弓卻不這麼認為。   「可是,犯人最後還是逃走了 」   「不,并沒有逃走。」   岩田如此說完後,真弓和道田不禁面面相覷。   「岩田先生,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犯人已經明白了。」   真弓嚇了一跳。   「真的嗎?」   「當然!」岩田點了點頭說:「我太太被害時,在她旁邊的那個刑警就是 殺人犯。」   道田大吃一惊。真弓默默地用眼睛使了一個眼色說:「可是,岩田先生你 怎麼知道這件事呢?」   「因為我不是警察。」   這點我也知道。   「為什麼 」   「看人的眼光呀!我不認識那個刑警,可是,我太太從很久以前就注意到 他。她說:第一眼看到他時,你或許會覺得他好像是個非常遲鈍的男人,可是 ,他似乎隱藏著一股瘋狂的气息。」   「隱藏著瘋狂的……」   「你和他都是刑警,所以你會以一般的眼光看他。但是,他是躲不過明眼 人的眼睛的。」   「那麼,您是說那位刑警殺了你太太羅?」   「當然。 听說你們已經追查到殺人魔的下落了。可是,不從這里著手 的話是枉然的哦!」岩田充滿自信地說。   「 真弓小姐。」走出屋外後,道田說。   「什麼?」   「我 我沒有做那樣的事情。」   「我知道。」   「是嗎?」   道田安心地松了一口气。「唉!如果被真弓小姐您怀疑的話,我打算一死 了之。」   「真夸張呀!」真弓笑著說。「不過,我注意到一件事情。」   「什麼事?」   「那個叫岩田的人呀!他太太被殺了,可是他似乎一點儿也不悲傷呢!」   「真可疑呀!」   「是呀!」   「要不要逮捕他?」   「等一下!」   真弓一時陷入沉思。   「 真弓小姐,你在想什麼?」道田似乎非常擔心地問。   「 嗯。」真弓點了點頭。「還是逮捕好了!」   「逮捕嗎?」道田精神抖擻地說:「赶快去申請逮捕令 」   「自己的嗎?」   「 你說自己的?」   「因為我要逮捕你呀!」   真弓如此一說,道田差點昏了過去。                 6   「嗯 」突然從後面發出一個聲音,淳一嚇了一大跳。   我實在太大意了!   現在是深更半夜。 淳一剛做完一件工作回來。   由於已經走到自己家門前,所以他的警戒心就放松了。   現在,他手上的袋子里至少放了价值好几億日圓的寶石。如果對方要求要 看里面的東西的話,他也無計可施。   「有什麼事嗎?」淳一邊回答,邊覺得好像在那里听過這個聲音。   「今野先生……,是我。」   淳一松了一口气:「你不是道田嗎?」   「對不起!這麼晚了還來打扰你!」   「沒關系啦!」淳一笑著說。「怎麼了?又被真弓那個家伙罵了嗎?」   「如果 是被罵的話還好啦!」   「什麼意思?」   「她認為我是殺人魔,要逮捕我。」   「你說什麼?」淳一拍拍道田的肩膀說:「走吧!先進去里而再慢慢談吧 !」    听完道田的話後,淳一大略知道了事情的端倪。   他把偷來的寶石妥善地收拾後,在起居室休息說:「但是,道田,無論如 何真弓都不會真的認為你是殺人犯的!」   「真的嗎?」   「她沒有跟你說這是為了抓犯人而設的圈套嗎?」   「她說過。」   「既然如此 」   「可是,她總是用很可怕的眼光看我,還到處追著我要銬我手銬。她好像 把我當成真的犯人……」   淳一竭盡所能不讓自己笑出來。他可以想像到真弓要逮抓道田的情形。   「 真弓也是不得已的。你也非常知道她的個性吧!」   「嗯。可是,無論如何,還是……」   「沒關系啦! 哎呀!她好像回來了。」   道田臉色蒼白地站了起來:「拜托您不要告訴她我在這里。」   他嚇得全身發抖。淳一笑著說:「我知道,我知道。那麼,你藏在那里吧 !」   他指了指門。「你放在玄關的鞋子我會替你藏起來的。」   「真……真對不起!」道田慌忙地躲到門後。   「 回來了啊!」淳一走到玄關說。   「我回來了。道田有沒有來這里跟你說什麼?」   淳一用手指了一下道田的鞋子。說:「他打來一通電話。好可怜,他好像 很沮喪的樣子。」   「這是當然的呀!」真弓也故意大聲說。「道田有點儿怪怪的。」   「道田嗎?」兩人進入起居室後,坐在沙發上說。   「嗯。 剛開始時我也不相信。」   真弓面有難色地點點頭。   「那麼,你現在真的認為他是殺人魔羅!」   「他的樣子有點怪。而且,他現在竟然失蹤了。」   「哦? 」淳一陷入沉思:「但是,真令人無法置信。」   「開始時我也這麼想。不過仔細看道田的眼睛,你真的會覺得有一股瘋狂 的气息。」   道田大概在門後,嚇得臉色發白吧!   「那麼,你真的要通緝他嗎?」   「嗯,全國貼照片通緝他。 畢竟是長久以來与他合作,所以要逮捕他 我也很難受呀!」真弓表情嚴肅地說:「不得已的時候,我打算親自射殺他。 」   「這或許是他所最期望的結果。」淳一說。   突然 門後傳來好像是東西掉下來的聲音。   「那是什麼聲音?」   「或許是老鼠吧!」   「好大的老鼠呀!」   淳一站起來,走過去打開門。   「喂!」   「怎麼了? 哎呀!」   道田攤在地上。   「他怎麼了?」   「大概是受了刺激,而昏倒吧!」   「這一招似乎太有效用了!」   「讓他躺下來吧!」   「嗯。」   「躺在地上睡可能會感冒哦!」   「沒關系啦!」真弓把門關上說:「為了不讓他打扰我們,就把他關在這 里吧!」   她把門鎖上。   「你累了吧?」   「所以,才需要呀!」   真弓緊抱淳一,邊親吻邊說。    *  *  *  *  *  *  *  *  *  *   淳一讓真弓滿足地睡著之後,就准備妥當出門。   「今天好忙呀!」   他邊嘟嚷著,邊趣味盎然地說。   漫漫長夜。 時間還很充分吧……。    淳一朝R超級市場走來。   當然這种時候,超級市場里面沒有半個人。店里的常明燈隱約地散放著光 芒。   從出入口進入是輕松容易的事情。   淳一概略地朝店里瞄了一下。   「嗯……。在那一帶呢……」他低喃地說。   當然,他确定不是在店里面。但是,那里比較有可能呢?   淳一朝超市的內部走去,貯存貨物的倉庫在里面。 雖然有門,可是并 沒有上鎖。   打開來看看吧……。   淳一用盡全力把門打開。   里面瓦楞紙箱堆積如山。感覺涼嗖嗖的,大概是因為空調一直開著的緣故 吧!   淳一慢慢地在里面走動,眼睛也逐漸适應了。   那盞紅色的燈是什麼呢?   走過去一看,原來是冷藏室的入口。   這扇門好像非常重,里面大概也相當寬敞吧!   淳一朝紅燈的地方看去,他皺了一下眉。 因為那是「溫度上升警告燈 」。   果然,這個冷藏室里面的溫度比規定的溫度還高。難道空調故障了嗎?   淳一正想要打開冷藏室的門。 這時,淳一靈敏的耳朵听到了一個細微 的聲音。   好像有人來了!   淳一快速而無聲地躲在堆積如山的瓦楞紙箱後面。   「 不要緊吧!」一個人說。   「嗯,不必擔心。」   兩個人走了進來。 當然,由於里面太暗,所以看不到臉。不過,听聲 音就知道他們是誰。   他們是佐山和北川爽子。   「不可能永遠都這樣子吧!」佐山說。   「我知道。」北川爽子答道。   她說話的聲音給人一种她似乎已覺悟的感覺。   「怎麼辦?」   「別擔心。一切交給我辦!」    他們兩人的身影消失在泠藏室里面。   「果然不出我所料!」淳一低聲說。「 咦?」   又有腳步聲。   但是,這次的是……。一個人影出現在倉庫的入口。   淳一悄悄地靠近對方,他把手伸到對方肩膀。   她嚇了一大跳 。   「噓!」淳一說。「到外面去吧!」   「可是 」她是佐山英子。   「乖!听話!」   淳一低聲說。他把英子從出入口拉了出來。   「 我跟蹤我爸爸來的。」   「真是的!你怎麼老是做一些危險的事情呢?」淳一苦笑地說。「上次的 事情并沒有讓你學乖嘛!」   「因為……,爸爸果然和那個女人 」   「幽會嗎?」   「你剛才也看到他們兩人一起進去里面了吧!」   「嗯。」   「那麼 」   「唉!等一下嘛!」   淳一打斷她的話:「他們兩人和沒有錢的小孩子不同哦!你認為他們會故 意選擇這樣奇特的地力幽會嗎?」   「可是 」   「要幽會的話,去旅館不就成了嗎?而且,北川爽子獨居,去她的住處不 就可以了嗎?」   「可是……。那麼,他們兩人在干什麼呢?」   「這你就沒有必要知道了。」   「怎麼這樣呢!我又不是小孩子!」英子嘟著嘴說。   「很危險哦! 上次襲擊你的人并不是真正的殺人魔呢!」   「咦?」   「這次的殺人犯是另一個人。總之,自從這家超級市場生意興隆以來,就 再也沒有發生過殺人魔的殺人事件。」   「那麼……犯人是?」   「這只是我的推測而已。」   「快告訴我嘛!」   「噓!」淳一說。「出來了哦!」   淳一拉著英子的手腕,躲在停車埸的角落。   「 我送你回去吧!」佐山說。   「不用了!」爽子搖了搖頭說。   「但是,已經很晚了呀!」   「早點回去吧!否則你女儿又要擔心了。」   「她早就睡著了呀!」   「不,年輕人都非常敏感的。」爽子說,「她或許已經知道我的心情。」   「 北川。」   「佐山,如果我 」她欲言又止。   「什麼?」   「沒什麼……。沒事!」爽子說。「佐山!」   「嗯?」   「請你閉一下眼睛。」   「閉上眼睛?」   「嗯,請你站著不要動。」   「 嗯。」   佐山閉上了眼睛。   爽子很迅速地親了一下佐山,佐山非常惊訝地張開了眼睛:「嘻!嘻!」 爽子笑著說:「這樣就難了。那麼,我把門鎖上後就回去。」   「嗯, 那麼,我走了!」   佐山說完後,走了出去。   爽子目送佐山疾步离去後,她又進入出入口。   「她又進去了。」英子說。   「這實在是……」淳一站起來說:「你乖乖留在這里!」   「可是 」   「親愛的!」   一個非常 厲的聲音傳來。 真弓站著瞪他們兩人。   「嗨……」   「你在這里做什麼?」真弓生气地瞪大眼睛說。   「拜托哦!你認為在這种地方能風流嗎?」   「我又沒有這樣問你。」真弓說。「剛才進去里面的是 」   「北川爽子。我正打算去看她在做 」   這時,淳一听到:「哎呀!」的哀鳴聲。他頓時緊張了起來。   「糟了!」他跑了進去。   真弓和英子也跟在他後面。    淳一跑進倉庫後,看到泠藏室的門敞開著。   「喂!有沒有人在里面?」   他這麼大聲叫後,突然從冷藏室出現的是 北川爽子。   「哎呀!」   英子大叫出來。   因為血從爽子的腹部大量流出。爽子軟綿綿地倒在地上。   「振作點!」真弓跑了過來。「親愛的!快點呼叫一一零!」   「不……不用了!」爽子痛楚地說:「危險呀……。佐山很危……」   「咦?」英子張大眼睛說:「我爸爸怎麼了?」   「你們是不是把殺人魔關在這個泠藏室里面?」由於淳一這樣說,真弓不 禁嚇了一大跳。   「關在這里?」   「然後偷偷地送食物來。」   「怎麼可能呢?……」   「這是事實,你早就覺察出犯人是店長近田吧!」   「是的。」爽子點點頭說:「因為 我以前是近田的愛人。」   「原來如此……」   「我……知道他一直很煩惱。他可能會因此而做出任何事情……」   「喂!真弓,這里就拜托你了。 佐山很危險!」   「嗯。 那麼,我去呼叫一一零。」   「我去打。」英子朝店里跑去。   淳一從進出口沖出去後,爽子很痛苦地喘著气。   「振作點!」   「他無論如何……都不希望這家超級市場關門。」   而這些正好點燃了近田本來就心理异常的火种吧!但是這次的殺人事件, 近田本身卻成了毀滅超級市場的罪魁禍首。   「我……把他關在這里……。如果不這樣的話,他大概會殺害更多人吧! 」   「你也可以向警察報案 」   「如果這樣做的話,這家店就完蛋了。」爽子沉重地喘著气說:「我知道 不可能永遠把他關在這里。所以,我……就把這件事情告訴佐山,我要他盡量 把我和近田兩個人留在這里。」   「可是 連你也變成這樣子……」   「這是沒辦法的事。」爽子搖了搖頭。「反正 我本來就打算要死的。 」   「你說什麼?」   「把他殺了之後,我也要……」   「那麼……」   「這樣一來 看起來就好像是情殺一樣吧!連續殺人事件就會成為懸案 ……」   「原來如此……」   「可是 他卻藏著一把刀子。」   「你振作點!救護車馬上就來!」真弓鼓勵她。   「 不要過來!」   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真弓猛然回頭。   近田緊緊地抓著英子,并把刀子架在她的脖子上。                 7   真弓全身緊張地發抖。   淳一也真是的!這麼要命的時候卻不在!   「那個男人已經走掉了吧?」近田說。   「近田……」爽子奮力站了起來。   「不要過來!」   「近田……,不要這樣做!」   「我不會被佐山那個家伙!」近田說,「殺他女儿更能讓他痛苦。」   「近田……」   「你和佐山都背叛我!」   「不是的……」   「你們把我關在那樣的地方……。我一直都在等待這一刻!」   「店長!」爽子突然發出尖銳的聲音。   近田嚇了一大跳。   「店長,您還听不懂嗎?在店里面竟然這樣……。如果發生命案的話,客 人就不會來了。到時候怎麼辦呢?」   爽子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不……這……」近田開始猶豫不決。   「我們店的生意好不容易才逐漸好轉,如果真的發生命案的話,不是會全 部毀之一旦嗎?」   爽子一步一步地往前進。   「嗯……,這倒是真的。」   近田變得膽怯了。   真弓悄悄地拿出手 。   「店長!店長你是這里的負責人哦!」   「嗯。」   「你不可以欺負這麼小的女孩子呀!」   近田彷佛初次注意到被自己抓著的英子   「啊! 真對不起!請原諒我!」他說完後,就松開手。   英子當場坐在地上。   「到這里來!」真弓呼叫道。   英子慢慢地朝真弓這里爬來。   「 不要怕!已經沒事了!」   真弓把英子藏在自己身後。   爽子一邊流著血,一邊朝近田走去。   「店長……」   「嗯。」   「不可以使用店里的東西。」   「啊……」   「拿給我,我把它放回架子去。」   「嗯, 對不起!」近田把刀子遞給爽子。   太好了!真弓握緊手槍,站了起來。   這時,爽子突然兩手握著刀子,朝近田的胸部用力刺去。   近田似乎非常訝异地瞪大眼睛看爽子。   英子發出几不成聲的哀鳴。   近田眨了一下眼睛:「店 就拜托你了!」   說完後就碰地頹然倒地。   爽子也倒在地上。她倒在近田的身上,就不動彈了。   真弓深深地嘆了一口气。   「 怎麼會變成這樣?」英子低泣道。   然後 淳一出現了。   「親愛的!」   「結束了吧!」淳一點了點頭說。   「你一直在這里嗎?」   「嗯。」   「過份!這個小女孩差點 」   「我隨時准備要殺他呀!」淳一碰地將刀子丟了過來。「我借了一把店里 面的刀子呢!」   「 竟然為了店……」真弓皺著眉說:「簡直是瘋了嘛!」   「當然羅!」   淳一低頭看了兩個人的 体說:「近田被工作逼得走投無路,所以就變得 不正常。因此,他認為如果能提高店里的業績,做任何事情都無所謂。」   「可是,北川爽子她 」英子說。   「她知道這件事情時已經太遲了。是店里突然開始生意興隆時,她才發現 到近田犯下的錯誤吧!」   真弓嘆了一口气說:「她是自己要選擇死亡的。」接著又說:「她也有自 己喜愛的人。但是,她非常清楚這种愛情反正是不會有結果的。」   英子問:「她愛的人 是我爸爸吧?」   「嗯,但是,這也是沒法子的事。」   淳一輕輕地拍了一下英子的肩膀:「回去吧!你爸爸大概很擔心你呢!」   「嗯……」   英子略微低著頭,走了出去……。   「 情況竟然變得這麼糟!」真弓搖了搖頭說,「這家店當然會關門吧 !」   「或許吧!」   「因為……」   「只要下任店長肯努力的話,一定還是會有一番作為的呢!」   真弓稍微考慮了一下說:「你是指佐山嗎?可是 」   「把近田藏在那里的只是北川爽子一個人的主意。這樣處理的話,也沒什 麼大礙吧!」   「可是……」   「反正也不是什麼大罪。」   「這倒是真的。」真弓聳聳肩說:「可是 」   「什麼?」   「你能不能替我叫一下一一零?」真弓問道。    *  *  *  *  *  *  *     真弓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翌日近中午的時候。   「 累坏了吧!」先回來的淳一說。   「累死人了!」真弓說完後,就攤在沙發上。「親愛的,你過來一下喲! 」   「喂 」   「有什麼關系呢?我好累呀!」   「但是……」   「嚕蘇!」   真弓用力把淳一拉過來親吻……。   「真的累坏了。」   「這我也知道。」   「簡直是在愚弄人嘛!」   真弓非常憤怒。「我怎麼找都找不到道田。他不知道在混什麼?」   「這是沒法子的事!」   「為什麼?」   「因為我們把他關在那個房間呀!」   真弓眨了一下眼睛說:「啊! 對呀!」   「把他放出來吧!他好可怜呀!」   「等一下!」真弓抓住淳一的手腕說:「在放他出來之前……」   她又親了一下淳一,然後問道:「讓他在里面再待一下子好嗎?」    *  *  *  *  *  *  *  *  *  *   「誰呀……」   妻子被人殺害的岩田出來到玄關處說:「你是刑警吧!」   「嗯。」   真弓點點頭說:「殺人魔的真正身分已經查明了!」   「我听說了。」岩田皺著眉說:「听說是超級市場的店長嗎?這個世界真 是令人害怕呀!」   「關於你太太的案子 」   「如此一來,我太太也可以瞑目了吧!」   「不過,你上次确實說過那個刑警是犯人……」   「嗯,這大概是我判斷錯誤吧!」岩田爽快地說:「唉!人難免都會犯錯 嘛!」   「是呀!不過你卻犯了一個相當大的錯誤。」   「不,這只不過是我太太的意見而已。」   岩田倒是滿心平气和的。   「岩田先生,我們已經調查清楚了。」   「什麼?」   「你在外面有女人吧?」   岩日把視線稍微移開說:「這……。但是,這是我的私事吧!」   「沒錯!」   「而且,我太太以為自己是業餘偵探,事件發生後,她就每天東跑西跑, 令人愕然!」   「這可以构成理由嗎?」   「這對於你們刑警而言 」   「我不是指你在外面有情人的事情。」   「那麼,你是指什麼?」   「我是說你殺了你太太的事情。」   岩田這時才突然嚇了一跳。   「怎麼會有這麼蠢的事情 」   「我們已經調查清楚了。」真弓拿出逮捕狀說:「你的情人害怕成為共犯 ,所以把事情全盤說出來了。」   岩田臉色變得雪白。   「 我想跟你介紹一個人。」真弓把門打開說:「這位是道田。」   道田走了進來。   「他就是你說的那位有殺人狂傾向的刑警。他上次也來拜托過你。 道 田!」   「是!」   「你有沒有什麼話想要說?」   「想要說的話嗎?」道田點點頭說:「這個!」   道田砰地揮了一拳,岩田就變成一個大字形,倒在地上……。   「出局!」真弓拍手說。    *  *  *  *  *  *  *  *  *  *   白晝的晴空中,煙火的聲音砰砰地震耳欲聾。   「 那里嗎?」淳一邊手握方向盤,邊瞄了一下天空中的廣告气球,說 :「不知道停車場有沒有空位?」   「佐山店長應該會叫他們先把停車位空下來的。」   「特例是不太好的!」   「我可是冒死才破案的。」真弓亳不在意地說:「而且 」   「你又是個美女,對不對?」   「答對了!」   「答對了!」道田在後座說。   「哎呀!道田,你也在這里呀?」   「喂!是你叫他來幫忙提東西的嘛!」   「哦?是嗎?」   真弓若無其事地說。    R超市的店長就是殺人魔,這一件事确實引起很大的騷動。   車站前的兩家超級市場卻意外地安靜。他們大概想:自己也曾雇人騷扰R 超級市場,結果卻招人厭惡。如果現在過於招搖,反而會坏了大事。   R超級市 關門一個月整修內部後重新開店。   而新店長當然是佐山。   「 好多人呀!」真弓瞪大眼睛說。   全新的店面前,有許多家庭主婦在排隊。   淳一慢慢地趨車前進。   「今野先生!」   一個非常尖銳的聲音傳來。英子圍著圍裙跑了過來。   「 嗨!」   「你來幫忙嗎?」真弓問。   「嗯,來整理購物車,請到那邊左轉,爸爸在出入口等你們。」   「那麼,謝謝你了。」   他們依照英子所說的左轉後,就看到佐山和以前一樣圍著圍裙站在那里。   「 盛況空前吧!」真弓說。   「以後要走的路還很長呢!」佐山微笑地說,「新開幕人很多是理所當然 的。 我們現在有許多新做法。一方面要先确保停車場的新穎;另一方面用 小客車到車站前面來回載送顧客。現在再抱怨地點條件太差也已經來不及了。 」   「加油啊!」   「嗯。」   佐山的神情略微一暗:「為了死去的北川爽子,我也得更振作……」   他似乎是在說給自己听。   「那麼,我們去排隊羅!」淳一催促道。   「不,你們請由這里進來。如果排隊的話,大概得花上杬十分鐘。」   「我們不可以再這樣得寸進尺了。真弓,你說對不對?」   「嗯,是呀!」真弓點了點頭,「那麼,道田,我們走吧!」   他們杬人排在外面行列的最後。沒多久,後面又排了許多人。   「 雖然發生過那樣的事情,可是,還是有這麼多客人呢!」真弓非常 感動地說。   「什麼事情總有運气好和運气坏的時候。」   「你的運气總是很好!」真弓微笑地說。   「 真弓小姐!」道田悄悄地說。   「什麼?」   「嗯……你當時真的以為我是犯人嗎?」   「你在意嗎?」   「嗯。 你真的認為我是犯人嗎?」   「嗯。」真弓略微聳聳肩說。「因為畢竟人也是時好時坏的呀!」   「唔?」道田一副全然不懂的樣子:「那麼,現在呢?」   「當然是好啦!」    淳一听他們兩人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閑扯,不禁苦笑出來。   离開超級市場的時候,道田抱著兩手几乎抱不動的東西。   對道田而言,离開超級市場的時候,很明顯的就是「運气坏」的時候。   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運气好」和「運气坏」是交替而來的。   就好像太陽東升西沉一般。   煙火在晴空中又砰砰地響起大鼓般的聲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