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狂雨法師 
  接下來十多天的航程堙A我拋開一切,專志去掌握和操控與我的精神渾融
為一體的異能。

  這是一條遙遠的路。

  得到魔女刃內的異能是第一個起點,此後逐慚地學懂了以意念來運用異能。

  然後是鷹巫的巫神書,帶來了突破,使我進入以精神力量去駕馭物質和其
他人思想意志的天地堙A也學懂靈能可以藉不同的方式送出,像由眼光送出異
能,使成為催眠術或迷魂法。

  第二個突破是和淡如的鬥爭,我學懂把愛注入我所愛女子的心靈堙A使她
成為我愛的俘虜。

  第三次的突破來自喚天的筆記和西琪,他們使我明白到自己擁有甚麼,也
頓悟到如何去發揮。

  我隱隱覺得那晚和魔女百合的接觸亦是其中很關鍵性的一環,只是現在我
還不太了解。

  四女成為了我反覆練習的對象,弄得連淡如這樣精通媚術,西琪擁有如此
超然靈覺的人亦不得不終日神魂顛倒,慵懶不勝,既怕我找她們來做對象,又
愛得我要命。

  青青和素真更不用說,不分晝夜地沐浴在那愛的長河堙A享盡最甜蜜動人
的愛的滋味,也備感愛的折騰和疲累。

  當還有三天就要到達紅京時,我停止了對她們施展這心靈的異術。她們雖
仍對我痴迷得不得了,亦已逐漸開始回復自我。

  之前她們常怨我玩弄得她們疲不能興,現在則反怨我不恣意「玩弄」她們。

  女人的心就是這麼奇怪。

  這天黃昏後,我和四女坐在船尾欣賞著漫天遍地飄著壯人觀止的雪景。

  跟前盡是白茫茫一片。

  我感到精神和體能達到前所末有的巔峰狀態。

  淡如嘆道:「我一生人從末試過像過去十多天這麼開心快樂,原來給蘭特若
情俘般押著去旅行是這麼好玩的。」

  青青怨怪地往我望來道:「幸好我追著來了,你這狠心的大劍師開始時還想
撇下我不理呢。」

  我呼冤道:「不要說得那麼嚴重好嗎?」

  素真道:「我不管!只要我愛上一個男人,就要跟在他身旁,就算打我趕我,
我亦絕不肯離開半步的。」

  西琪回復了她那獨特的冷艷,微笑道:「我在想像著屠姣姣在蘭特的挑情大
法下的風騷樣兒。」

  眾女吃吃嬌笑起來,顯是推己及人,想起自己不堪情挑時的放浪樣子。

  我感到無比的滿足。

  想起將來重會采柔、妮雅。華茜等,又或是花雲時,向她們施出如此驚人
手段的動人情景。

  淡如喝道:「蘭特!你在想甚麼?笑得這麼奷詐的。」

  我陰陰一笑道:「我在想:女人真是善變,昨天你們四個還為了坐我的大腿
吃醋爭風,今天卻任我空著隻腿,隻影形單,你們說這是甚麼的一回事。」

  四女齊白了我一眼,看神情似想好好揍我一頓,以洩心頭之愛。

  素真道:「你這十多天挑弄得人還不夠嗎?連人家僅有的矜持和羞恥心都給
你的巫法毀掉了。」

  我大笑道:「我的興趣又到了。」

  四女一齊求饒,連西琪也不免。

  稍後淡如卻起身投入我懷堙A坐到我腿上道:「讓我為眾姊妹犧牲自己吧!
不過你可不准施展妖法,只可以普通的風流解數對付我。」

  我大笑道:「你何需這般害怕,你的媚術到那堨h了?」

  淡如道:「我的媚術仍在,不過不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以免遭你反噬。滿意
了嗎?我們的夫君大人。」

  我微笑道:「你的夫君訂立出第十一條家法,秀麗法師你想不想聽聽?」

  榮淡如謙卑地道:「秀麗怎敢不聽?」

  我正容道:「那就是凡坐到我腿上的妻子,都要受我施法。」

  榮淡如慢條斯理地「哦!」了一聲,然後以最高的速度由我懷媦u開,帶
起一陣香風,坐到離我最遠的椅子去,別過臉去得意笑道:「我不看你眼睛,看
你還怎樣施法?」

  青青捧腹笑道:「如姊捨得不看你的男人嗎?」

  我向她叫道:「你!」

  青青望左望右,才駭然指著自己可愛的小鼻子,愕然道:「我?」

  我冷冷道:「就是你戴青青,快坐到我腿上來,這是第十二條家法,我要誰
坐就誰坐,不得有違。」

  青青苦著臉站起來,坐到我腿上去,將臉埋在我頸後。

  素真笑得纖腰亦直不起來,嬌喘著道:「青青天真得可以,以為不看你的眼
睛就不會接受施法,不知你靠身體的接觸已可施術。」

  我心中一動。

  是的!

  靈力可由眼光送出,也可由身體傳往另一身體,為何不可以通過物體送出,
像廣女刃那樣。

  念頭一起,異能由體內送進甲板堙A沿著船板而去,來到淡如腳下,再由
她的腳心送上去。

  榮淡如全身一顫,縮起雙腳,粉臉通紅,驚怒道:「蘭特!你弄甚麼鬼。」

  我知她比常人有強上十倍的對抗力,特別多加異能,把愛念千川百河般送
進她體內。

  榮淡如嬌軀抖顫,一對美目半張半閉,內中充滿了渴望和慾火,求饒道:「淡
如知錯了,放過我吧!」

  我為這突破喜出望外,收回對她的挑引,把靈力藉艙板往四外送出,剎那
間船上的一動一靜全收進我的心靈內。

  我「看」到戰恨正摟著穗兒在房內胡地胡天,「看」到巨靈和葉鳳坐在望台
處,「聽」

  著巨霞綿綿說著的情話,感知到每一個人的舉動和位置。

  我的靈覺再擴展,進入河水堙A以驚人的速度爬上岸去,往岸旁的荒野延
伸開去,感知到草叢堛漸耵哄A「看」到樹丫間跳躍的烏兒。

  知感不住延伸,然後是一陣心疲力竭,到了能力所達的極限。

  我「醒」了過來。

  四女目不轉睛看著我。

  西琪道:「蘭特你是怎樣做到的,不用看不用觸摸,也可把如姊逗個半死?」

  我向仍是春情蕩漾,臉紅耳赤,眉黛含春的淡如道:「知道厲害了沒有!」

  秀麗法師榮淡如楚楚可憐地道:「人家早就投降了。」

  我微笑道:「那為何剛才故意不望我,豈非公然和我作對,我要愛你不可以
嗎?」

  榮淡如「噗哧」一笑道:「你要欺負人家儘管欺負個夠吧!何須裝出兇巴巴
的賊樣?」

  唉!

  她的媚術仍是寶刀未老。

  懷內戴青青的身體滾熱起來,撫著我的臉道:「向青青施法吧!我的大法
師。」

  寧素真羞澀地道:「我也要!」

  我豪情大發,向西琪喝道:「只有琪琪你仍末表態,快明示立場!」

  西琪微微一笑,從容道:「若你們都躲到房內去尋歡作樂,琪琪肯一個人冷
清清地留在這堛鑄I寞嗎?大劍師蘭特公子,家法如山的好夫郎。」

  紅京在望。

  那是座宏偉的城市,建築物色彩繽紛,最高的幾座尖頂建築物,突出於城
牆之上,在雪後露出鮮明對比的紅色來,分外耀目,其中一座特高的圓形建築,
就是皇宮內最著名的圓紅殿了。

  巫神河繞城而過。

  城牆外的碼頭上是軍容鼎盛的紅魔人,似要向我們展示強大的實力。

  我和淡如並排走下船去,後面跟著的是小風后寧京真和戴青青。西琪則由
戰恨巨靈一左一右護持下,跟在最後。

  灰鷹和十二遊女留在船上,待我們掌握清楚形勢後才決定他們的去向。

  一群人迎了上來,最前頭的兩個人一看便知是四大法師之首的狂雨和紅魔
人之王屠龍。

  狂雨身形雄偉如山,筊長披肩,臉貌榫和,嘴角似是永遠帶著點含蓄的笑
意,使人很易誤信他是位善良的長者,只有當你細察他的眼睛時,才會發現內
堬`邃難測,有種不戰屈人之兵的懾服力。

  這是個難惹之極的對手。

  屠龍則是出奇地容貌俊偉,像其他紅魔人般,膚色白堻z紅,雙目灼灼有
神,身軀高挺秀拔,難怪能生出屠姣姣這美麗的女兒。

  他身旁有位雍容華貴的絕色麗人,看來是最得寵的妃子,絕非屠姣姣,她
並沒有在「歡迎」的隊伍堙C

  他們身後是十多名全副戎裝的將領,男女老幼都有,自是屠龍屬下最高層
的領導人。

  我依著淡如教下的禮節,先向狂雨表示對長者的尊重,才再接受屠龍的敬
禮。

  狂雨呵呵笑道:「巫宮一會後,至今足有五年,陰風秀麗你們風采尤勝當日,
自然是在巫法上更進一層樓,可喜可賀。」

  這老狐狸一句不提帝國的事,不問我們為何來此,自足以靜制動,以不變
應萬變。

  屠龍的目光來到我臉上,閃過妒忌的厲芒,接著移向淡如,露出迷醉的神
色,旋又回復清明地微笑道。「秀麗法師和陰風法師聯袂駕臨敝國,紅魔人莫不
感榮幸之極。」

  他跟著把身旁的人逐一介紹。

  首先是那絕色麗人,原來是他新納的后妃。

  當介紹到那和屠姣姣陷進三角戀愛的柳客和機鋒時,我暗自留神。

  柳客生得風流俊俏,手足特長,予人靈巧之極的感覺:機鋒則是豪邁的鐵
漢型人物,可是兩手纖長,顯是粗中有細的人。

  兩人各具英姿,難怪屠姣姣如此難以選擇。

  他們城府之深,自是遠及不上狂雨和屠龍,表面上雖必恭必敬,但眼中的
戒懼和敵意,卻瞞不過我。

  另外一個使我印象特深的是位名叫雪芝的美麗女將,眼神清澈,並沒有屠
龍夫人那樣對我步步為營,反像對我滿有興趣的樣兒,使我知道她受過狂雨的
訓練,有信心能抵擋我的巫術。

  哼﹗很快她會知道自己的道行仍然未夠。

  我蓄意發放著適可而止的邪氣,似有若無,務使狂雨摸不清我的底子,但
卻清楚知道我不同了。

  淡如秋波流轉,美目到處,眾紅魔人無不流出迷醉之色,屠龍也不例外。

  在我的滋潤下,秀麗法師的媚力更驚人了。

  戴青青和寧累真亦一一和對方施禮。

  表面看來,這歡迎儀式禮貌客氣,誰知內中的詭詐凶險。

  狂雨的目光落到西琪身上,微笑道:「世間竟有如此氣質驚人的美女,看來
巫國四大美女要多加一人,陰風你是從何處搜羅得如此人間極品。」

  我微微一笑,望向淡如。

  秀麗法師榮淡如發出一串銀鈴般宛似仙樂的嬌笑聲道:「老大啊﹗沒有事能
瞞過你的銳目,我們今次來就是要把此女獻上巫帝,你猜她將來的成就能否超
越我們﹖」

  搜羅新的巫神人選,是每個巫神的責任,狂雨兩眼精光一現,刺進西琪眼
堙C

  西琪淡淡看著他,神情平靜無波。

  狂雨微笑道:「你叫甚麼名字﹖」

  西琪望向我輕輕道:「師傅煥我作小琪兒。」

  至此無人不知西琪是我的徒兒,當然也是我的女人。

  狂雨和紅魔人無不露出驚異之色。

  青青、素真和西琪這三位國色天香的美女,一點沒有受迷術所制後的現像,
難道我這陰風能不靠邪術就收伏了她們﹖

  狂雨的眼光落到我臉上。

  我迎上他的眼神,模仿起當日陰風的目光,往他送去。

  我們兩人同時一震。

  我的胸囗像給人打了一拳那樣,呼吸窒礙,但也知對方絕不好過。

  狂雨確是不同凡響,使我的異能一點侵不進他的心靈去。

  屠龍知道我們兩人交了一招,恭敬地道:「屠龍在宮內預備好地方,讓各位
好好歇息,只不知兩位法師要同居一處,還是分開寢室呢﹖」

  這一句極為厲害,是要迫我和淡如表態,是否攪在一起了。

  榮淡如攝魄勾魂的笑聲響起道:「兩間相連的寢室會方便一點。」

  屠龍愕了一愕。

  這答案模稜兩可,教他摸不著底子。

  狂雨大笑道:「看到你們兩人化干戈為玉帛,老夫心中暢快無比,來﹗讓我
們送各位到後宮休息,有甚麼事留待今晚盛宴時再說。」

  我閉目盤膝坐在床上,心靈順著地面延伸開去,找尋狂雨的位置。

  思感以我所在的北皇宮為中心,透過大地,在驚人的高速下四處搜尋著,
我「看」到每一個守衛,感受到他們高度戒備的情緒,最後在後宮一個密室堙A
找到了狂雨。

  當我的惡感到達他身上時他的身體產生了一道警覺的熱流,我忙退了開去,
讓精神的靈覺若即若離環伏在那堙A教狂雨以為那只是一時的錯覺。

  這老傢伙不愧四大法師之首。

  密室內除狂雨外,還有屠龍、屠夫人、屠龍的軍師范多智、被稱為紅魔雙
劍的柳客和機鋒、俏麗的女將雪花,最後是一位風華絕代的美女,不用說也是
龍女屠姣姣。

  她的五官秀麗標致之極,那白堻z紅的肌膚明艷照人,到了驚心動魄的地
步。

  她最誘人的地方,卻是那種在弱質纖纖堻z出的堅強,楚楚可憐的表面下
深藏著在骨子堛漱@種高傲,形成非常獨特的風韻。

  有若點漆的美眸,顧盼間確能使人魂為之消。

  這時各人間熱烈的辯論正在進行中,狂雨臉含溫和的笑容,沒有出言,只
讓其他人說柳客和機鋒兩人都在屠姣姣前儘量表現著他們的智慧和不懼我陰風
的勇氣。

  這時屠夫人道:「這是我第二次和陰風碰面,和上一次的感覺有相同的地方,
也有不同的地方,這說明他的巫術確是精進了。」

  屠龍道:「秀麗法師的變化才真的驚人,我是第三次見她了,上兩次我還能
勉強抵受她的媚惑,但今次竟有神魂顛倒的感覺,想生起防衛之心也不可以,
究竟發生了些甚麼事在她身上,現在只要想起陰風可能成功地把她收作私寵,
心頭立時非常不舒服。」

  柳客悶哼道:「陰風曾受風蛇之毒,所以藏在那英俊面具下的真樣貌醜惡可
怖,憑甚麼能得到這些第一流美女的青睞,只要我們能找到原因,將可破去陰
風的妖法。」

  機鋒哈哈一笑道:「柳神將難道看不出秀麗法師、戴青青、小風后和那小琪
兒一點也沒有心靈受制的神情嗎﹖若她們真是心甘情願作他的玩物,我們對陰
風的實力必須重新佔計。

  」

  這兩人在大敵當前的時刻,仍不忘比拚高低。柳客給對方搶白,大為不忿,
待要反駁,女將雪芝插入道:「會否是陰風純以床上的淫術,弄得四女對他神魂
顛倒,迷戀不已,這並非胡亂猜測,四女眉梢眼角間都含著掩不住的風清,那
是男歡女愛極度滿足後的痕跡。」

  原來這美女想到這點上,怪不得對我表示出饒有興趣的樣兒,原來是想試
試本人的能屠姣姣輕輕嘆息,搖頭道:「真令人難以費解,這麼噁心的怪物,竟
可以把秀麗法師等制個帖服,我很想快點見到那小琪兒,看看你們對她的形容
有否誇大﹖」

  軍師范多智道:「若非這陰風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均與往日無異,我真會怀
疑他是冒牌貨,否則怎會連睡覺也不肯離身的風蛇都不見了﹖」

  一直沒有作聲的狂雨切入道:「軍師不用懷疑自己的想法,這個陰風應是假
的。」

  眾人包括我在內全嚇了一大跳。

  屠龍道:「大法師會這樣說,必然有道理,可是人可以假,巫法卻不可以假
裝來呵﹗尤其是那眼神,確是陰風獨一無二的邪淫之眼。」

  狂雨冷然道:「我和他互相試探了一下,那千真萬確是陰風的巫法,若非如
此我早當傷把他揭穿,立即撲殺,話都不和他多說一句。」

  屠夫人奇道「那大法師為何還懷疑他是假扮的呢﹖」

  狂雨道:「他若夠膽扮陰風來騙我們,必是有十分把握不會被我們揭破,否
則以秀麗的智慧,怎會讓他來獻醜,丟人現眼,我們找不到破綻是應該的。」

  屠姣姣道:「若他是假貨,那他會是誰。」

  狂雨平靜地道:「若他是假貨,那他定是大劍師蘭特,否則誰可殺死陰風,
收伏了秀麗,又征服了戴青青和寧素真,只有蘭特才有女人無法抗拒的魅力。」

  眾人一齊色變。

  我不由心中佩服,淡如說得不錯,狂雨的智慧的是非常高明,能從沒有破
綻塈銗X最大的破綻。

  我特別留意屠姣姣的反應,發覺當她聽到我的名字時,身體泛起興奮的情
緒。

  屠龍深吸一口氣道:「我們應否立即布局將他殺死,只要隨便找個藉口,使
他和秀麗法師分隔開來,在大法師的協助下,我有十成把握可以把他殺死。」

  狂雨破天荒第一次嘆了一口氣道:「這是個很誘人的想法,但即管他是假的,
若我們真的殺死了他,其他的巫神會怎麼想﹖陰風族、黑叉人、鷹族和小風后
的手下會怎樣反應﹖我怕大小洋洲會立即分裂,重回五百年前的戰國時代,那
後果是我們負擔不起的。更何況我尚未向巫帝請示。」頓了頓道:「自半年前巫
帝得到魔女百合的種子女兒後,嚴令任何人不得打擾他的清修,老夫輕易亦不
敢煩他。」

  我心中掠過強烈的焦慮,亦知道若不能擊敗狂雨,休想到巫宮去救人。

  柳客道:「若他真是蘭特,殺了他後,揭掉他的面具,不是真相大白嗎﹖其
他巫神怎會怪我們﹖」

  軍師范多智道:「誰見過蘭特,其他人可能懷疑我們隨便找個人來蒙混,那
時有道理也說不清。假若他真是陰風的話,我們就是違反了巫帝的法令,那後
果誰負擔得起﹖」

  這正是淡如預估的情況,即管他們懷疑我的身分,一時亦莫奈我何。

  狂雨道:「我是不能和陰風或秀麗正面交鋒的,唯一的方法,仍是要設陷阱
讓他踩進去,最有效的方法莫如揭開他的面具,讓他無所遁形。」接著嘿然笑
道:「我有一種藥物,只要沾上他的面具,就可把面具化掉。」

  眾人沉默起來,這事說說容易,不過誰可接觸到我的面具。

  巫神在巫國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不受制於任何人,只直接向巫帝負責,
接受他的指令,連狂雨也不能質疑我的身分。

  狂雨仰天一陣狂笑,向屠姣姣道:「無論他是真的陰風,又或大劍師蘭特,
姣姣你有沒有信心不受他的媚惑﹖」

  屠姣姣驕然道:「當然有,為了我的族人和巫國,我有把握應付任何挑戰。」

  柳容和機鋒兩人齊聲反對。

  屠夫人亦道:「若連秀麗法師也敗在這人手堙A姣姣她雖是意志堅強,精通
對付巫法之道,可能仍應付不了他的手段。」

  狂雨道:「無論他是誰,他已成功地把我迫上了不能不和他鬥法的處境上,
現在巫國內誰不知陰風的目標是姣姣,若他得到了姣姣,他將毫無疑問成為巫
國最有聲望的巫神,但我若不讓姣姣出頭,正面接受他的挑戰,我以後再不用
抬起頭來做人了。」頓了頓傲然一笑道:「不過這次我定要教陰風鬧個灰頭土臉,
吃不完兜著走。」

  柳客和機鋒聞言焦慮逸於言表,齊聲驚呼道:「大法師﹗」

  狂雨舉手制止他們說話,以強大的自信心微笑道:「當姣姣和陰風單獨相會
時,老夫會在鄰室運起出竅大法,附在姣姣心靈堙A所以若他是真陰風的話,
就好好和他見個真章,若他是蘭特的話,便把他的身分揭破,老夫可保證姣姣
毫髮無損地走出來,絕不會失去處子之身。」

  眾人這才放下心來。

  屠龍想起另一問題,道:「怎樣才可讓天下人知道這一仗誰勝誰負﹖」

  狂雨嘿然道:「當陰風提出要見姣姣時,老夫可以迫他定明一個期限,例如
日出之前,仍不能征服姣姣,便當他敗了,他勢不能不接受。哈﹗無論他有任
何手段,這次都注定失敗,他怎能想到我有此神通法力。」

  屠龍大喜道:「大法師確是智慧通神,擊敗陰風後,秀麗法師還不是我囊中
之物,我定要教這妖女知道我是更好的男人。」

  眾人都得意地笑了起來。

  我剛要撤走靈能,美麗的女將雪芝道:「我還有個很有趣的提議。」

  眾人愕然向她望去。

  雪芝道:「我想先試試他,若我真的被他媚惑了,以大法師的神通,必可為
我解除禁制,雪芝便可將他的真相揭出來,若他只是以普通愛情手段對付我,
更可證實他真是蘭特,那時我們便能以種種方法迫他落敗逃走,例如化去他的
面具,再加追殺,不是更省時間精神嗎﹖」

  狂雨眼中精芒閃起,大笑道:「不愧是我的好徒兒,就如你所說吧﹗」

  我心中暗凜,這些人真是不好對付,帶著憂喜交集的心情,讓靈能悄悄退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