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錦緞  
 
                         星河  
 
    有理由認為,薩拉星文明對自身星球的考察遠遠落后于他  
們的紡織工業。因為“薩拉”一詞在薩拉語里的意思就是“錦  
緞”,薩拉人用最先發展起來的紡織產品命名了他們所居住的  
行星。  
    從表面上看起來,薩拉星与地球別無二致,距离甯P不遠  
不近,溫度适宜不高不低,總之諸如此類,具備了產生人類型  
智慧生物的各种條件。因此當星河第一次踏上薩拉星的時候,  
他覺得似乎回到了自己剛剛离別的家鄉。  
    到處風景宜人,陽光燦爛,在繁華的都市街衢里,流溢著  
熙攘的人群,相互訴說著在整個星球普及推廣已久的世界語─  
─薩拉語。  
    但是很快,星河的這种認同感就被親眼目睹的現實所打碎,  
因為他看到了薩拉星的水体。  
    紅綠藍黃五彩繽紛的湖泊,棕青橙紫五光十色的河流,以  
及各种顏色的雨水、雪花、冰凌、霧气……形形色色,不胜枚  
舉。  
    最后,星河終于看到了薩拉星的大海。  
    這可真是一片名符其實的牛奶海。星河在心里思忖道。乳  
白色的液面在陽光的照射之下,反射著洁白耀眼的眩目光芒。  
    五顏六色的水体!  
 
    早在一個世紀以前,地球人類便与薩拉星文明取得了聯系。  
當所有的外交禮儀都徹底進行完畢之后,最后剩下的文化交流  
領域就只有自然科學研究了。  
    眾所周知,兩顆星球上的文明具有兩种截然不同的科學体  
系。在星河看來,在表征物質結构和變化的化學方面,這一點  
尤為明顯。  
    薩拉星几乎沒有無色透明的水体,這已經是一個顯而易見  
的事實。但是,沒有任何理由証明,薩拉星上的水不是純淨水。  
所有的分析都表明,“薩拉水”的組成也是雙氫單氧,化學式  
絕對也是H2O; 此外還有許多与“地球水”完全一致的共性特  
征:水分子是非直線型的;由于氧原子的電負性大于氫原子,  
因此O─H鍵是极性鍵,水分子對外顯出极性;等等等等。但是,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這里的水就是會呈現出無數种多姿多彩的  
顏色。  
    薩拉自然科學家對此的解釋是氧原子的种類不同。可是,  
按照地球化學家和物理學家的認真分析研究,認為這些氧原子  
沒有絲毫不同。但是薩拉自然科學家不同意,他們認為其表面  
特征──顏色──就是區別。這時地球哲學家站出來幫忙辯解  
說,表面特征決定于內在本質,正因為生理結构的不同才決定  
了不同人种的膚色,比如我們人類。可思維方式決定著科學研  
究,薩拉社會科學家有力地反駁說,你們地球上每個人的腦构  
造都是相同的,可為什么產生的思想卻不同呢?  
    一百年來爭吵不休。  
    現在,人類的使者星河來了。之所以派他來是因為他是目  
前全球最有希望榮獲諾貝爾獎的物理學家,而他之所以有可能  
獲此殊榮又正是因為他即將前往薩拉星進行科學考察。當然星  
河此行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在揭示彩色水体結构的  
同時檢驗其純洁性,如果獲得滿意的效果,將對地球大有裨益。  
    毋庸諱言,地球上的水体已污染嚴重。  
    于是,星河開始了漫長而艱巨的研究。光譜分析、物化分  
析、結构分析……經過一系列長時間的研究,星河終于得出了  
一個惊人的結論:在“薩拉水”氫与氧之間的共价鍵處,有一  
個极小的粒子。  
    星河發現,在氫氧原子共用的那兩對電子當中,有一個反  
复游移不定的微小粒子,由于它的尺度极為微小,因此顯示出  
的波動性遠大于粒子性。而這种波又具有差异微小的頻率,正  
是這种頻率的差异決定了“薩拉水”不同的顏色。  
    這种粒子被星河理所當然地命名為“薩拉色子”。  
    薩拉色子總共有256种頻率,也可以說是有256种微粒子。  
它們成為宇宙這一方唯一存在的基本粒子。盡管它們不能單獨  
构造物質,卻能夠在氫氧結合的狀態下決定水体的各种顏色。  
但是目前還沒發現在其他共价鍵或离子鍵中發現這种粒子,也  
沒有在非水的化合物中發現它們的存在。很顯然,這种結合是  
极為特殊的,只有在雙氧單氫結合成液態水的條件下才能結合  
到薩拉色子。也許,這還取決于水分子中兩個O─H鍵之間那  
104.5度的鍵角。  
    事實上,整個自然界──或者嚴格地說,在薩拉星的自然  
界──不存在游离態乃至任何狀態的薩拉色子物質。  
    但是這一結論的產生,至少可以証明宇宙并不是在任何地  
方构成物質的基本元素都相同。  
    遺憾的是,由于思維方式和科學体系的區別,薩拉人自己  
沒有發現薩拉色子并得出上述結論。星河發現了薩拉人沒能發  
現的東西。  
    同時星河証明,薩拉色子正在變得越來越稀少。它們形成  
起來如同鐘乳石一般遲鈍和緩慢,而且還必須有足夠体積的不  
受污染的純淨水体賴以維持。換句話說,每完成一個薩拉色子  
的全部成長過程,都至少需要一個中等湖泊的純淨水体。  
    而薩拉色子的“死亡”速度似乎又過于快捷了一些,因為  
任何兩种頻率的薩拉色子都具有互補性。一般來說,我們理解  
的對立概念是正負、陰陽等等,但對于薩拉色子來說卻是獨特  
的兩兩對立。在水体相互融合時,任何兩种薩拉色子都會湮滅,  
使水恢复原有的清澈。但是,与此同時,它所釋放出的能量也  
造成了一道天然屏蔽,使得這一反應不會繼續進行下去,從而  
保護了薩拉色子的其他兄弟姐妹免受融合滅頂之災。而且,這  
一反應在一般情況下不可逆轉。  
    這道因薩拉色子湮滅而形成的天然屏障──星河稱之為  
“薩拉色子幕”──恰恰具有全方位阻礙水体繼續被污染的作  
用。  
 
    當星河返回到闊別已久的地球時,他如愿以嘗地獲得了諾  
貝爾物理學獎提名。但他并沒有坐等授獎名單的最后公布,便  
急于著手將薩拉色子實用于地球。  
    然而這時他卻被告知,地球上已經沒有一處他所要求的面  
積的干淨水域以供他進行培植薩拉色子的實驗了。  
 
                  ──原載《知識就是力量》1998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