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 題: 《永琲漸糽R》(星河)
發信站: BBS 水木清華站 (Mon Jul 27 08:14:10 1998) WWW-POST 
 
 
 
                      永琲漸糽R  
 
                         星河  
 
                          一  
 
    鄧林已經一個星期沒在网上露面了,這實在令郭威感到不可  
思議,因為据他了解,鄧林決不可能离開网絡這么長時間,這就  
像魚儿不可能离開水生活這么久一樣。上個月鄧林去北戴河,還  
在當地的网絡咖啡屋給郭威發了一封E-mail(電子郵件)呢。  
    郭威是半年前在网上結識鄧林的。當時郭威的電腦不慎染上  
了名為“大腦舞台”的病毒,一向自詡電腦高手的郭威這回卻束  
手無策。于是他不得不在网上求援,很快便得到了各种各樣毫無  
作用的幫助方法──或者僅僅只是安慰。結果只有這名自稱鄧林  
的人傳過來的軟件行之有效。郭威很感激他,同時認定他是比自  
己更高的高手,后來郭威還為此和他開過玩笑:  
    “‘大腦舞台’病毒就是您老先生的杰作吧?至少是傳播者!  
要不怎么只有閣下才有對策?交代你的真實姓名!”  
    “我可不是什么老先生,不過卻有一個老先生的真實姓名。”  
對方很快發回信息。“我的真實姓名叫呂洞賓。”  
    當時鄧林發完信息就退出了,郭威過了好半天才回過味來,  
這不是在罵自己是“咬呂洞賓的狗”嗎?哼,鄧林肯定是大笑著  
下网的。  
    鄧林是不會輕易离開网絡的。郭威心想。有他自己的話為証。  
鄧林總是在表示自己特點的名字后面張貼這樣一句贊美网絡的宣  
言:“這里的微笑比較持久,這里的握手比較有力。”后來郭威  
才知道,這本來是描寫一個發達的沿海城市的話。  
    “這儿就像我的另一個家。”有一次鄧林在与郭威對話表示。  
“你們逢年過節不是總要去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家嗎,和這個道理  
一樣。”  
    “你沒有內外祖父母嗎?”郭威剛發出這句玩笑就有些后悔,  
因為也許鄧林父母的上一代已經去世,這樣問是不好的。  
    “有,可我是外星人,他們的家分別在金星、火星、冥王星  
和彗星上,回去一趟不太容易。”這是鄧林說話的標准方式,十  
句里有九句是在開玩笑。  
    “下面你還會說你是來地球考察的。”郭威早已習慣了鄧林  
的語气。  
    “你真是一個具有洞察力的地球孩子。”鄧林繼續寫到。  
“我的目的就是要把地球上的信息全部帶回我們星球,然后再來  
打你們。”  
    郭威開始發笑。“如果只有您一個人干的話,等你變成白胡  
子老爺爺時也搬不完。”  
    “大錯特錯,我只要一根金屬棒就能把地球上所有的知識都  
帶走。”  
    郭威笑得更厲害了。  
    “不信?”對方仿佛能夠听見郭威的笑聲似的。“那我來給  
你講個故事。”  
    下面就是鄧林講的故事:  
    一名外星人聲稱靠一根魔棒就能帶走人類積累了數千年的知  
識,地球人不信,于是外星人解釋說:我們假設地球上所有知識  
都寫在英文版的超級百科全書里,現在我給26個英文字母編上  
號碼──A是01,B是02,……,Z是26,a是27,……;再加上  
10個阿拉伯數字和一些常用標點及符號,比如“0”是90,“.”  
是60,空格是00,轉行是88,……,等等等等,那么百科全書中  
的任何一段語句就都可以被看作是一串數字, 例如“A quick brown  
 fox jumps over the lazy dog.(一只伶俐的棕色狐狸跳過這只懶惰  
的狗。)”就可以被寫作“0100434735293700284441494000  
3241503647394245004148314400463431382752510030413  
360”;而整部百科全書則是一串長長的天文數字。但是請注意,  
無論這個數字多長,它的“長度”仍然是有限的,只要我在它前面  
加一個小數點,它就會變成一個小于1的純小數。 我只要把這根金  
屬棒的長度看作1,利用足夠精密的儀器總能在它上面找到一個點,  
使它的坐標恰好等于這個小數。等我回到自己的故鄉星球后,再  
利用儀器把這個點找到,并把它還原成那個小數,整部百科全書  
就會立刻被‘翻譯’出來。”  
    郭威十分詫异,因為鄧林說的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當然啦,要想找到這個點,需要比針尖還要細上無數倍的  
工具,因此很難辦到。”鄧林做出結論。“可是現在,控制論專  
家們卻有可能做得更好,而我爸爸就是一位控制論專家。”  
    郭威非常惊訝,連忙詢問如何做到,可鄧林卻賣關子不肯說。  
后來郭威又連續追問了几個晚上,鄧林不是說什么方法還不完善,  
就是說郭威听不懂,因此郭威也就沒再追問,誰還沒點自尊心嘛。  
可是現在,新聞發布人卻失蹤了。  
    郭威開始給所有熟悉的网友發E-mail,問他們近來有沒有鄧  
林的消息,回答卻都是“我們也在找他”。看來鄧林人緣還不錯,  
有不少人惦記他,可惜卻沒人知道他的下落。  
 
                                      二  
 
    郭威孤獨地走在陽光洒瀉的大街上。在他的周圍,春意已經  
顯露,整個城市正在蘇醒,不像春節前后,在偏僻些的街道上几  
乎見不到一個人影。  
    現在郭威眼前的街道就是偏僻而陌生的,他只記得小時候好  
像來過這里一次,不過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由于郭威一路  
上都在東張西望,結果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身上。  
    “對不……”郭威還沒道歉完就自己搖搖頭,因為他撞的是  
個郵筒。沒有生命的郵筒是不會回應他所傳達的任何信息的。  
    郭威到這里是為了尋找鄧林。  
    昨天晚上,郭威再次不抱任何希望地“敲打”鄧林的信箱,  
沒想到居然得到了一句回音:  
    “沒把我忘了吧?”  
    “你這些天跑哪儿去了?”郭威急忙動手發問,全然不顧网  
絡中例行的客套。  
    “近來我臨時有事外出,使用電腦不便,暫時沒能与大家聯  
系,十分抱歉。”  
    “你到底在哪儿?”郭威繼續問道。  
    “我現在使用電腦仍不方便,暫時不与大家聯系了。”  
    “你等會儿……”郭威急忙按鍵,可一時竟不知該說些什么,  
就這么眼看著鄧林溜下了网絡。  
    直到這時郭威才發覺不對,因為上述語言根本不像鄧林平時  
的風格──除了第一句。這根本不像是對話,倒像是對方給來訪  
者的留言。  
    鄧林“講話”總是繪聲繪色的。郭威不禁陷入回憶。他有時  
說話愛開玩笑,有時又娓娓道來,比如上次他在解釋“虛擬現實”  
技術的時候……  
    “一位神父怀著崇敬的心情走進一座具有古代風格的宏偉教  
堂,一邊听向導解說,一邊沿著走廊向前走,同時觀賞著四周那  
高聳的圓柱。接著兩人又來到室外,突然盤旋著升上了天空;他  
們飛過教堂的屋頂,圍著鐘樓旋轉飛翔,最后又慢慢越過圓頂落  
回地面。”  
    郭威看得几乎入迷。  
    “其實這位神父從來也沒有到過這座法國東南部城市郊外的  
教堂,因為它早在180年前就已經倒塌了,唯一保留下來的只有  
馬廄。其實在整個‘參觀’過程中,神父本人根本就不在法國,  
而他的向導也一直沒有离開過法國首都巴黎。這次旅行完全是依  
靠電腦网絡中的一种功能進行的,利用這一功能,任何人只要頭  
帶一种特殊的裝置,就能像真的一樣享受到這一美妙的教堂游  
覽。”  
    “這是科幻吧?”鄧林講完很久,郭威才故事中出來,不過  
他馬上給自己的話做了補充。“但很快就會成為現實。”  
    “根本不對,因為這一‘旅行’早在1993年就在一次電腦會  
議上被表演過了,它就是所謂的‘虛擬現實’技術。”  
    …………  
    郭威試著再次進入了鄧林的信箱,果然發現留言一點沒變。  
    于是郭威決定著手尋找鄧林。  
    要想在現實中找一個网友很不容易,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他的  
任何特征。一個网絡中的英雄,在現實中也許只是個懦夫;一位  
网上智者,也許只是生活中的一個傻瓜;甚至有這樣一种說法──  
“在网上沒有人知道你是一只狗”。  
    郭威自然有郭威的辦法,他開始追蹤鄧林的電話號碼。這對  
一般用戶來說也很難辦到,但郭威有個小軟件,可以自動跟蹤對  
方的電話──即使是憑對方的留言也行。他以前沒對鄧林這樣做  
過,他覺得在网上應該互相尊重,而且誰知道對方是不是也能監  
視他的行為呢。  
    很快,郭威得到了鄧林的電話。下面的問題就簡單了,郭威  
開始在一張電話號碼光盤上查詢机主的名字。電子信息檢索就是  
方便,否則就要抱著那本厚厚的電話號碼本計算筆畫了。  
    机主姓沈,這并不奇怪,這也許是鄧林媽媽的電話,也許鄧  
林爸爸姓沈而鄧林是隨母姓,也許鄧林在网上用的根本不是真名。  
接著郭威又根据電話的局號查出了地區,好在爸爸的資料很  
多,擁有各种地圖光盤。  
    可下面怎么辦呢,總不能挨家挨戶地去敲門吧?据說在美國,  
如果你不按期交費,不但會登出電話號碼,還會把家庭住址  
什么的都登出來。  
    但當時郭威還是決定,利用第二天沒課的下午去那個地區轉  
一趟。  
    于是今天郭威就來了,可到了之后他便發現,自己這純粹是  
一种盲目的舉動。  
    街道上熙熙攘攘,陽光下人流如織,怎么可能找到一個從來  
沒有見過面的人呢?郭威站在過街天橋上面,俯看著下面川流不  
息的車輛,一輛救護車在車流中費力地左右穿行……郭威突然覺  
得自己有些耽誤時間,大家都在忙忙碌碌生活和工作,而自己卻  
毫無目的地在這里閑逛。郭威決定回家了。  
 
 
                                      三  
 
    這是一個最新版本的即時戰略游戲,也是郭威近來最愛玩的  
游戲。游戲從人類的遠古時代開始,部落民們采集漿果,狩獵野  
獸,繼而一步步地發展進入到農耕文化、青銅時代和鐵器文明。  
當然,在文明的發展歷程中不可能沒有沖突,因此在眩麗的畫面  
中也充滿了戰火和硝煙。  
    郭威現在正手忙腳亂地修筑抵御外敵侵略的城牆,已經快堅  
持不住了。郭威本想請求盟軍支援,可他發現盟友也一樣焦頭爛  
額,已經自顧不暇了。  
    這個游戲的一個优點就在于它可以聯网作戰,网上的几個玩  
家既可結盟也可對峙。以前郭威總是与鄧林結盟,只要兩人攜手  
肯定戰無不胜。他們曾以二對六,照樣大獲全胜。  
    一想起鄧林,郭威的心情便黯淡下來。如果鄧林在,自己決  
不會落到如此下場。想到這儿郭威頓時失去了興趣,下意識地擊  
鍵准備退出。直到命令快打完時,他才意識到自己要打的指令竟  
然是“投降”!  
    唉,怎么會變得這么消沉。過去既使玩不下去,也決不會  
“投降”,一定會以一种更悲壯的形式退出游戲──“自殺”。  
    郭威決定保留自己的气節,重新輸入命令。可這次他又沒能  
輸完,因為屏幕中央突然傳來一句熟悉的問候:  
    “沒把我忘了吧?”  
    “你這些天跑哪儿去了?”郭威頓感惊喜交加,卻故意怨气  
沖天。  
    “因特网上出了點事,國際刑警組織找我幫他們的忙。”  
    這才是真的鄧林。  
    “國際互聯网上的网絡聯合國是不是還請你調停國家間的信  
息沖突?”郭威回敬道。  
    鄧林說的“因特网”和郭威說的“國際互聯网”是一回事,  
但他們一般很少進入國際部分,只使用國內的中文网。一來英語  
不靈,二來費用太貴。發發E-mail還行,要想查詢國外圖書館  
可就花不起了。  
    “嗨,也就是斡旋一下。”鄧林依舊大言不慚。  
    “別順杆爬了!還不快幫幫我。”  
    今天玩家人數不多,總共只選了六個文明,其中兩個文明還  
是由電腦控制的,另外兩個文明則空著,而且他們在游戲前便設  
成了隨時可以加入新玩家的狀態,因此鄧林十分容易地就加入了。  
當然,當其他玩家正在紛紛進入鐵器時代時,鄧林還得從頭發展  
起,這就要求他必須有點水平,以及郭威在經濟上的援助。  
    “鄧林,先別管你旁邊那個文明,它是電腦控制的,比人控  
制的弱智多了。”郭威對新盟友指手划腳。“先把胖仔控制的那  
個干掉,他已經開始修建奇跡了!”  
    “我這就去。”鄧林應道。“不過──”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要說什么,現在不是討論的時候!”  
慌亂中郭威一連打錯好几個字。“小心,又有一隊鎧甲騎兵正向  
你方移動!”  
    郭威當然知道鄧林要說什么。他一邊操縱自己的巨弩部隊協  
助鄧林攔截來犯之敵,一邊回想著他与鄧林的爭論。即使在如此  
緊張的情況下,當時的對話還是歷歷在目。  
    那是在鄧林講過魔棒故事之后沒几天,兩人又討論起有關人  
工智能的問題,最終難免涉及被大多數人重复了多次的“机器能  
否戰胜人類”這一命題。郭威當然是“人定胜机“的擁護者,可  
鄧林卻不以為然,而且最后他還走得更遠,竟然認為人類并不是  
簡單的戰敗,而會成為進化中的一環。  
    “我給你念一段爸爸的資料:人類只是自然界數億年來無目  
的‘實驗’的產物,在許多方面發展得并不完善,有必要進行改  
進。改進的途徑有許多种,比如利用物理或者生物化學等方法,  
科幻小說中就經常出現這樣的情節:人類被裝上金屬肢体,或者  
通過手術改造得更加強壯。但這些方法都有局限性,因為更換器  
官只是對人類身体的修修補補,生化研究也只是對自然界的簡單  
模仿,而且大家都知道,任何生物都有它的發展极限,再怎樣改  
進也不可能超過它。因此,我們需要另外一种方法。”  
    …………  
    冒火的石彈飛過來了,郭威從回憶中惊醒,急忙操縱著鎧甲  
士兵對付敵人的投石車。好在對方已是強弩之末,這是他最后一  
支強大的部隊。很快,“郭威•鄧林聯合軍”便乘胜追擊,一舉  
拔掉了對方的文明据點。  
    “沒發覺我和以前有什么不同吧?”鄧林一邊操縱著魔法師  
用兵不血刃的方式轉換著對方的建筑,一邊還不甘寂寞地与郭威  
聊天。  
    “你要是能變,整個网絡就都使用世界語了。”郭威難以掩  
蓋与好友重逢的喜悅。  
    游戲之后,鄧林告訴郭威:前几天他出了個小車禍,住了几  
天院。郭威向他表示慰問,并祝他早日恢复健康。  
    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  
 
                                      四  
 
    鄧林出車禍后,郭威几次表示想去看他,但都被謝絕了。郭  
威感到不理解,莫非他長得特別丑嗎?就算真是這樣也沒什么嘛。  
不過郭威也知道,一般來說网友都是很難見到面的。  
    一天晚上做完作業已經很晚,郭威沒進网絡,伸懶腰打哈欠  
准備洗臉睡覺。可當他從盥洗室回到房間時,突然發現气氛有些  
不對──  
    電腦自己啟動了,其中的電視卡沒人遙控就來回調換頻道,  
連著“貓(調制解調器)”的電話響個不停,拿起來后卻听不見  
有人說話。整個房間里仿佛有個幽靈在游蕩。  
    因為幽靈确實存在。  
    屏幕上開始出現字跡,一行行地緩緩地閃過。可惜郭威的電  
腦沒有語音平台,否則它大概還會用一個少年的口吻把這些話說  
出來,第一句就是──  
    “沒把我忘了吧?”  
    “這么晚了你要干什么?”雖然郭威已認出“來人”,但還  
是不明白對方怎么能啟動他的電腦。郭威看看表,已經快12點  
了。“非要打扰別人休息不可?”  
    “我可是第一次打扰你。”  
    “你不是鄧林?”郭威十分惊訝。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對方回答得飛快,遠遠超過  
郭威的打字速度。“但我比過去的鄧林更鄧林。”  
    “這是什么意思?”郭威摸不著頭腦。  
    “你會明白的。”郭威似乎感覺到對方正在露出一個狡黠的  
笑容。“還記得‘虛擬現實’技術嗎?其實那并不是真正意義的  
虛擬現實,我們需要真正的數字化生存。我的話好理解嗎?”  
    “挺費勁的。”郭威實話實說,但他明顯感到,這個“鄧林”  
肯定有重要事情對他說。  
    “那是因為我還不太習慣你們的語法,慢慢就會好了。”  
“鄧林”繼續說道。“還記得魔棒的故事嗎?既然百科全書能編  
碼,人的思想也就能編碼。只要把我們的每一個想法、每一個行  
為都編成信息,就可以儲存在電腦里面。這樣,人就可以在网絡  
中存在下去了。當然,這比百科全書要复雜得多。”  
    “你是說……你已經把自己的意識輸入网絡了。”郭威感到  
難以置信。  
    “其實早就這樣了,從上次聯手玩游戲的時候。”“鄧林”  
解釋道。“從那以后,一直都是我──鄧林的電子意識在与你們  
對話,真的鄧林只在旁邊做些小的修改。直到剛才,我才真正脫  
离了鄧林。”  
    “可你為什么要這樣做?”郭威不明白。  
    “說來話長,但可以簡短地告訴你。就在几分鐘前,鄧林已  
被送往醫院。鄧林得的是晚期腦癌,現在已進入生命的最后階段,  
在此之前一直都在家里靜養。”  
    郭威突然感到一陣心痛。因為他知道,所謂“靜養”就是  
“等待生命結束”。  
    “他在哪個醫院?”  
    郭威并沒有等待回答。知道了又有什么意義?這么晚了,父  
母是不會讓他出去的,尤其是為了一個從沒見過面的人,他們不  
可能理解。想到電影中的人總是在深夜為好友沖上街頭,郭威覺  
得十分羡慕。  
    “鄧林臨走時把自己的全部意識都輸入了网絡。從此,我就  
是鄧林。”  
    郭威沒有回答任何信息。  
    “郭威,你還在嗎?這是鄧林留給你的一封信。”  
    屏幕上的字跡開始向上移動。  
 
郭威:  
    你好!  
    有關我的情況,“鄧林”──我的電子意識會向你和其他朋  
友解釋,但我還是想最后与你說几句話。  
    三個月前,我被确診為晚期腦癌,但我不愿讓网上的朋友為  
我難過,所以沒有聲張。車禍的事是騙你的,當時我在醫院做保  
守治療,而且沒能成功。在那之前的北戴河之行也是為了治療。  
我知道不久就會离開你們,所以沒有告訴你們真實情況,請原諒  
我。  
 
    郭威的心頭掠過一陣難過。  
 
    我的生命就要結束了,但爸爸的研究給了我一線希望,于是  
我就做為第一個試驗者同意接受意識編碼和輸入,也許我能在网  
絡中繼續“生存”。可后來從爸爸的臉色上看出,實驗并不理想,  
也許,我的電子生命也不會支持很久?  
    在我的電子意識中,有關我個人的東西是封閉的,也就是說  
別人是不能查詢的;但是,有關我的經驗積累,有關我的知識儲  
存,大家盡可以使用。如果對大家有用,我也就知足了。  
 
    郭威的鼻子開始發酸。  
 
    我的真實姓名叫沈宁,這是我的照片。  
 
    郭威惊訝地發現,鄧林竟是一個女孩子!漂亮,純朴,看起  
來非常聰明。  
 
    鄧林的名字,來自夸父追日的神話。  
 
    郭威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淚水一下便涌了出來。  
 
    在那非常非常遙遠的時代,有一個叫夸父的人發誓要追上太  
陽。半路上他口干舌燥,一口喝干了黃河和渭水,可他還是覺得  
不夠,又向北尋找水源,終因气力不支而死。在倒下前的最后剎  
那,他拋出了自己的手杖,化作一片果林,以解后行追日者的干  
渴,后人謂之曰鄧林。  
    也許我關于電子意識的試驗,可以像鄧林一樣給后人留下一  
些用處。  
 
    面對那張跨越時空的美麗面孔,郭威禁不住淚流滿面。  
 
                                            ──原載《東方少年》1998年第5期  
 
 
(雖然發在少儿刊物上,或許姑且還能一看?由于帶有科普性質,  
所以其中不似网絡之處或者弱智解釋還望包涵。另外其中的長數  
字部分《東方少年》沒用,所以在這儿看著与《一則報道》有點  
重复,其實星河沒敢多騙稿費)  
 
 
-- 
※ 來源:•BBS 水木清華站 bbs.net.tsinghua.edu.cn•[FROM: 202.96.44.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