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的生日禮物  
 
                                                   星河  
 
    我環繞著新月傳輸站徘徊漫步,佇立在人造雨中,讓蒙蒙  
細雨毫無阻礙地穿過衣衫。透過淅瀝的水幕,站前日期牌上的  
“5月19日”模糊不清。  
    上一站是冰冷的冥王星,下一站是酷熱的水星。我的工作  
是管理和測定太陽系內無形光纖的軌跡,以開辟新的電子意識  
傳輸路線,為后來的旅行者設計更為波瀾壯闊的旅程。在星際  
間電子道路上布滿了我的足跡,有了我們的工作,才會使宇宙  
間熙攘喧囂,星座中回蕩歌聲。我們浪跡天涯,從不對哪里流  
連忘返,或生出無端眷戀,一如現在我在月球上的中轉停留。  
    雨過天晴,陽光洒瀉。一群豆蔻年華的少女飄過我的身邊,  
散發出一片青春芬芳。  
    “回地球嗎?攜帶一下?”  
    我馬上理解了那抹晶瑩目光中的意思。要年滿16周歲才被  
允許使用電子意識做級別高于星內旅行的星際旅行,目前卻必  
須由大人陪伴。她的同伴們已各自找好了順路的攜帶對象,年  
長者或者分文不取,或者鐵面無私,原因都是因為他們也有同  
樣大小的儿女。若不是現在游人稀少,她們本不愿找我這种年  
輕人攜帶,因為往往要价不菲。我故意含笑不語。  
    “條件很高?”她笑問道。  
    我搖搖頭。“只希望能參加你們的郊游。”我指指她的行  
囊。水星線路尚未開通,中轉尚需几個小時才能辦妥。我愿意  
利用這段時間,与她們一起去呼吸春風气息,沐浴春光色彩。  
 
    傳輸室開始象征性的加速,人類意識的正常運營就仰仗著  
這小小隔間的庇護。朦朧中指示牌上紅色數据跳躍不停,被傳  
送者仿佛一尊尊雕塑造型。  
    自從有了電子意識的數据性傳輸,人們的旅行能力就接近  
于無限,飄逸的意識四下飛馳,無處不在。假如你在月球生活,  
而每天需到火星工作,那么只要把自己的意識与電腦网絡連通,  
就能保証每晝夜被“發射”一個來回。你那暫時失去了意識的  
身体仍然位于月球家中,而“意識”卻在火星上指導工作。說  
是指導,是因為你無需動手也不可能動手,思維的指令將控制  
電腦從事工作,哪怕你的工作是最原始的种地或煉鋼。當然,  
這一功能更美妙的用途還包括旅游,正像廣告詞中的吹噓那樣:  
既舒适又安全。眾所周知,這一工程的技術基礎,就是上個世  
紀開發的電腦网絡“虛擬現實”。  
    我之所以想与她們隨行,一方面是為了感受春意,一方面  
也想借机追憶似水年華,選一個特殊的視角回眸往昔的故鄉。  
自從外太空被開發成功,地球就成為一個被永久保護的文明古  
跡,所有的机构都移向別處,所有的居民都遷往他星,只留下  
极少的研究者孤守陣地。以實体身份到回歸故土被絕對禁止,  
因此電子旅行在地月系統最先得以風行。為了測定電子意識的  
傳輸路線,我曾在那片失去了現代技術設施的土地上穿梭跋涉,  
披荊斬棘。可以說地球上的每一個角落,都有我撕碎的青春顏  
色。那里硬澀的海風曾把我的心吹得腥咸,當初拋撒在海灘邊  
的記憶肯定已被那潮汐不止的浪濤沖走。后來,它也曾如電影  
膠片般多次清晰地出現于我的夢境,每次我都固執地認為我已  
在夢中完整地書寫了一篇构思奇特而主題傷感的散文,但由于  
疲乏的大腦難以貯存,我不得在夢中反复地一一重复每一句具  
体的描述和謳歌,但醒來后腦海里依舊空白一片。  
    我的沉思被一次次中途停站打斷,瞬間的傳輸顯得如此悠  
悠漫長。  
 
    秀美的蔚藍色行星啊,你是生命的源泉与搖籃,你是人類  
永琲漪G鄉。你曾被無數詩人所詠嘆,可再美的詞藻在你面前  
也會黯然失色。  
    山比以前更綠。浸染著墨綠色的落葉,用它們勃勃的生机,  
濾掉噪音,掩埋泥土。初生于湖面冰凌破碎聲中的小草,如今  
已開始茁壯。無名的小花,也成長為美麗的裙裾。然而,這里  
已看不到原來那錯綜复雜的机器群落,以及大小金屬构件构成  
的城市街衢,高聳入云的樓宇大廈和飛架天穹的超級立交也如  
雨霧輕煙般消散殆盡。在宇宙浩瀚的畫卷上,大自然永遠是難  
以完工的舞台背景。我放眼尋覓,仿佛一名地道的他鄉异客。  
    四周是土丘綠地,歡騰跳躍的小溪一邊迎接致意一邊歡快  
地奔向遠方的湖泊。電子意識聯通器告訴我,這里是著名的旅  
游胜地;無論是否有游人,它總是在這里默默流淌,聲聲歌唱,  
白天和陽光偎依相處,晚上与群星說話作伴。而她告訴我說,  
這里就是今天的目的地。  
    淡天薄幕,白雪冰封在遠山之巔,山間小徑依稀可辨。在  
如鏡水面的背景下,几根蘆葦迎風搖曳。湖畔悠舟,閑散恬靜,  
宛如一幅洋溢著明快和諧的彩色畫面。  
    我們一下午都被一种彌漫于周圍世界的溫馨牽領著,走過  
生机昂然的世界。融進濃郁的春色,傾听潺潺的溪語,采摘路  
邊的花束。飄落的花蕊很靜很靜,但流水卻告別的很急很急。  
盡管也時時揚起風塵,但春風好溫好柔,只在靜水上刻下道道  
漣漪,更多的還是陽光和明媚。這是一處容納清純的角落。  
    我們席地而坐,同行的女孩紛紛拿出禮物,原來今天是她  
的生日。除了她和一名女友居住在月球,其他人分別來自火星、  
金星和土星与木星的衛星,約好在桂宮集合中轉傳輸。因此她  
們的禮物也只是一些光學幻像。  
    “你送給我什么禮物?”  
    她笑靨盈盈,我几乎是在一瞬之間便決定了我將饋贈的禮  
物。  
    “我事先沒准備,給你講個故事怎么樣?”我微笑著開始  
講述。“有一位電子意識傳輸管理員……”  
    那夢幻般神奇的經歷,很快便讓我比听眾更快地沉浸于它  
惊險的情節中間。可直到她們修養很好地听完之后,她才微笑  
著告訴我說,這個故事早已廣為流傳。  
    “我還以為只在我們傳輸管理員當中流傳呢。”我十分尷  
尬,自嘲中露出了真實身份。  
    “你是電子意識傳輸管理員?”她十分惊訝。“這么說你  
有攜帶多人旅行的能力?”  
    我不得不含笑承認。  
    “太棒了,今天咱們可以玩到很晚,用不著再赶在高峰期  
到傳輸站去求人了!”  
    她們頓感歡欣鼓舞,十分羡慕地傳看我的管理員証章。我  
打開電子意識聯通器,發信詢問我的歸期。  
    “你們就那么想獲得星際旅行的能力嗎?”  
    “簡直是夢寐以求。”她唇語呢噥,仿佛在咀嚼著期待。  
    “好像還應該有些實物禮品才對。”同行的一位少女撫摸  
著我的証章說道。  
    的确,她們的禮物在展示之后,都將通過漫長的星際郵路  
送到這位少女手中。沒有人選擇信息型的禮品,只為了在這個  
電子時代保持一份心底的真摯。  
   “你們覺得只有實物型的禮品才最有用處嗎?”我不由發  
出疑問。  
    “不是有用處,而是有意義。”她們回答得异口同聲。  
    “可是証章卻不能做為禮品。”盡管我知道她們十分失望,  
但還是一語道破她們的心思。“我送你一支花吧。”  
    “花可誰都可以摘到。”看著我從身旁的草叢中摘下一支  
美麗的鮮花,她說。  
    “你們說過,禮物只是為了具有意義。”  
 
    電子意識聯通器發出無聲的震動,傳達著我已可以動身的  
信息。我該走了。  
    “哎,你不能走呀,沒人攜帶我們可回不去的。”  
    “那你們就申請救援吧。根据身份號碼上的居住地信息,  
救援人員肯定會把你們送回去的──頂多被家長罵上一頓。”  
    恐怕沒有任何語言能夠描述她們此時的心情,我只听到一  
句“這個人可真坏。”  
    我駐足回首,眺望遠方遲遲不肯擁吻地平線的火球。我看  
過無數充滿魅力的宇宙風光,沒有一處能胜過地球黃昏這透過  
濃霾厚霧的血色夕陽。  
    我開動電子意識聯通器,在她們眼前倏然消逝。我沒必要  
前往傳輸站,上午我只是想体味一下普通游客的感覺。  
    當她們真的用自己的電子意識聯通器申請救援時,网絡中  
的控制員就會告訴她,她是有能力自己返回的。而對于其他人  
來說,她已經是擁有攜帶多人能力的成年人了。  
    作為一名電子意識傳輸管理員,我有提前賦予少年星際旅  
行的權利。而且我相信,她也具備這一能力。  
    這才是我真正的禮物。  
    而這次旅行,將做為一個美好的回憶保存在我的大腦皮層  
當中,永遠不會被抹去。但愿五年以后,我能參加她正式獲得  
星際旅行權利的成人儀式。  
 
                 ──原載《知識就是力量》1998年第5期  
       (這是星河送給重慶一位小科幻迷的生日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