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水木清華站︰精華區

發信人: wj2 (乖乖), 信區: SFworld
標 題: 生殺欲奪
發信站: BBS 水木清華站 (Sat Oct 18 17:25:25 1997)


生殺予奪

星河

    可以認為教授是我和黎明用私刑處死的,不過就 
當時的情況來看這也并不為過,因為面對一個瘋子你
別無選擇。當時教授的魔掌距“卡伯”的主毀鍵僅一
指之遙,与其讓全球陷入癱瘓,不如舍此一人,于是
我和黎明手中的槍同時發言了。
    我們的槍法本就拙劣,加之時間倉促,于是一彈
中頭,一槍穿胸,本來我們完全可以只瞄他的手就行。
    “真抱歉,游戲結束了。”我說,“您沒能控制
人類,也不可能毀滅人類。”
    “不!只不過我提前退場了!” 教授咽气前惡
狠狠地擠出這句詛咒, “記住,故事才剛剛開始!”
    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教授堪稱最优秀的控制論專家,在他的主持下我
們“全球協調管理委員會”設計的超級智能電腦“卡
伯”也堪稱最無与倫比的管理系統,全人類都在它的
協調管理下幸福生活。不過難以遏制的權欲終于使教
授走火入魔,他私自在“卡伯”系統中附加了一塊由
他控制的集成電路板。這就意味著听命于教授的集成
電路板控制著“卡伯”,而“卡伯”又影響著全人類。
尤其危險的是這种控制和影響些微到令人難以察覺的
地步,教授在潛移默化中完成了對公眾的左右。
    我和黎明足足監視了半年才發現這位導師陰謀的
蛛絲馬跡,而當他自覺暴露企圖毀机滅証時我們的子
彈又毫不留情。憑心而論,我們是有意瞄准要害開槍
的。因為与教授那樣智慧的大腦的對抗方式只能是徹
底消滅之,我們不敢冒讓他卷土重來的險。為了公眾
利益,我們別無選擇。
    我們一致認為真相必須被掩蓋,以免引起公眾不
必要的恐慌。我們處理了尸体,對外聲稱教授死于一
次事故,并贊譽他是“我們時代最偉大的科學家和最
值得尊敬的人。”
    沒有不透風的牆,偏巧教授的女儿蓉蓉是我和黎
明長期爭奪的對象,而教授又曾揚言,只要他一息尚
存,我們就只是兩只想吃天鵝肉的蟾蜍。一時間謠言
四起,紛紛傳稱我們是為了踢開絆腳石才大開殺戒。
最為精辟而又尖刻的評論引自法國革命家羅蘭夫人臨
刑前的感喟:“自由啊,多少罪惡借汝名以行!”
 
    我們只有隱遁,因為除了公眾輿論還有“卡伯”
的追殺。教授的話不幸言中,“故事才剛剛開始”;
教授雖然死了,可具有邏輯判斷能力的集成電路板還
在,教授生前所設計的机构仍在運行。
    “卡伯”本身是無辜的,有罪的是它背后的集成
電路板。我們不能毀掉“卡伯”,因為人類已日益難
以离開它的幫助??抑或說是控制。事實上就算我們
有此打算也万難突破“卡伯”周圍的電子防御系統。
几個月來我們東躲西藏,可追殺計划卻仍在有條不紊
地秘密執行著。
    “朋友,咱們投降吧。”我已被追捕得疲憊不堪。
    “投降?”黎明瞪大眼睛盯著我。
    “對,投降。”我朝他使了個眼色,他頓時醒悟,
點頭稱是。
 
    當然,這抹眼神未必能逃脫“卡伯”那遍布全球
的毒眼,這也正是我們屢遭失利的原因之一。無論我
們躲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卡伯”總能對我們的情
況了如指掌,除了我們心里想的它什么都知道。
    在“卡伯”面前我們承認了自己的失敗,并保証
愿為它效力以求保全性命。
    我們受洗禮的第一道程序是上測謊椅,原來集成
電路板不是那么好騙的。這种測謊裝置与眾不同,兼
有催眠功能。我咬緊牙關,偷偷扭動身体,同時在心
里默誦“‘卡伯’是我的主人,我將堅決服從‘卡伯’
‘卡伯’是我的主人,……”藉以迎和催眠暗示。我
仿佛墜入一個無底深淵,四周陡岩峭壁,鱗次櫛比,
我在碾軋下痛苦地掙扎……
    事畢,黎明用興奮的眼光望著我;我亦然。
    “獲得新生了?”黎明的眼神流露出難以抑制的
喜悅。
    “嗯。”我含笑點頭。
    我們被送去休息。花園里芳香四溢,寂靜無聲,
黎明悄悄問我:
    “你扛過去了?”
    “什么扛過去了?”我不解。
    “測謊和催眠呀。我知道計算机那點水儿肯定難
不倒你。”
    “你怎么還會有這种想法?我們不是已經宣誓效
忠‘卡伯’了嗎?”
    黎明一愣,旋即低聲大笑:
    “行,裝得真象!太漂亮了!”
    “什么裝得真象?原來你答應歸順是裝的?”我
惊訝万分,“我必須報告‘卡伯’。”
    黎明愕然已极,轉身想跑。我一拳將其打翻在地。
 
    “卡伯”當然很快獲悉了我的壯舉,它的視听設
備無所不在。“卡伯”的獎賞是讓我親手處決黎明,
不管怎么說這都相當殘酷,因為黎明畢竟与我相交多
年。
    黎明聞言扑向“卡伯”打算拼命,但我手里的槍
先響了。我直告訴自己手別哆嗦別哆嗦,可到了還是
哆嗦了一下,沒能一槍結果黎明。雖然我看出他似乎
有話要說,但還是迅速補了一槍。黎明的眼睛一直沒
能閉上。
    掩蓋這一猶大行為是我的唯一選擇,不過很快流
言再起,認定黎明系我所害,動机當然緣自蓉蓉,盡
管為了同一動机他也曾參与弒師。最精辟而又尖刻的 
評論引自魯迅小說《狂人日記》中狂人的呼號:“吃
人的人也會自吃……”
 
    自從手刃黎明之后,集成電路板通過“卡伯”對
我信任倍增。“卡伯”向我透露出集成電路板自身的
致命缺陷??在价值取向判斷方面所遇到的困難,說
白了就是它只會區分好人坏人,無力接受中間概念;
而它只有在完善這點之后才能真正超越并凌駕于人類
之上。它需要我的幫助,我將是在它羽翼之下苟且偷
生的最后一個高等人類,直至我自然死亡??當然它
的原話并非如此。
    我答應相助,但必須面見集成電路板,因為修改
程序必須謹慎,正如醫生不知病因貿然手術只會給患
者帶來不幸。“卡伯”表示理解。

    “集成電路板并不在我身上,它安裝在一個真正
的人的腦子里,并与之融為一体。”
    “一個人?”我不禁愕然。
    “對,她正是教授本人生命的繼續。當然也可以
認為她早已不是一個人而只是一個工具。”“卡伯”
說道,“盡管她自己一無所知。”
    我惊愕不已。我知道它所指是誰。
    我最愛的人!

    她手持一束玫瑰迎接我的到來,我怎么也沒有勇
气告訴她事實真相。我再三鼓起最大的勇气,結果最
后話還是用槍口說了出來,而且還是從她的背后。我
手哆嗦地怎么也扣不住板机,足足打了七八槍才打死
她,差點給了集成電路板以反擊的時間。她也一直沒
能閉眼。
    我無論如何也做不到告訴公眾她就是集成電路板
的具体載体,即令她完全知曉其父的罪惡企圖我也不

忍這樣做。“卡伯”的毒瘤已被切除,公眾已在未曾
察覺的情況下從真正自由和倍受奴役之間走了個來回。
我毫不激動,在我心里激情之火早已徹底熄滅。為了
公眾利益,我親手殺死了導師、摯友和戀人,現在我
有義務追隨他們而去。這不僅僅是為了心理平衡,同
時也是公正法律的必然要求。
    我祈求導師的原諒,當一條生命和一百億條生命
同時面臨威脅的時候,我別無選擇,只能舍前顧后;
    我祈求黎明的原諒,荊軻為了行刺秦王,也曾向
樊於期借用他的人頭,而樊將軍慷慨以贈;
    我祈求蓉蓉的原諒,因為我可以用生命去愛某一
個人,但我對整個人類的熱愛卻將胜之百倍;
    同時我也祈求自己的原諒,為了維護法律和公正,
必須對凌駕于法律之上而隨意生殺予奪者予以懲處,
不管他是出于多么正義而崇高的目的。
    我捧著玫瑰构思遺書,意欲披露出所有的真相,
孰是孰非歷史自有公論,同時祈求公眾把我与他們合
葬一處。玫瑰花异香扑鼻,我感到一陣胸悶,驀然間
瞥見藏在花束中的一張紙條:
    “我知道你早晚會殺死我,毫無人性的你會找出
各种借口使我步先父和黎明的后塵,我必須讓公眾得
知真相……這束玫瑰奇毒無比,自從你一接過它就已
沒有生還的可能了……”我指尖一松,紙條滑落下地。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与她合葬了,能僥幸獲得一處
孤墳野冢而不曝尸鬧市就謝天謝地了。她的遺書將把
我永遠釘在歷史書的恥辱柱上,供人們痛恨和唾棄。
我及至退場也沒能逃脫那幽靈机构的擺布,頂多算是
兩敗俱傷打成了個平手。
    但是,好在比賽就此結束。盡管我下場的很不光
彩,但是,故事畢竟結束了。

--
※ 來源:•BBS 水木清華站 bbs.net.tsinghua.edu.cn•[FROM: 166.111.128.40]

BBS水木清華站︰精華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