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樵夫巧言哄寨主 大人見印哭賓朋
    且說蔣爺一聽路、魯之言,今日早晨看見把印繫著一塊紅綢,由鵝頭峰拋下。四爺
聽說,就要前去下水。路爺一把拉住,說:「且慢,我有個主意。水性太涼,如何禁得
住?叫我們魯爺取些酒來,我再打下點柴薪,四老爺外面烤透了,腹中有酒,准保在水
中半個時辰不冷。」就叫魯英去家中取酒。路爺自己借韓二爺的刀,砍了些柴薪擱在火
上,叫蔣爺過來烘烤。不多時,魯爺到來,拿著個大皮酒葫蘆,拔去了塞兒,蔣爺「嚕
嚕嚕嚕」的喝了一氣。又喝又烤,頓時間渾身發熱,內裡發燒,酒也不喝了,火也不烤
了,直奔東南到鵝頭峰下。盧爺嚷:「到了。」蔣爺高聲嚷道說:「大哥、二哥聽著,
多蒙路、魯二位指告我的所在,托賴天子之福,大人的造化,才能撈將上來。再若見不
著印信,我可就不上來了。」大家一聞此言,驚魂失色。盧爺就要大哭,被大家勸住。
    單說蔣四爺扎入水中,坐了兩三氣水,覺著不似先前那般冷法,總是腹中有酒的好
處。又坐了幾氣水,睜眼一看,前邊紅赤赤的一溜紅綢子,「唰喇喇喇」的被浪頭打的
亂擺。蔣爺就知道是印,迎著水力往前一撲,探手一揪紅綢,一絲也不動。蔣爺吃一大
驚。你道印信拿不過來是什麼緣故?這個印要扔在潭中,不用打算上來。前文說過,此
潭水勢亂轉,鵝毛轉在當中都要沉了海底,何況是印?總有個巧機會,又道是不巧不成
書。一者大宋洪福齊天,二則大人造化不小,三來蔣爺的水性無比,四來又是路、魯二
位的指告。活該蔣四爺作臉,這印被山石縫兒夾住,若不是這個石頭縫兒夾住,也就被
水旋入當中海眼去了。蔣爺盡力往上一提,提出石縫。蔣爺往上一翻,鑽出水來。
    路、魯、盧、韓四人在鵝頭峰下,眼巴巴的看著,聽水中「呼」一聲,四爺上身露
出,手捧金印,舉了個過頂。盧爺過去要拉,被二爺揪住,說:「失腳下去,性命休
矣。」蔣爺上來,路、魯二位與大眾道喜。四爺將印交與大爺,仍奔正西前去烤火。路、
魯二人催道:「天晚了,換衣裳快走罷。不然,君山撒下巡山嘍兵,可不是當耍的。」
蔣爺點頭,又喝了些酒,拔了刀子,去了尿胞皮,摘了籐箍,脫了魚皮窗A換了白晝的
服,包起魚皮窗C大爺解了印上的紅綢子,收了印信。魯爺提攜著酒葫蘆。路爺緊催道:
「不早了,快走,快走。」
    大家上天梯,走到山神廟。盧爺一指說:「我就在這遇見路大嫂。」蔣爺道:「若
不遇見路大嫂,你也就早死多時了。」說畢,大家反倒笑了一回。
    忽然間,聽見前邊銅鑼振振,「嗆啷啷」聲音亂響,滿山遍野燈籠火把、亮子油松,
照徹前來。嘍兵嚷道:「拿奸細呀!」「(口叉)啷啷」叉盤亂響,大喊一聲說:「拿
奸細!」此人乃是君山巡山大都督,外號人稱亞都鬼,名叫聞華。蔣爺一看,此人身高
九尺,蓬頭勒金額子二龍斗寶,兩朵紅絨桃頂門上禿禿的亂顫。紫緞子綁身小襖,寸排
骨頭鈕,紫鈔包大紅中衣,薄底靴子,虎皮的披肩,虎皮的戰裙。黑挖挖的臉面,粗眉
大眼,半部剛髯。蔣爺叫:「大爺,把印給我罷,你們迎上前去。」路爺低聲說:「不
可。我二人迎上去,不行你們再出。」蔣爺點頭,暗道:「兩個人本領還不錯呢!」蔣
爺三人暗暗隱避身去。路、魯迎到上面。嘍兵嚷道:「什麼人?」路爺言道:「是我們
兩個。」嘍兵報道:「前面有賣柴的路彬、魯英擋住去路,稟寨主爺的侍下。」聞華道:
「列開旗門。」嘍兵一字兒排開。路、魯二人施禮道:「寨主爺意欲何往?」聞華說:
「方纔嘍兵報道,上天梯下逆水潭旁火光大作,怕有奸細,是我看看虛實。」路彬說:
「沒有。我二人方才在上天梯下邊打柴,天氣太晚,潭中寒氣逼人,點了些柴薪烤了一
烤,剛打下邊上來,並無別人。若有面生之人,我們還不急急的報與寨主知道?寨主若
不憑信,就自己去看。」聞華一聽此言,說:「火是二人點的,我就不必去看了。」說
罷,將手中三股叉一擺,眾嘍兵尾作頭,頭作尾,別處巡山去了。
    蔣四爺暗地聽明,說:「好一個路彬!此人大大的有用,乃吾之膀臂也。」待嘍兵
等去後,與路、魯會在一處,走小路,穿山道,至路爺門首,要告辭。路爺問:「上那
裡去?」四爺說:「回上院衙。」路爺說:「走不的。此時巡山人多多了,若遇上可不
好辦了,明日起身,我有萬全之計。今日且在我的家中住下,朗日再走。」四爺點頭。
至路爺家,到裡面上房屋中坐下。有路魯氏過來見盧大爺叩頭行禮。盧爺言:「不敢
當。」行禮畢,入後去了。大家用飯。
    次日,路爺與大眾換了樵夫的衣巾,擔著幾擔柴,連路、魯二人共五個樵夫,有像
的,有不像的。二爺就像;大爺不很像,長髯的樵夫很少;四爺更不像了,癆病鬼的樵
夫那裡有?過南山梁,幸而沒遇見一名嘍兵。到樹林內換衣服,仍是本來的面目。大爺
拿印,施禮作別。四爺說:「我們見了大人,必說二位的好處。印可是我撈的,功勞實
是二位的。你們從此也不必打柴了,大人正在用人之時,保二位大小總可以有個官職就
是了。」路爺連說:「不行,我們焉有那樣造化。」四爺說:「還有用二位之處。」那
五擔柴改作兩擔,又挑回去了。
    再說大爺三位走舊路而回。進襄陽城,四爺叫大爺、二爺揣印由後門而入,自己由
前門而進。到了上院門首,官人見四爺歸回,個個垂手侍立。到裡邊,見公孫先生滿臉
愁容,四爺說:「何故如此不高興麼?」先生說:「可了不得,你早回來也好,王府人
來,一個個如狼似虎一般,衙前亂嚷亂鬧,拿著文書,請定了大人的印了,怎麼說也不
行。好容易天晚了,把他們央及走了。今日雖走了,明日還來呢。要定了用印的日子,
我焉敢應承多暫用呢。」蔣爺言:「你說明天用。」先生道:「無印,明日拿什麼用?」
蔣爺笑說:「得回來了。」先生說:「得回來了?噯呀!萬幸!萬幸!現在那裡?」四
爺說:「我大哥拿著呢。」隨說隨往後走,見著大爺、二爺、展爺正講論印信之事。四
爺問:「我三哥呢?」展老爺說:「早就吃醉了。」蔣爺說:「好,趁著他睡覺,咱們
先見大人。」盧大爺將印交與蔣平。先生回話,連玉墨也是歡喜。
    不多時,裡面傳話,說有請眾位。大家進去,蔣爺見大人行禮道喜。大人淚汪汪的
說道:「眾位見著五弟了麼?」蔣爺回稟大人道:「未曾見著五弟,將大人的印信由逆
水潭中撈將出來,豈不是一喜?」四爺將印往上一獻。大人不看印還倒罷了,一見印信,
睹物思人,想起五弟就為此印至今未見,大概早死多時。大人哭道:「不見我那苦命的
五弟,要此印信何用!我五弟為我無印而死,我還若坦然做官,居心不安。你們大眾外
面歇息去罷。」含淚道:「五弟呀,五弟!」
    大眾出來。蔣爺說:「可好!自己捨死忘生,費了多大的事,在逆水潭中三次才把
印信撈出,指望著見大人望上一呈,大人必是歡喜,那知反倒落了個無趣。」蔣爺可也
不嗔怪大人,大人與五弟義氣太重,這也難嗔怪於他。蔣爺與展大俠道:「我可不敢派
你差使。這個護印專責,非你不可。」展大俠點頭道:「小弟情甘意願。可有一件,我
可一人不當二差,我只管護印,外面什麼事我都不管。」蔣爺說:「就是。」只顧交付
展爺印信。不大要緊,外邊一陣大亂,喝喊的聲音甚眾。不知什麼緣故,且聽下回分解。
 
    ------------------
  小草掃校||中國讀書網獨家推出||http://www.cnread.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