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二俠義巧會鐘寨主 三英雄求見蔣澤長
    且說徐慶天然的性氣,一沖的性情,永不思前想後,一時不順他就變臉,把桌子一
反,「嘩喇」一聲,碗盞皆碎。鐘雄是泥人還有個土性情,拿住二人款待,吃飽了反桌,
氣往上一壯,說:「你這是怎樣了?」三爺說:「這是好的哪。」寨主說:「不好便當
怎樣?」三爺說:「打你。」話言未了,就是一拳。鐘雄就用二指尖往三爺肋下一點,
「哎喲」,「噗咚」,三爺就躺於地下,鐘雄說:「你這廝好生無禮!」焉知曉鐘寨主
用的是十二支講關法,又叫閉血法,俗語就叫點穴。三爺心裡明白,不能動轉。鐘雄拿
腳一踢,吩咐綁起來。三爺周身這才活動,又讓人捆上了五花大綁。展南俠自己把二臂
往後一背,說:「你們把我捆上。」眾人有些不肯,又不能不捆。鐘雄傳令,推在丹鳳
橋梟首。內中有人嚷道:「刀下留人!」猛一看,是亞都鬼聞華,說:「寨主爺,這兩
個人殺不得。外面掛定招賢榜,若要殺了這兩個人,外面必說寨主不仁,還有個什麼人
敢前來投山?」鐘雄說:「依你之見怎樣?」聞華說:「不如把兩個人幽囚在山,一個
幽囚鬼眼川,一個幽囚竹林塢,慢慢再勸,必然降順。」鐘雄依計而行。
    不說二位被捆。單說蔣四爺,天光大亮,勸大人少歇,不見展爺回來,就把印匣交
與大哥,自己出來看看。歸到自己屋中,見兩個小童兒在那裡打轉。四爺問:「你們在
此作甚?不在屋中,不在屋看著。」小童將三爺要擰腦袋的話說了一遍。蔣爺就吃了一
驚,連忙進在屋中,血跡滿地,惟有鄧車躺在地上。蔣爺將他攙起來,「哎喲哎喲」的
連聲亂嚷。蔣爺一瞧,眼睛是兩個大紅窟窿。蔣爺問:「鄧大哥,你這是怎麼了?」鄧
車說:「這又是誰叫我鄧大哥呢?穩住了害我。」蔣爺說:「是小弟蔣平,怎麼是害你
哪?」鄧車說:「蔣老爺,你可實在的害苦了我了。」就把三爺挖他的眼睛事,如此恁
般細說一遍,蔣爺一跺腳說:「咳!三哥淨作這個事。」叫道:「鄧大哥,你瞧我罷。」
鄧車說:「我也得瞧的見哪。」蔣爺叫小童著官人將鄧車解到知府衙門,收入監中。
    蔣爺上展爺屋中去,由夾道一過,聽廚房裡有人哽哧,往裡一瞧,王三被捆。蔣爺
過去解開,把口中榐布掏出,王三嘔吐了半天。蔣爺問:「誰捆你的?」王三說:「除
非你們老爺們,誰作的出這個事來?」把三爺捆他事細述一遍。蔣爺說:「你瞧我罷。」
王三也就無法了。蔣爺出來,到展爺屋中一看,連一個人影兒也沒有。蔣爺說不好了,
到馬號裡一問,號軍說備四匹馬出城去了。蔣爺想:「那三哥渾,使得,怎麼展老爺跟
他涉險去?走了,就得被捉,這還了得!」四爺進裡面告訴大爺、二爺:「連印帶大人,
交與你們二位,我追他們去。」拿上自己包袱,奔晨起望。走在半路,見四匹馬,兩個
小童呆立。小童哭著,就將三老爺激發展老爺同去祭墓,怎麼掉在坑中之事,細述一遍。
蔣爺一聽,說:「也難怪展老爺了,都是三哥的不好。」告訴小童:「回衙見大老爺、
二老爺說明此事,提我上晨起望家打聽去了,有要緊事到魯、路家中與我送信。」說畢,
小童兒上馬,拉著兩匹去了。
    四爺到晨起望路爺門首,家內人出來。蔣爺並不說話,往裡面走,見路、魯迎接行
禮,問印的事。四爺學說了一遍,又把徐、展祭墳的事問二位可知。路爺說:「方纔有
人提五老爺墓前有人掉下去了,拿往山中,不知是誰。」四爺說:「死活可知?」魯爺
說:「我去打聽打聽便知。」
    去不多時,回來說:「我見著嘍兵沒問他,他自己說出來了。我讓他喝酒去,他說
無工夫,山中點名甚緊,因拿住二人。我問是誰,他說不是無名之人,一個展南俠,一
個徐義士。我問他殺了罷,他說沒殺,要論我們寨主,真是好人,一見二人就愛兩個,
淨說好話與姓展的。姓展的也說好話。惟有姓徐的淨玩笑,開口叫人小子,叫解綁,要
茶要酒,吃完了把桌子推了,打人,被鐘雄點穴法,三老爺就倒下了。要殺,姓展的自
己把雙手一背叫捆,二人同來同死。人家說真是好朋友哇。聞華講情,把二人幽囚在鬼
眼川、竹林塢兩個水寨之內。君山這兩天甚緊,不時的點名。這就是我打聽來的。」蔣
爺一聽,說:「好辦,只要沒死就不怕。」問路爺:「水寨在君山那一方?」路爺說:
「由此往東南水面,往東直到竹城,又叫幽篁城。這竹子由石塊上長出,半靠著山水,
周圍一百多地。地南面有一個水寨門,周圍圈起來,十六水寨就在這幽篁城裡面,堅固
之極。」蔣爺說:「無妨。只要在水裡頭,我就進的去。」路彬說:「不行,不行!別
看逆水潭印倒好撈,這水寨可不容易得很咧。聽老人家說,此山由堯舜時就有。堯帝有
兩個女兒,給了舜帝為妻,一個叫娥皇,一個叫女英。舜死後,湘君二妃就在此山慟哭
舜帝,眼中哭出血來,滴於竹上,以後竹子上生出一身的斑痕,後人起名就叫湘妃竹,
年深日遠,自從鐘雄到於山上,歷年間拿銅鐵條把竹子穿了,年分已多,連竹子帶銅鐵
全部蛈b一處了,如同銅牆鐵壁一般。四老爺要從底下進去,銅鐵竹子蛈b一處,進不
去;若打上頭進去,竹梢兒太軟;若打小門進去,一碰,串鈴一響,合水寨人盡都知道
了;若碰在滾刀之上,準死無疑。這水寨類似銅牆鐵壁一般,如何能進的去!」蔣爺一
聽路彬之言,直是怔愣愣的半晌無語,歎了一口氣,說:「這也就是命該如此了。」
    正為難之際,家人進來說道:「四老爺,外頭有人找你老人家哪。我們可沒有說你
老在這裡沒在這裡,見不見隨你。」蔣爺問姓什麼,家人說:「一位說姓歐陽,一位姓
智,一位姓丁。四老爺是見不見?」蔣爺說:「是這三位,我請還請不至哪!」四爺同
路、魯二位出迎,見著是北俠、智化、丁二爺。大家見禮,與路、魯也都見過。路、魯
二位一看,三個人相貌堂堂,氣宇軒昂,品貌非俗。一個是軍官的打扮,碧目虯髯,紫
面目,紫衣巾,類著神判鐘馗一般不二;一個是壯士打扮,一身青緞衣巾,肋下佩刀,
黃白的面目,就是智化;一位是武生相公的打扮,肋佩湛盧劍,就是丁二爺。讓到家中,
落坐獻茶。蔣四爺一看這幾位來,救我三哥與展老爺不費吹灰之力。若問怎麼救法,且
聽下回分解。
 
    ------------------
  小草掃校||中國讀書網獨家推出||http://www.cnread.net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