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寒風凍塞黃河水 暖气催成白雪辭            



    話說申子平一覺睡醒,紅日已經滿窗,慌忙起來。黃尤子不知几時已經去了。老蒼頭送

進熱水洗臉,少停又送進几盤几碗的早飯來。子平道:“不用費心,替我姑娘前道謝,我還

要赶路呢。”說著,罹h已走出來,說道:“昨日龍叔不說嗎,倘早去也是沒用,劉仁甫午

牌時候方能到關帝廟呢,用過飯去不遲。”



    子平依話用飯,又坐了一刻,辭了罹h,徑奔山集上。看那集上,人煙稠密。店面雖不

多,兩邊擺地攤,售賣農家器具及鄉下日用物件的,不一而足。問了鄉人,才尋著了關帝

廟。果然劉仁甫已到,相見敘過寒溫,便將老殘書信取出。



    仁甫接了,說道:“在下粗人,不懂衙門里規矩,才具又短,恐怕有累令兄知人之明,

總是不去的為是。因為接著金二哥捎來鐵哥的信,說一定叫去,又恐住的地方柏樹峪難走,

覓不著,所以迎候在此面辭。一切總請二先生代為力辭方好。不是躲懶,也不是拿喬,實在

恐不胜任,有誤尊事,務求原諒。”子平說:“不必過謙。家兄恐別人請不動先生,所以叫

小弟專誠敦請的。”



    劉仁甫見辭不掉,只好安排了自己私事,同申子平回到城武。申東造果然待之以上賓之

禮,其余一切均照老殘所囑付的辦理。初起也還有一兩起盜案,一月之后,竟到了“犬不夜

吠”的境界了。這且不表。



    卻說老殘由東昌府動身,打算回省城去,一日,走到齊河縣城南門覓店,看那街上,家

家客店都是滿的,心里詫异道:“從來此地沒有這么熱鬧。這是甚么緣故呢?”正在躊躇,

只見門外進來一人,口中喊道:“好了,好了!快打通了!大約明日一早晨就可以過去

了!”老殘也無暇訪問,且找了店家,同道:“有屋子沒有?”店家說:“都住滿了,請到

別家去罷。”老殘說:“我已走了兩家,都沒有屋子,你可以對付一間罷,不管好歹。”店

家道:“此地實在沒法了。東隔壁店里,午后走了一幫客,你老赶緊去,或者還沒有住滿

呢。”



    老殘隨即到東邊店里,問了店家,居然還有兩間屋子空著,當即搬了行李進去。店小二

跑來打了洗臉水,拿了一枝燃著了的線香放在桌上,說道:“客人抽煙。”老殘問:“這儿

為甚么熱鬧?各家店都住滿了。”店小二道:“刮了几天的大北風,打大前儿,河里就淌

凌,凌塊子有間把屋子大,擺渡船不放走,恐怕碰上凌,船就要坏了,到了昨日,上灣子凌

插住了,這灣子底下可以走船呢,卻又被河邊上的凌,把几只渡船都凍的死死的。昨儿晚

上,東昌府李大人到了,要見撫台回話,走到此地,過不去,急的甚么似的,住在縣衙門

里,派了河夫、地保打凍。今儿打了一天,看看可以通了,只是夜里不要歇手,歇了手,還

是凍上。你老看,客店里都滿著,全是過不去河的人。我們店里今早晨還是滿滿的。因為有

一幫客,內中有個年老的,在河沿上看了半天,說是‘凍是打不開的了,不必在這里死等,

我們赶到雒口,看有法子想沒有,到那里再打主意罷。’午牌時候才開車去的,你老真好造

化。不然,真沒有屋子住。”店小二將話說完,也就去了。



    老殘洗完了臉,把行李鋪好,把房門鎖上,也出來步到河堤上看,見那黃河從西南上下

來,到此卻正是個灣子,過此便向正東去了,河面不甚寬,兩岸相距不到二里。若以此刻河

水而論,也不過百把丈寬的光景,只是面前的冰,插的重重疊疊的,高出水面有七八寸厚。

再望上游走了一二百步,只見那上流的冰,還一塊一塊的漫漫价來,到此地,被前頭的攔

住,走不動就站住了。那后來的冰赶上他,只擠得“嗤嗤”价響。后冰被這溜水逼的緊了,

就竄到前冰上頭去;前冰被壓,就漸漸低下去了。看那河身不過百十丈寬,當中大溜約莫不

過二三十丈,兩邊俱是平水。這平水之上早已有冰結滿,冰面卻是平的,被吹來的塵土蓋

住,卻像沙灘一般。中間的一道大溜,卻仍然奔騰澎湃,有聲有勢,將那走不過去的冰擠的

兩邊亂竄。那兩邊平水上的冰,被當中亂冰擠破了,往岸上跑,那冰能擠到岸上有五六尺

遠。許多碎冰被擠的站起來,像個叫、插屏似的。看了有點把鐘工夫,這一截子的冰又擠死

不動了。老殘复行往下游走去,過了原來的地方,再往下走,只見有兩只船。船上有十來個

人都拿著木杵打冰,望前打些時,又望后打。河的對岸,也有兩只船,也是這么打。看看天

色漸漸昏了,打算回店。再看那堤上柳樹,一棵一棵的影子,都已照在地下,一絲一絲的搖

動,原來月光已經放出光亮來了。



    回到店里,開了門,喊店小二來,點上了燈,吃過晚飯,又到堤上閑步。這時北風已

息,誰知道冷气逼人,比那有風的時候還利害些。幸得老殘早已換上申東造所贈的羊皮袍

子,故不甚冷,還支撐得住。只見那打冰船,還在那里打。每個船上點了一個小燈籠,遠遠

看去,仿佛一面是“正堂”二字,一面是“齊河縣”三字,也就由他去了。抬起頭來,看那

南面的山,一條雪白,映著月光分外好看。一層一層的山岭,卻不大分辨得出,又有几片白

云夾在里面,所以看不出是云是山。及至定神看去,方才看出那是云、那是山來。雖然云也

是白的,山也是白的,云也有亮光,山也有亮光,只因為月在云上,云在月下,所以云的亮

光是從背面透過來的。那山卻不然,山上的亮光是由月光照到山上,被那山上的雪反射過

來,所以光是兩樣子的。然只就稍近的地方如此,那山往東去,越望越遠,漸漸的天也是白

的,山也是白的,云也是白的,就分辨不出甚么來了。



    老殘對著雪月交輝的景致,想起謝靈運的詩,“明月照積雪,北風勁且哀,兩句。若非

經歷北方苦寒景象,那里知道“北風勁且哀”的個“哀”字下的好呢?這時月光照的滿地的

亮,抬起頭來,天上的星,一個也看不見,只有北邊,北斗七星,開陽搖光,像几個淡白點

子一樣,還看得清楚。那北斗正斜倚在紫微垣的西邊上面,构在上,魁在下。心里想道:

“歲月如流,眼見斗杓又將東指了,人又要添一歲了。一年一年的這樣瞎混下去,如何是個

了局呢?”又想到《詩經》上說的“維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漿。”──“現在國家正當多事

之秋,那王公大臣只是恐怕耽處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弄的百事俱廢,將來又是怎樣個了

局,國是如此,丈夫何以家為!”想到此地,不覺滴下淚來,也就無心觀玩景致,慢慢回店

去了。一面走著,覺得臉上有樣物件附著似的,用手一摸,原來兩邊著了兩條滴滑的冰。初

起不懂什么緣故,既而想起,自己也就笑了。原來就是方才流的淚,天寒,立刻就凍住了,

地下必定還有几多冰珠子呢。悶悶的回到店里,也就睡了。



    次日早起,再到堤上看看,見那兩只打冰船,在河邊上,已經凍實在了•問了堤旁的

人,知道昨儿打了半夜,往前打去,后面凍上;往后打去,前面凍上。所以今儿歇手不打

了,大總等冰結牢壯了,從冰上過罷。困此老殘也就只有這個法子了。閑著無事,到城里散

步一回,只有大街上有几家鋪面,其余背街上,瓦房都不甚多,是個荒涼寥落的景象。因北

方大都如此,故看了也不甚詫异。回到房中,打開書筐,隨手取本書看,卻好拿著一本《八

代詩選》,記得是在省城里替一個湖南人治好了病,送了當謝儀的,省城里忙,未得細看,

隨手就收在書箱子里了,趁今天無事,何妨仔細看他一遍?原來是二十卷書:頭兩卷是四

言,卷三至十一是五言,十二至十四是新体詩,十五至十七是雜言,十八是樂章,十九是歌

謠,卷二十是雜著。再把那細目翻來看看,見新体里選了謝眺二十八首,沈約十四首;古体

里選了謝洮五十四首,沈約三十六首,心里很不明白,就把那第十卷与那十二卷同取出來對

著看看,實看不出新体古体的分別處來。心里又想:“這詩是王壬秋閻運選的,這人負一時

盛名,而《湘軍志》一書做的委實是好,有目共賞,何以這詩選的未愜人意呢?”既而又

想:“沈歸愚選的《古詩源》,將那歌謠与詩混雜一起,也是大病;王漁洋《古詩選》,亦

不能有當人意;算來還是張翰風的《古詩錄》差強人意。莫管他怎樣呢,且把古人的吟詠消

遣閑愁罷了。”



    看了半日,复到店門口閑立。立了一會,方要回去,見一個戴紅纓帽子的家人,走近面

前,打了一個千儿,說:“鐵老爺,几時來的?”老殘道:“我昨日到的。”嘴里說著,心

里只想不起這是誰的家人。那家人見老殘楞著,知道是認不得了,便笑說道:“家人叫黃

升。敝上是黃應圖黃大老爺。”老殘道:“哦!是了,是了。我的記性,真坏!我常到你們

公館里去,怎么就不認得你了呢!”黃升道:“你老‘貴人多忘事’罷咧。”老殘笑道:

“人雖不貴,忘事倒實在多的。你們貴上是几時來的?住在什么地方呢?我也正悶的慌,找

他談天去。”黃升道:“敝上是總辦庄大人委的,在這齊河上下買八百万料。現在料也買齊

全了,驗收委員也驗收過了,正打算回省銷差呢。剛剛這河又插上了,還得等兩天才能走

呢。你老也住在這店里嗎?在那屋里?”老殘用手向西指道:“就在這西屋里。”黃升道:

“敝上也就住在上房北屋里,前儿晚上才到。前些時都在工上,因為驗收委員過去了,才住

到這儿的。此刻是在縣里吃午飯;吃過了,李大人請著說閑話,晚飯還不定回來吃不吃

呢。”老殘點點頭,黃升也就去了。



    原來此人名黃應圖,號人瑞,三十多歲年紀,系江西人氏。其兄由翰林轉了御史,与軍

机達拉密至好,故這黃人瑞捐了個同知,來山東河工投效。有軍机的八行,撫台是格外照應

的,眼看大案保舉出奏,就是個知府大人了。人倒也不甚俗,在省城時,与老殘亦頗來往過

數次,故此認得。



    老殘又在店門口立了一刻,回到房中,也就差不多黃昏的時候。到房里又看了半本詩,

看不見了,點上蜡燭。只听房門口有人進來,嘴里喊道:“補翁,補翁!久違的很了!”老

殘慌忙立起來看,正是黃人瑞。彼此作過了揖,坐下,各自談了些別后的情事。



    黃人瑞道:“補翁還沒有用過晚飯罷?我那里雖然有人送了個一品鍋,几個碟子,恐怕

不中吃,倒是早起我叫廚子用口蘑漱了一只肥雞,大約還可以下飯,請你到我屋子里去吃飯

罷。古人云:‘最難風雨敵人來,’這凍河的無聊,比風雨更難受,好友相逢,這就不寂寞

了。汐老殘道:“甚好,甚好,既有嘉肴,你不請我,也是要來吃的。”人瑞看桌上放的

書,順手揭起來一看,是《八代詩選》,說:“這詩總還算選得好的。”也隨便看了几首,

丟下來說道:“我們那屋里坐罷。”



    于是兩個人出來。老殘把書理了一理,拿把鎖把房門鎖上,就隨著人瑞到上房里來,看

是三間屋子:一個里間,兩個明間。堂屋門上挂了一個大呢夾板門帘,中間安放一張八仙桌

子,桌子上鋪了一張漆布。人瑞問:“飯得了沒有?”家人說:“還須略等一刻,雞子還不

十分爛。”人瑞道;“先拿碟子來吃酒罷。”



    家人應聲出去,一霎時轉來,將桌子架開,擺了四雙筷子,四只酒杯。老殘問:“還有

那位?”人瑞道:“停一會儿你就知道了。”杯筷安置停妥,只有兩張椅子,又出去尋椅子

去。人瑞道:“我們炕上坐坐罷。”明間西首本有一個土炕,炕上鋪滿了蘆席。炕的中間,

人瑞鋪了一張大老虎絨毯,毯子上放了一個煙盤子,煙盤兩旁兩條大狼皮褥子,當中點著明

晃晃的個太谷燈。



    怎樣叫做“太谷燈”呢?因為山西人財主最多,卻又人人吃煙,所以那里煙具比別省都

精致。太谷是個縣名,這縣里出的燈,樣式又好,火力又足,光頭又大,五大洲數他第一。

可惜出在中國,若是出在歐美各國,這第一個造燈的人,各報上定要替他揚名,國家就要給

他專利的憑据了。無奈中國無此條例,所以叫這太谷第一個造燈的人,同那壽州第一個造斗

的人,雖能使器物利用,名滿天下,而自己的聲名埋沒。雖說擇術不正,可知時會使然。



    閑話少說。那煙盤里擺了几個景泰藍的匣子,兩枝廣竹煙槍,兩邊兩個枕頭。人瑞讓老

殘上首坐了,他就隨手躺下,拿了一技煙簽子,挑煙來燒,說:“補翁,你還是不吃嗎?其

實這樣東西,倘若吃得廢時失業的,自然是不好;若是不上癮,隨便消遣消遣,倒也是個妙

品,你何必拒絕的這么利害呢?”老殘道:“我吃煙的朋友很多,為求他上癮吃的,一個也

沒有,都是消遣消遣,就消遣進去了。及至上癮以后,不但不足以消遣,反成了個無窮之

累。我看你老哥,也還是不消遣的為是。”人瑞道:“我自有分寸,斷不上這個當的。”



    說著,只見門帘一響,進來了兩個妓女:前頭一個有十七八歲,鴨蛋臉儿;后頭一個有

十五六歲,瓜子臉儿。進得門來,朝炕上請了兩個安。人瑞道:“你們來了?”朝里指道:

“這位鐵老爺,是我省里的朋友。翠環,你就伺候鐵老爺,坐在那邊罷。”只見那個十七八

歲的就挨著人瑞在炕沿上坐下了。那十五六歲的,卻立住,不好意思坐。老殘就脫了鞋子,

挪到炕里邊去盤膝坐了,讓他好坐。他就側著身,趔趄著坐下了。



    老殘對人瑞道:“我听說此地沒有這個的,現在怎樣也有了?”人瑞道:“不然,此地

還是沒有。他們姐儿兩個,本來是平原二十里鋪做生意的。他爹媽就是這城里的人,他媽同

著他姐儿倆在二十里鋪住。前月他爹死了,他媽回來,因恐怕他們跑了,所以帶回來的,在

此地不上店。這是我悶极無聊,叫他們找了來的。這個叫翠花,你那個叫翠環,都是雪白的

皮膚,很可愛的。你瞧他的手呢,包管你合意。”老殘笑道;“不用瞧,你說的還會錯

嗎。”



    翠花倚住人瑞對翠環道:“你燒口煙給鐵老爺吃。”人瑞道:“鐵爺不吃煙,你叫他燒

給我吃罷。”就把煙簽子遞給翠環。翠環鞠拱著腰燒了一口,上在斗上,遞過去。人瑞“呼

呼”价吃完。翠環再燒時,那家人把碟子、一品鍋均已擺好,說:“請老爺們用酒罷。”



    人瑞立起身來說:“喝一杯罷,今天天气很冷。”遂讓老殘上坐,自己對坐,命翠環坐

在上橫頭,翠花坐下橫頭。翠花拿過酒壺,把各人的酒加了一加,放下酒壺,舉著來先布老

殘的萊。老殘道:“請歇手罷,不用布了。我們不是新娘子,自己會吃的。”隨又布了黃人

瑞的菜。人瑞也替翠環布了一著子菜。翠環慌忙立起身來說:“您那歇手。”又替翠花布了

一著。翠花說:“我自己來吃罷。”就用勺子接了過來,遞到嘴里,吃了一點,就放下來

了。人瑞再三讓翠環吃菜,翠環只是答應,總不動手。



    人瑞忽然想起,把桌子一拍,說:“是了,是了!”遂直著嗓子喊了一聲:“來啊!只

只見門帘外走進一個家人來,离席六七尺遠,立住腳,人瑞點點頭,叫他走進一步,遂向他

耳邊低低說了兩句話。只見那家人連聲道:“喳,喳。”回過頭就去了。



    過了一刻,門外進來一個著藍布棉襖的漢子,手里拿了兩個三弦子,一個遞給翠花,一

個遞給翠環,嘴里向翠環說道:“叫你吃菜呢,好好的伺候老爺們。”翠環仿佛沒听清楚,

朝那漢子看了一眼,那漢子道:“叫你吃菜,你還不明白嗎?”翠環點頭道:“知道了。”

當時就拿起筷子來布了黃人瑞一塊火腿,又夾了一塊布給老殘。老殘說:“不用布最好。”

人瑞舉杯道:“我們干一杯罷。讓他們姐儿兩個唱兩曲,我們下酒。”



    說著,他們的三弦子已都和好了弦,一遞一段的唱了一支曲子,人瑞用筷子在一品鍋里

撈了半天,看沒有一樣好吃的,便說道:“這一品鍋里的物件,都有徽號,您知道不知

道?”老殘說:“不知道。”他便用筷子指著說道、“這叫‘怒發沖冠’的魚翅;這叫‘百

折不回’的海參;這叫‘年高有德’的雞;這叫‘酒色過度’的鴨子;這叫‘恃強拒捕’的

肘子;這叫‘臣心如水’的湯。”說著,彼此大笑了一會。



    他們姐儿兩個,又唱了兩三個曲子。家人捧上自己做的雞來。老殘道:“酒很夠了,就

趁熱盛飯來吃罷。”家人當時端進四個飯來。翠花立起,接過飯碗,送到各人面前,泡了雞

湯,各自飽餐,飯后,擦過臉,人瑞說:“我們還是炕上坐罷。”家人來撤殘肴,四人都上

炕去坐。老殘在上首,人瑞在下首。翠花倒在人瑞怀里,替他燒煙。翠環坐在炕沿上,

無事做,拿著弦子,崩儿崩儿价撥弄著頑。



    人瑞道:“老殘,我多時不見你的詩了,今日總算‘他鄉遇故知’,您也該做首詩,我

們拜讀拜讀。”老殘道:“這兩天我看見凍河,很想做詩,正在那里打主意,被你一陣胡

攪,把我的詩也攪到那‘酒色過度’的鴨子里去了!”人瑞道:“你快別‘恃強拒捕’,我

可就要‘怒發沖冠’了!”說罷,彼此呵呵大笑。老殘道:“有,有,有,明天寫給你

看。”人瑞道:“那不行!你瞧,這牆上有斗大一塊新粉的,就是為你題詩預備的。”老殘

搖頭道:“留給你題罷。”人瑞把煙槍望盤子里一放,說:“稍緩即逝,能由得你嗎!”就

立起身來,跑到房里,拿了一枝筆,一塊硯台,一錠墨出來,放在桌上,說:“翠環,你來

磨墨。”翠環當真倒了點冷茶,磨起墨來。



    霎時間,翠環道:“墨得了,您寫罷。”人瑞取了個布撣子,說道:“翠花掌燭,翠環

捧硯,我來撣灰。”把枝筆遞到老殘手里,翠花舉著蜡燭台,人瑞先跳上炕,立到新粉的一

塊底下,把灰撣了。翠花、翠環也都立上炕去,站在左右。人瑞招手道:“來,來,來!”

老殘笑說道:“你真會亂!”也就站上炕去,將筆在硯台上蘸好了墨,呵了一呵,就在牆上

七歪八扭的寫起來了。翠環恐怕硯上墨凍,不住的呵,那筆上還是裹了細冰,筆頭越寫越

肥。頃刻寫完,看是:



    地裂北風號,長冰蔽河下。后冰逐前冰,相陵复相亞。河曲易為



    塞,嵯峨銀橋架。歸人長咨嗟,旅客空嘆 。盈盈一水間,軒車不得



    駕。錦筵招妓樂,亂此凄其夜。



    人瑞看了,說道:“好詩,好詩!為甚不落款呢?”老殘道:“題個江右黃人瑞罷。”

人瑞道:“那可要不得!冒了個會做詩的名,擔了個挾妓飲酒革職的處分,有點不合算。”

老殘便題了“補殘”二字,跳下炕來。



    翠環姐妹放下硯台燭台,都到火盆邊上去烘手,看炭已將燼,就取了些生炭添上。老殘

立在炕邊,向黃人瑞拱拱手,道:“多扰,多扰!我要回屋子睡覺去了。”人瑞一把拉住,

說道:“不忙,不忙!我今儿听見一件惊天動地的案子,其中關系著無限的性命,有夭矯离

奇的情節,正要与你商議,明天一黑早就要复命的。你等我吃兩口煙,長點精神,說給你

听。”老殘只得坐下。未知究竟是段怎樣的案情,且听下回分解。



**********************************

    黃金書屋 Youth 掃描并校對

**********************************

    轉載時請保留以上信息,謝謝!

前 黃金書屋 后